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1:23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美医生新方法缓解伤员痛苦


从伊拉克战争两年前开始至今,受伤的美国军人已经超过1万2千3百人,比从前更为有效的战场救护挽救了许多人的性命,治疗伤痛的新方法正在缓解伤员的痛苦。

从医学上来说,军人在战斗中所受的伤据说属于令人体最痛苦的伤痛。对在伊拉克受伤的美国陆军中士克里斯·库克来说,持续不断的疼痛已经成了生活的一部份。库克说:“我想这有点象是活地狱。我是说,你总是在疼痛,心里想的也总是疼痛。”

*战场医疗救护新技术*

华盛顿沃尔特·里德陆军医疗中心的特里普·巴克梅尔医生和他的同事正在试图改变这种痛苦。他们正在尝试一种改变战场医疗救护的新技术。

坦纳·霍格中士在伊拉克被路边炸弹击中,几乎失去了一条胳膊。他说:“我这一边整个被掀了起来,这里被炸穿了。”

直到最近,坦纳中士只能用玛啡来镇痛,而玛啡是一种会上瘾的麻醉止痛药。巴肯梅尔医生使用电测找到哪根神经从伤口传递疼痛,然后不断地向那条神经输送非麻醉性的、不成瘾的药物。这是一种新技术,叫做“局部麻醉”。

现在巴肯梅尔医生的小组正在训练其他医生采用这种治疗手段。他最近在伊拉克渡过了3个月,在那里他得以在士兵受伤后几个小时内就为他们进行治疗,减少他们的疼痛。

*士兵应得到最好的止痛手段*

巴肯梅尔医生说:“从爱心的角度来看,我们也需要这么做。我们的士兵应该得到我们所能提供的最好的止痛手段。”

巴肯梅尔医生在伊拉克学到的一课是大脑如何诠释受伤,这可以帮助任何疼痛的人。比如说,如果一个人伤了腿,那么被损害部位的神经跳动会被传到大脑去。研究人员认为,除非这个过程被中止,不然大脑会记住这种疼痛,导致伤员在伤愈后很久仍然有长期性的挥之不去的疼痛感。传统的麻醉止痛并不阻止这种信号。

巴肯梅尔医生使得伤员不再感受到痛。库克中士受了重伤的腿进行了17次手术,现在他基本上没有任何疼痛。库克中士说:“我觉得这简直是一个科学奇迹,免除疼痛能够帮助愈合的过程。”

巴肯梅尔医生认为,这种止痛的方法是控制疼痛的未来。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