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57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中印经济像龟兔赛跑?


印度经济近年来表现不俗。虽然它在经济增长速度和经济总量上还无法与中国相比,但是已经显现出强劲发展的势头。一些学者甚至认为,印度的一些先天优势可能使它未来在经济上超越中国。

*拉尔:对印度这只“乌龟”有信心*

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印度裔学者迪帕克·拉尔在他的新书中以“龟兔竞赛”来形容印度和中国的经济发展。在拉尔看来,在这场竞赛中,象乌龟那样在经济改革方面起步较晚的印度目前显然被中国远远甩在身后,但是他对这只“乌龟”却充满信心,认为印度如果能够按时完成它的第二代改革,在未来可能超越中国。

从目前的经济数据看,中国的经济发展速度仍数全球之最。中国在1978到1998年期间的年平均增长率的官方数据是9.7%,而独立机构做出的评估也在7%以上。比较而言,印度从1991年才开始实行经济改革,在那之后的10年中,年平均增长率则在6.1 %。但是近年来,印度经济增长的脚步开始加快,2004年的增长速度达到6.9%,而今年5月初由一家国际银行机构发布的报告称,印度经济增长的速度将达到8%。

虽然拉尔也承认,印度在经济发展上赶上中国需要漫长的过程,但是他对印度经济有信心,因为印度在语言、法律制度和民主政治制度上比中国更有优势。

拉尔说:“英语之所以重要是因为它是国际商务语言;法律制度的重要性则在于它能够对合同提供保障。这是印度有别于中国之处。此外,还有民主政治的因素。”

印度曾经是英国的殖民地,至今仍然保持了英语教育的传统,这是它在这些方面相比中国而言具有的优势。而拉尔提到的法律制度和民主制度这两点,对于印度经济的发展是优势还是掣肘的因素,很多经济和政治学者意见不一。一些学者认为,中国虽然施行集权统治,但是集权方式似乎在经济政策的执行上更为快速有效;而印度正是因为民主政治才使政治上的争吵让一些经济改革和政策无法迅速实施。

*熊美英:法制民主未必能推动经济*

美国智囊机构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中国项目研究员熊美英是专门研究中国法律体制的学者,她就对法律和民主政治是否能够有效推动经济发展抱有疑问。

熊美英说:“印度的法律制度确实比较好一些。很多传统观念都说是好的法制观念可以吸引投资。但是从中国最近几年的发展看,中国连续几年都是全球外国投资FDI数量最高的国家之一。这就表示(经济)跟法制不一定是有很大的关系。”

熊美英同时强调说,中国的法制其实也不是一塌糊涂,也在改进当中。中国沿海的一些城市就一直在进行法律方面的改革。

另一方面,熊美英也对民主制度是否一定会支持经济发展抱有疑问。她说,从商业竞争角度看,民主制度下的劳工会不断向资方提出更多的福利要求。而劳动力成本的升高自然意味着竞争力的相应下降。

拉尔不赞同民主制度会阻碍印度经济的发展。他说:“人们认为印度的民主制度在扯经济发展的后腿,其实这种说法根本没有任何依据。”

*谢弗:民主制度对经济有利*

美国智囊机构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南亚项目主任谢弗在提及印度经济发展所具备的优势时,观点和拉尔基本相同。她提到语言和法律制度,更强调从长远的眼光看民主制度会消减矛盾、有利于经济。

谢弗说:“从近期效果看,民主政治和经济改革难以协调。因为至少有一些人不希望进行改革。但是民主制度的优势是,它本身具有消减矛盾的机制。”

谢弗认为,民主制度可以求同存异,维持稳定,而从印度改革的过程中已经看出民主政治在其中所起的积极作用。

谢弗说:“这在印度已经起了作用。传统上,印度有一些人并不赞成1991年开始的改革。但是目前在私有经济和进出口贸易上,官僚控制越来越少。从过去十年的经验看运作得很好。印度的政治制度有助于人民接受改革。现在已经没有人愿意走回头路了。”

*谢弗:印度经济近期内赶不上中国*

印度具备的这些优势到底能在多大程度上推动经济发展,以至赶超中国?谢弗认为,至少在今后二、三十年内,印度还不大可能在经济上赶上中国,但是两者间的差距会不断缩小。

印度的国内生产总值目前只有中国的一半,而人均生产总值和中国的差距更大。谢弗认为,中国在今后的产业结构调整中可能会抢占印度现有的一些优势,比如在信息产业方面。此外,中国可能会不断健全法制,这样会有助于保持经济上的高速发展。

印度目前仍然是个农业社会,农业生产占国内生产总值的20%到30%。目前印度引以为自豪的信息产业居世界前列,但是这个产业只占国内生产总值的3%左右。按照谢弗的说法,一个小的产业发展再快也难以带动经济的全面增长。

拉尔比喻的这场所谓的印度和中国经济的“龟兔赛跑”是否最终会有这个寓言那样后来居上的结局,其实也不是三两个因素就能够完全概括的。但是不可否认的是,中国和印度的经济已经在全面地影响着全球经济的发展,甚至可以说是全球经济持续发展的动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