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49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独联体国家革命使莫斯科感到忧虑


独联体一些国家发生的所谓颜色革命以及乌兹别克斯坦最近发生的流血冲突,使莫斯科感到十分忧虑,担心这股潮流会传播到俄罗斯,在俄罗斯引起类似的革命,导致国家政权崩溃。

在格鲁吉亚、乌克兰和吉尔吉斯斯坦相继爆发大规模群众示威活动并最终推翻了旧政权之后,独联体的另一个国家乌兹别克斯坦最近也爆发了群众抗议示威。虽然示威活动遭到了当局的血腥镇压,但乌兹别克斯坦的局势并没有稳定下来,未来政局发展仍然非常不明朗。

这一连串事件使人们再次将注意力转移到了目前已经独立的前苏联各个加盟共和国,特别是中亚地区。

*学者预测更多国家会发生革命*

俄罗斯政治学者别尔科夫斯基因为在两年前曾成功预测克里姆林宫同尤科斯前总裁霍多尔科夫斯基的斗争激化而闻名。面对独联体各国目前正在进行的改朝换代,别尔科夫斯基提出了自己新的预测。

别尔科夫斯基认为,在流血冲突之后,目前在乌兹别克斯坦执政的卡里莫夫政权两年后非常有可能会被推翻。同乌兹别克斯坦一样,其他几个最有可能发生革命的独联体国家还包括了塔吉克斯坦、哈萨克斯坦和亚美尼亚。

*俄罗斯也存在解体崩溃的可能*

别尔科夫斯基分析说,虽然俄罗斯发生政治动荡的可能性排在这些国家之后,但仍然有相当大的可能在俄罗斯也爆发革命,而且革命发生的同时也将伴随着俄罗斯的解体和崩溃。除了民族共和国之外,俄罗斯远东和西伯利亚地区未来将会对俄罗斯是否解体崩溃发挥关键性影响,取代普京的将是俄罗斯的左翼民族主义势力。

今年年初以来,在俄罗斯政坛和学术界,能听到越来越多的声音在讨论俄罗斯解体崩溃的可能性。俄罗斯总统办公厅主任梅德梅杰耶夫在接受一家杂志采访时也承认,确实存在着俄罗斯解体的可能。

*俄中央集团体制面临严重危机*

莫斯科卡内基基金会的学者彼德罗夫认为,克里姆林宫对别斯兰人质事件的处理,在国内所推行的一些改革的失败等等,都说明普京所建立的那种中央集权体制目前正在面临严重危机。

他说:“如果这种体制能意识到本身不足,吸取教训,进行某种修正的话,它能支撑到2007年和2008年并解决权力移交的问题。但是如果这种体制无法自我修正错误的话,那么它提前被推翻,用另一种体制取而代之的可能性就非常大。”

*独联体国家面临共同社会问题*

分析人士认为,在上海合作组织的6个成员国中,除了中国和刚刚进行了权力更替的吉尔吉斯斯坦之外,剩下的4个国家都有非常大的可能性发生革命,推翻现政权。

戈尔巴乔夫基金会的政治学者里亚博夫认为,这些国家中刺激革命发生的政治土壤都非常类似,其中包括执政当局的无能和贪污腐败,贫富差别大,老百姓生活贫困等社会问题。如果说90年代初苏联刚刚解体时这些国家的中产阶级都存在着一些向前发展的机会和希望的话,那么近些年来,普通百姓却对未来看不到希望,社会中不满情绪因此越来越大。

里亚博夫说:“普通人顺着社会阶梯寻求向上发展,比如增加收入,使自己的事业能成功的机会现在变得越来越少,这是这些独联体国家共同面临的社会问题。”

里亚博夫说,社会民意同中央集权体制之间缺乏有效的交流互动管道, 统治阶层同普通百姓之间的隔阂也越来越大。在不久前的橙色革命中上台执政的吉尔吉斯斯坦新政府领导人巴基耶夫分析说:“当执政当局听不到或者是不想倾听民意,如果统治阶层和老百姓互不来往,各自为政,自然会爆发革命。”

专家学者们还认为,内部因素是造成这些国家发生革命和政权更迭的关键性原因,外部因素并不能发挥决定性影响。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