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36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中国汇率:国际压力的利弊


美国财政部长斯诺恳请中国配合,以避免美国国会的反华情绪进一步升高,伤害两国的经贸关系。但是,中国学者则呼吁国际社会降低压力,帮助中国尽早实施汇率改革措施。压力对中国汇率改革作用如何?现在播送系列分析报导的第三部份。

*北京苦衷:热钱,颜面......*

在昨天的报导里,我们谈到了美国财政部长斯诺的苦衷。为了保持美中经贸关系的健康发展,他希望给中国的汇率改革多一点时间、多一点理解与合作。但面对国会强大的压力,行政当局只能提升对中国的压力,希望中国配合,及早采取某种改革措施,从而避免国会的愤怒情绪进一步上涨,危及美中两国巨大的经贸利益。

斯诺有斯诺的苦衷,而北京也有北京的苦衷。中国领导人一再表示愿意改革汇率制度,提高汇制的灵活性,但同时又为日益庞大的热钱所困扰,为美国政府的高调施压感到有失颜面而有意推迟改革。

*中国学者吁减轻对北京压力*

中国财经大学金融学院副院长张礼卿在华府接受本台采访的时候就呼吁国际社会减轻对北京的压力,帮助北京完成这个对亚洲、甚至对世界都有重要影响的汇制改革。

他说:“就是国际上的配合。我觉得,主要工业化国家,包括一些国际组织,应该立即停止对中国汇率政策方面的施压。七国集团也好,IMF也好,其它组织也好,你越是这样施压,越是容易引起短期资本流向中国,这会给中国的汇率调整带来越多的麻烦,也越会延迟这种调整。”

张礼卿教授近期在华盛顿国际经济研究所和哥伦比亚大学作访问学者。他的这个看法在中国学者和政府官员中相当普遍。但是,在美国的许多专家并不这么认为。他们认为,热钱和压力会促使中国加快汇制改革。

*布莱森:中国不能忽视国际压力*

美国第四大银行控股公司瓦乔维亚银行的全球经济师杰伊·布莱森在接受本台采访的时候表示,汇率改革势在必行,中国政府不能忽视国际压力。

他说:“热钱还使北京感到更有必要有所行动。否则,热钱持续进入将会使中国的宏观调控更加困难。到最后,北京还要调整。提高货币灵活性就是加强货币本身,这将有利于经济的调控。”

布莱森认为,中国不是生活在真空之中,不能指望市场和国际社会会听从北京指挥。

*戈尔德斯坦:外国压力有帮助*

美国国际经济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研究部门负责人莫利斯·戈尔德斯坦对中国领导人一再强调的“不会向外国压力屈服”的言论表示质疑。他对本台表示,中国的决策者是根据本国的利益而不是外界的压力做出决策的。

戈尔德斯坦说:“我认为我们并不了解中国如何看待外国压力。 我的意思是,中国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这是中国的选择。我不相信这种关于中国从来不向外界压力屈服的说法,中国做决定是要考虑是否最符合自身的利益。我认为,外国的压力是有帮助作用的。”

*张欣:不升值损失更大*

美国托列多大学的经济学教授张欣一向主张人民币升值。他的计算显示,人民币被低估了22%。张欣在接受本台采访的时候表示,中国已经错过了今年年初的好时机。张欣认为,现在如果再继续以外国压力为借口拖延改革,中国经济将会遭到更大的损失。

张欣说:“经济学上就是这样,人民币是低估的话,市场的力量一定要使你恢复均衡价格。怎样恢复?两种办法,一是把价格升上去,升不上去,就通货膨胀。现在中国的通胀已经开始加速了。”

张欣表示,市场的力量难以抗拒。今年中国如果还不调整汇率,外汇储备就将继续猛增,由此而带来的损失将远远超过调整汇率所带来的损失。张欣问道,中国外汇储备现在已经高达6500亿美元,现在中国还可以承受,但到了8000亿、1万亿美元,中国还承受得起吗?

下次我们将深入探讨压力对汇率调整的具体影响。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