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3:19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大学能否禁止征兵人员进入校园?


美国最高法院最近同意受理一个有关军队到大学招兵的案件。这个案件将决定大学能否禁止军队的招募人员进入校园,同时又不会失去联邦补助经费。目前美国军队面临严重的兵源短缺,但布什总统已表示不会实行义务兵役制。

*索罗门修正案引发的争议*

1996年的一项联邦法案、也就是所谓的“索罗门修正案”目前还在争论之中。这一法案授权政府可以取消那些不许军队招募人员进入校园的学校的联邦补助经费。这一法案应用于预备军官训练团计划。在20世纪60年代后期越南战争期间的这个计划曾被许多大学赶出校园。这一法案还牵涉到负责招聘律师、处理有军事人员卷入案件的军队军法署。

波士顿学院法学院的教授肯特·格林菲尔德说:“这项法令对法学院来说尤其成问题,因为几乎的所有法学院都一律实行不歧视的政策。”

格林菲尔德也是“学术和学院权利论坛”的主席,这是法学院挑战“索罗门修正案”是否符合宪法的协会。格林菲尔德教授说,问题是美国军队禁止任何公开同性恋身份的人加入军队。如果一个机构存在种族歧视、宗教歧视、性别歧视或是性倾向的歧视,无论是公立还是私立的,大多数法学院都不想让这个机构积极征招他们的学生。

*军队迫使学校说违心之言?*

格林菲尔德说:“我们提出了第一修正案,我们目前辩论的焦点是,军队踏进校园,是在强迫我们用我们的资源加强他们的信息,本质上是迫使我们说一些我们发现和我们的教育理念完全不一致的东西。”

在“索罗门修正案”通过以后的很多年里,许多学校只是对这项法案置之不理。但是在2001年911恐怖袭击事件后,美国国防部开始对大学实施制裁。今天许多法学院的确允许军法署的招募人员跟学生交谈,即使这些学校都希望美国最高法院做出裁决说学校不必让军人进入校园。

陆军中校乔·理查德是国防部的一名发言人。他说,这些学校说他们被迫说一些他们不想说的话是没有根据的:“国防部认为,你所指的这项法律,‘索罗门修正案’经得住宪法的检验,绝没有侵犯任何学校的言论自由权,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们有对国防部政策进行抗议的自由。问题是军队的征募人员是否有平等的机会进入校园,接触学生。”

*在许征兵者进入和联邦经费间选择*

陆军中校理查德说,如果学校真认为允许军队征募人员进入校园将会危及到他们的教育理念,那么他们可以禁止这些征募人员进入,不过他们那样做也就不得不放弃联邦补助经费。

凯斯西储大学法学院教授安德鲁·莫里斯说,可是他们不想那样做。不过莫里斯认为“索罗门修正案”并没有侵犯言论自由的权利:“目前问题的关键是法学院说,我们选择不许军方进入校园这样一个原则性的立场,但我们不愿意承担这个选择的后果,因为我们不喜欢这个后果,我们不得不放弃联邦补助经费。”

“学术和学院权利论坛”的主席肯特·格林菲尔德则反驳这种说法:“如果政府是正确的,那这意味着什么呢?这就意味着任何一个接受联邦福利的人、得到政府管理的广播频段的公司,拿学生贷款的大学生,或是得到社会保障福利的人,政府都可能以那些利益为条件强迫他们放弃第一修正案,第八修正案和宪法其他条款所赋予的权利。”

*哥大不许预备军官训练团重返校园*

有关“索罗门修正案”的辩论最近在哥伦比亚大学引起激烈辩论,原因是哥大的教授评议会最近投票决定不许预备军官训练团重返校园。为了证明他的投票是正当的,哥大的教务长艾伦·布林克利指出,如果某些团体只能以白人的名额接受非洲裔美国人,哥大将不许它进入校园。他指的是美国军队对同性恋者“不问不说”的有争议的政策,这个政策允许同性恋者入伍,只要他们不公开自己的同性恋倾向。

哥大的投票结果对校内的同性恋学生斯科特·斯图尔特来说,既是一个胜利也是一个失败,斯图尔特20世纪90年代中期在军队服役,他积极地努力使预备军官训练团重返哥伦比亚大学校园。他也不赞同军队反对同性恋的政策,不过他说你必须从内部进行改革:“作为同性恋者或者是想结束歧视的那些人,我们把这看作是一个机会,宣布说我们将坐在公共汽车的前排,或是宣布说我们将在只限白人使用的饮水处喝水。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意思吗?这是一个民权问题,那就是这些问题之一。我们必须坐在汽车的前排。”

斯图尔特说,可是如果军队不能把车开进校园,你就做不到。哥大等学校将来是否会不得不让军方征募人员在校内接触学生,目前还要看美国最高法院的决定。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