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45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国会审查美国助外国抗疟疾经费


美国政府协助控制世界各地疟疾传染病的努力现在正受到国会的严格审查。国会批评人士报怨,在非洲疟疾逐渐猖獗之际,美国防治疟疾计划显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一些参议员正寻求改变美国开发援助机构运用防治疟疾专款经费的方式。

美国国际开发署一年提供8千万美元用于援助一些国家消灭疟疾。

世界卫生组织估计,一年有100万人死于疟疾,绝大部分是撒哈拉以南非洲的儿童。

*布朗巴克和学者:用钱不当*

美国国会堪萨斯州共和党参议员萨姆·布朗巴克说,用现有的治疗和预防方法是可以治愈疟疾的。他质问为什么美国的对外援助没有帮助战胜这种传染病。

他说:“我到乌干达去过,我在苏丹会晤了联合国官员,也会晤了这些国家的一些人。我得出的最好的结论是,我们把钱都花在咨询和会议上,而不是用于防治疾病上。”

不是只有布朗巴克参议员一个人有这种看法。在美国国会参议院政府事务委员会的一次听证会上,加拿大多伦多大学法学教授阿默尔·阿塔兰批评国际开发署只把很少的钱用在抗疟疾药品、用杀虫剂处理过的蚊帐,以及可以杀死传播寄生虫的蚊子的室内喷洒剂上。

阿塔兰教授说:“他们没有买这些药品,也没有把药品发给病人。在我们跟美国一样提供食品援助的时候,我们确实提供了食品和日用品。但是在我们提供抗疟疾援助时,我们没有提供日用品,这是不对的。”

阿塔兰说,美国的资金大部分都给了那些向政府当局提供技术援助的美国私人顾问。阿塔兰和布朗巴克参议员,以及其他批评者报怨国际开发署拒绝公开他们的开支项目,这样就可以避免私人包商的事情曝光。

*国际开发署的辩解*

美国国际开发署承认,防治疟疾的预算经费中只有5%是用在治疗和预防用品上。但是他们争辩说,绝大部份款项不是用来处理某一病例的。副助理署长迈克·米勒在参议院听证会上说,开发署雇用私人承包商是为了支持更广泛的计划,例如,提高儿童和产妇生存率的计划,防治疟疾可能只是其中的一部分内容。

他反驳美国在防治疟疾方面的努力已经失败的批评。米勒说,现在就评估增加全球抗疟疾经费以及一些技术的情况,还为时过早。华盛顿增加了捐助款项。抗疟疾技术包括更好的药品和杀虫剂处理过的床用蚊帐等。

他说:“第一次有了足够的医疗设备、充分的政治意识和经费,而且的确起到了作用。但是,目前对于工作进度或者缺乏进展的任何判断,都没有足够的数据加以证明。我们认为,这纯粹是不成熟的。”

*今后之策*

布朗巴克参议员还是提出了修正美国国际开发署优先工作顺序的法案。这项法案要求开发署把绝大部分经费用在他所说的挽救生命方面,譬如,新药品、杀虫剂浸泡过的蚊帐和室内喷洒杀蚊剂等。

但是,一名观察人士认为这个措施太过头了。由美国民间盖茨基金会资助的非洲疟疾防治计划主任肯特·坎贝尔医生警告说,不要把美国国际开发署技术援助计划的经费移作其他用途。

他呼吁国会向全球基金会提供额外资金,用于治疗疟疾和预防用品上。全球基金会是一个对发展中国家提供防治爱滋病、肺结核和疟疾计划赠款的国际机构。

他说:“的确有许多滥用技术援助资金的例子。但是,也有很多或者更多精心设计的技术援助的计划,这些计划帮助各国政府在防治疟疾和其他问题上取得进展。因此,我请你们不要把全部经费都移作购买用品上,最好是保持平衡。”

参议院听证会主席、奥克拉荷马州共和党参议员汤姆·科本自己就是一名医生。他说,要不就增加美国国际开发署防治疟疾的预算,要不就把这个机构的经费移转给全球基金会。但是,他说,在做出决定之前,他会对国际开发署施加压力,要求他们更好地解释是如何使用这笔经费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