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39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中国经济的转型和调整


中国作为一个崛起的经济大国,经济发展的走向和国家的经济政策越来越受到国际社会的关注。中国现在的总体经济状况如何?未来的发展方向又是什么?

在刚刚结束的财富中国论坛上,中国商务部长薄熙来在发表演讲中指出,中国正在成为世界上成长最快的巨大市场,已经成为世界最大的电视机、电冰箱和手机消费国;住房、家用轿车和国内外的旅游已经成为新的消费热点。中国的经济十几年来一直保持稳定快速增长的态势,这和中国国家对经济的宏观调控密不可分。

*宏观调控处在成败关头*

中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主任马凯最近表示,当前中国的宏观调控仍然处在关键时期,稍有反复有可能出现反复,甚至前功尽弃。他认为当前仍然有必要继续加强宏观调控。

花旗集团中华地区首席经济师黄益平认为,中国运用财政政策还是相当熟练和灵活的。最明显的例子就是,在98、99年东亚金融危机的时候,周边国家的经济走入萧条,但是唯有中国经济保持在百分之7到8的增长,到底是什么原因,有多方面的理由,但是最主要的一条就是政府采用所谓的推动内需的政策。

*淡出“积极的财政政策”*

黄益平说:推动内需的主角当然是积极的财政政策,包括向西部大开发,政府大量的开支建基础设施,包括其他一些投资,所以从这方面来说,应该是非常积极,对经济增长的实效也非常明显。现在经济走向另外一个周期,不断的在加速而且是过热的风险正在扩大,中国正在不断的淡出它原来的所谓的积极财政政策。

*从偏扩张型转为稳健型*

台湾立法院立法委员,政治大学经济系教授李纪珠认为,中国大陆去年的财政政策有了一个很大的调整,就是从98年金融危机之后偏扩张型的政策转为稳健型。

李纪珠说:我是觉得,它们这样的方向转变对大陆现在的经济来讲是对的,因为它现在经济已经有过热的现象,所以不应该再用以往过去几年那种积极扩张的财政政策。

新华网最近报道,中国2005年第一季度的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为9.5%,超过政府年初8%的预期目标,这表明中国经济仍然存在过热的压力。

*并非普遍过热*

台湾的政治大学金融系霍德明教授也认为,中国经济的确有些过热,去年的宏观调控基本上就是软着陆。但是中国经济讲起来过热,其实是城市经济是有一些热,而城市经济也只是几个特别的区域。

霍德明说:比如说北京、上海、深圳,或有人讲珠三角跟长三角是比较热一点。其他很多区域根本就不是很热。你如果到武汉去,到东北去,一点都没有过热的感觉。什么叫过热?很多时候它是房地产价格,像中国去年的股票市场那是一塌糊涂,中国的房地产市场,尤其在这几个指标性的城市,房地产真是炒得很厉害。

新京报24号报道,中国7个国家部委5月11号出台了房价新政策以后,北京市场的房价仍然在高位上波动。报道介绍,北京市房地产开发行业的平均利润超过房价的15%。而在国外成熟的房地产市场上,这个比例一般被控制在5%左右。

*资源环境的负效应*

中国的经济发展连带也产生了一些问题,典型的问题包括资源的浪费和环境的破坏等。能源问题在中国已经产生了多方面的负效应,包括资源短缺造成价格上涨,还有能源生产安全事故频频发生等等。在北京刚刚结束的财富论坛第九届年会上,中国的能源问题也是国内外专家议论的焦点。

法国国家科学研究院研究室主任拜罗特认为,中国对能源和原材料的消费需求正在改变一些国家和中国的关系,比如俄罗斯和澳大利亚。另外,中国消费水平的提高必定加剧中国的环境危机,他认为中国政府不可避免的要制定一个将环境因素考虑在内的消费政策。

*不能先污染后治理*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研究员高粱认为,现在中国政府非常重视资源和环境的问题。

高粱说:我们国家经济持续20多年的高速增长,对资源的消耗量越来越大。中国不能再走西方的先污染后治理的这条路。现在我们人均达到1000美元,正是处于一个结构大变动时期,应该不失时机的把“资源节约综合利用和循环利用”这个方针提到日程。

中国现在的经济模式还处于一个转型和调整的阶段,政府的宏观干预对中国经济的发展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而中国经济和全球经济休戚相关的现状使得全球各大经济实体越来越多的把目光投向中国。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