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3:10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美摩托车骑手大游行“雷声滚动”


今年的5月31号是美国每年一度的纪念阵亡将士纪念日。上个周末,数以万计的人骑着摩托车轰隆隆地驶进首都华盛顿参加第18届“雷声滚动自由游行”,唤起人们对他们在东南亚仍失踪的那些战友的处境的关注。

“雷声滚动游行”近些年来越来越受欢迎,吸引了越来越多平常并不关心政治的年轻人。他们参加这个活动的原因和组织者们的期待相距甚远,最终淡化了雷声滚动的抗议示威性质。“雷声滚动游行”是否会因为太热门而改变性质呢?

每年的美国阵亡将士纪念日对华盛顿居民来说,成千上万辆摩托车风驰电掣般穿过整座城市的声音是再熟悉不过的了。从五角大楼到越战老兵纪念馆,这是一年一度的“雷声滚动自由游行”的一部份。

*越战老兵聚集华盛顿*

来自全美各地的越战老兵聚集在华盛顿特区,唤起人们对那些仍下落不明的战俘和失踪士兵的关注。不过,并不是每个人都是为了这个目标来参加“雷声滚动游行”活动的。

乔·贝尔说:“我到这里来只是参加骑摩托车的活动。这是我第一次参加,我真的感觉很有意思,很特别。很多年来我一直都在电视上观看,我一直都想到这里来,最终我买了辆摩托车,这是我第一次参加,我真的很高兴。”

乔·贝尔和他的朋友安迪·帕克从马里兰州的沃尔多夫骑摩托车来到华盛顿。安迪来参加这个活动是出于不同的原因。他说:“我纯粹只是为了骑摩托车来的。吹口哨表达我对战俘和失踪士兵的尊敬,对我来说,这就是一项骑摩托车的活动。我相信还会有人像我一样只是为了骑摩托车到这儿来的。”

*雷声滚动吸引年轻骑手*

“雷声滚动”一直在吸引这些年轻的骑手,事实上其中很多人和越战并没有联系,就象越战老兵随着年龄的增高,也越来越不太可能进行越野摩托车旅行了。不过就组织者的想法而言,“雷声滚动”始终没有改变其关注的焦点,那就是战俘和失踪军人的问题。

阿尔提·穆勒是“雷声滚动”创始人和执行主任,他说:“这是抗议,这是示威。并不是游行或者亮相。这的确是向政府提出的抗议,告诉他们,他们并没有在这个问题上有足够的作为。我们组织成千上万辆摩托车开进华盛顿,并不仅仅是为了打个招呼而已,其中是有来由的。”

穆勒说他并不担心摩托车骑手年龄的变化:“是啊,我们确实有那些骑手出现,他们不了解为什么参加这个活动,他们所了解的就是大批的人驾着摩托前往华盛顿,所以就来了。我们希望可以对他们进行教育。如果我们对来到华盛顿的这样的年轻人中的一半进行了教育,我们就得到了一些人,希望这些人明年能以正确的理由再来。他们可能会告诉其他人在这里的情况,为什么到这里来,我们作了些什么。”

*政治运动随时间退色*

不过乔治城大学的历史教授麦可·卡增说,任何政治运动都会随着时间而退色:“有一种无形的规则,也许特别是对抗议和相关运动,运动规模越大,所具锋芒就越不尖锐。锋芒越少,抗议的激情就会消减。毕竟多数人在生活中不是那样的政治化,摩托车骑手也没有什么机会可以亮相,更不用说还能遇见多少万名其他骑手。”

随着时间的推移,“雷声滚动”也正式或非正式地发生着变化。 第一年发起者只是想组织一次游行,没想到来了5000人和2500辆摩托车。第二年,摩托车的数量大大超过步行的人。到了第四年, 人们就完全放弃了途步游行的主张。

对许多参加“雷声滚动”活动的人来说,不管他们是退伍军人还是普通的老百姓,“雷声滚动”已不只是越战抗议,而是每年一次的纪念活动。一位骑手说:“我们要向所有服过役的人表示敬意,甚至包括在南北战争中作战的人。我到这来是要向他们表示支持和敬意。”

另一位骑手说:“我没有参加过越战,实际上我的熟人中并没有在越战阵亡的。我参加这个活动是要表示敬意,以这种方式来感谢在越战和其他战争中牺牲的美国军人。这也是向孩子们示范爱国主义的极好方式,告诉他们爱国主义不会消失,不能轻视爱国主义。”

*雷声滚动将成爱国主义活动*

乔治华盛顿大学的越战历史学家斯帕克特教授认为,“雷声滚动”将来可能不再有抗议越战的色彩,变得和越战没有关系,但永远也不会失去纪念的性质。他说:“我认为,如果‘雷声滚动’现在还不是的话,将来一定会成为爱国主义的传统活动,甚至可能会成为娱乐性的活动。可以想像,有一天, 一位96岁的越战退伍军人还能驾车参加‘雷声滚动’。他是这个活动的特别人物,周围挤满了摄影记者。”

“雷声滚动”的发起人阿尔提·穆勒说, 他准备让更年轻的退役军人接管“雷声滚动”的活动。不过他说,他们将继续关注战俘和医疗照顾等问题:“别以为我们已经没有战斗力了,我们的锐利不减当年。我们的年纪是大了一点,但还是能把他们搅得鸡犬不宁。”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