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48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美最高法院推翻对安达信有罪判决


曾经轰动一时的安然公司财务丑闻同时也摧垮了安达信会计事务所,但是美国最高法院星期二推翻了这家会计师事务所的有罪判决。安达信是否真正清白?这个裁决是否也会对卷入安然案件的其他人物和公司的案件审理造成影响?

*最高法院:无法判断罪名是否成立*

美国最高法院星期二的裁决认为,2002年对于安达信的判决是错误的。最高法院一致裁定,休士顿一名联邦法官对陪审团的指示模糊不清,无法判断安达信罪名能否成立。

安达信曾经是世界上最大的会计师事务所之一,员工多达2万8千人。但是由于卷入安然公司的财务丑闻,被控唆使员工销毁相关文件而卷入官司。2002年10月,安达信被判罚50万美元,并在五年内不得从事会计事务。当年的判决使安达信遭受致命打击,也使其2万8千名员工一夜之间丢了工作。

*裁决打击布什政府*

安达信目前只有200人留下处理相关的法律事务。这个判决虽然对它已经没有任何实际意义,但是它的发言人还是对此表示欢迎。该事务所发言人表示,他们不是因为希望公司恢复当年的状况而上诉,而是有义务对事实加以澄清。

但是这个裁决对于布什政府来说则是个打击。自从安然、世界通讯等美国大公司相继出现财务丑闻之后,布什政府一直将打击白领犯罪当作一项重要任务。美国司法部代理副部长里赫特对于这项裁决表示相当失望。他说:“我们仍然相信,企业的力量再强大,也必须遵守法律规定。”同时司法部正在对相关法规进行评估,以决定是否重审此案。

美国乔治城大学的法学教授布拉顿是这样看待这个案件的。他说:“这个结果对于对安达信提出起诉的美国政府来说是非常尴尬的,因为它知道陪审团的决定会毁掉这家事务所。”

*布拉顿:安达信因销毁文件而被控*

但是最高法院的决定是否就证明安达信在安然案件中是清白的?布拉顿并不这样认为。

他说:“安达信在这个案件中并不是个清白的旁观者,因为它担任安然公司的审计工作。我认为它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但是安达信并不是因为审计安然公司的帐务而被起诉,而是因为在安然倒闭之后不久销毁安然公司的有关文件而被控告。对安达信起诉的依据非常狭隘,并没有以它的会计审计能力在其中所起的作用为依据。”

*布拉顿:与其他案件无关*

由于卷入安然案件的一些个人和公司目前也在司法审理程序当中,一些意见认为,尽管安达信案件和那些案件之间并没有直接联系,但是最高法院的这个裁决可能会有利于这些案件,其中之一是弗兰克·奎特隆的案子。奎特隆的发言人虽然没有明确表示安达信案的裁决会有利于奎特隆,但是它是奎特隆上诉的一个因素。

但是乔治城大学的法学教授布拉顿并不这样看。他指出,应该看到安达信的罪名是销毁文件,而其他案件却是直接和安然公司的内部事务有关,因此看不出它们和对于安达信的裁决有什么直接关系。

*布拉顿:安达信不可能重组*

布拉顿认为,最高法院的裁决可能对于安达信案件遗留的一些诉讼有影响。但是不论怎样,安达信会计师事务所已经没有可能重新恢复往日的状况。因为对于一个以信誉为重的会计师事务所而言,在遇到财务丑闻之后,已经没有重组的意义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