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20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中国能源需求改变世界秩序(4)


美国专家认为,中国新一代领导人对能源问题的重视程度远远高过上一代,在获取能源供应的竞争中更富于冒险精神。中国在世界能源市场上的出现正在对世界秩序产生深刻而巨大的影响。下面请听有关系列报导的第四部份。

*鲁弗特:中国公司成功源于四特点*

中国人在中亚、中东、非洲、拉美和北美等世界各地展开的开拓能源来源的努力不断取得进展的同时,美国公司的活动空间则不断缩小,美国的影响力和控制力也随之减弱。中国作为世界能源市场的后来者是如何成功地从美国和其它西方老牌强国手中攻城略地、节节推进的呢?

华盛顿全球安全分析研究所执行主任盖尔·鲁弗特把中国的成功归纳为四个特点。

鲁弗特说:“撇开中国在苏丹和非洲其它国家以及拉美国家的活动所具有的政治意义不谈,主要问题是中国人做生意的方式。他们的方式跟西方公司做生意的方式非常、非常不同。”

鲁弗特提到的第一个不同点是中国人愿意跟那些具有很高政治风险的国家打交道,西方公司则尽量避免,更不会在这些国家和地区进行重大投资。第二点是,在国际上活动的大多数中国公司都是国有公司,它们的开支额度要比那些上市的私人公司大得多,受到的限制也少得多。有许多开支项目美国的埃克森美孚石油公司不能出,而中国公司就可以。

第三点是中国公司无论在拉美还是在非洲带去了大量的开发资金。中国的能源公司并不是只有单一的目标--达成能源开发合同,中国的能源公司往往给对象国提供各种开发资金,修建公路、兴办农场、建设电力网络和通讯网络,这些综合性投资是埃克森公司和英国石油公司都无法进行的。第四点是中国公司和西方公司相比,它们可以不受反腐败法的约束,可以自由地施展贿赂、扩大奖金、增加回扣等各种手段。

鲁弗特指出,这些特点使得中国公司在同西方公司的竞争中获得了很大的优势,使它们在竞标中能够击败西方公司。

*对中国公司特点的不同解释*

不过,英国苏格兰邓迪大学的能源专家菲利普·安德鲁-斯皮德对中国公司的运做特点做出了不同的解释,并表示,在进行贿赂的问题上,没有证据显示,中国公司比西方同行有更大的自由。

安德鲁-斯皮德说:“一个特点是中国公司愿意去那些其它国家公司不愿意去的国家,或者是有些国家欢迎中国人而不欢迎其他人。第二点是,在某些国家,中国愿意提供综合服务,包括兴建一些基础设施,这对对象国更具诱惑力。比如中国给安哥拉提供90亿美元的交易。第三,中国公司在竞标的时候对竞标价格的理解跟其它国家的公司可能不同,它们往往出最高的价格,压倒竞标对手。但是如果说中国公司是通过行贿来达到中标目的似乎没有多少证据。在许多情况下,中国人对能源的市场估价和意义可能跟一般公司不同。”

安德鲁-斯皮德还认为,中国人不怕风险,进入一些其它国家不愿意进入的国家和地区开拓能源,这对世界能源市场来说应当是一件好事,因为中国把资金投到了人们都不愿意投的地方,弥补了能源业投资不足的问题。

*埃利斯:中国投资对拉美有负面作用*

但是美国维吉尼亚的能源咨询公司“布斯·艾伦·翰密尔顿”公司的研究员伊万·埃利斯表示,中国的这种做法鼓励了那些独裁、专制国家,削弱了国际社会控制它们的力量,也在影响着世界秩序。埃利斯是一位拉美地区的能源专家。他认为,中国在世界许多地方,特别是拉美地区的投资偏重于能源和其它自然资源的开采行业。中国的投资虽然能够带来短期繁荣,但长期来看,对当地经济则具有很大的负面作用。

埃利斯说:“总的后果是这样的,特别是考虑到中国在制造业劳动成本方面对不同的拉美国家所具有的一倍到四倍的优势。一方面,拉美的开采业的报酬非常诱人,但另一方面,制造业开放,受到中国的有力竞争。结果如何呢?”

埃利斯分析说,制造业是劳动密集型行业,附加值很高,对拉美的中产阶层的成长至关重要。而开采业是资本密集型行业。如果资本都流往开采业而制造业逐渐势衰,这将导致拉美经济结构的变化,工作机会减少和中产阶层队伍缩小。埃利斯指出,这是一个值得警惕的现像。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