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00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六四功过 听众评说

  • 萧敬

16年前,北京天安门广场爆发了震惊世界的六四运动,几十万民众涌入天安门广场,要求中国实行民主制度,但遭到当局的武力镇压。美国之音的一些听众在来信和电话中表达了他们对六四事件的看法。

*赞扬民运之声*

江西一位姓杨的听众朋友在来信中说,天安门广场16年前那种可歌可泣的悲壮场面,他至今还是记忆犹新。他这样写道:

“我今年50多岁了,当时正当壮年,也参加了游行。当时那么多人,情绪都很激动,到处都是旗帜。大家的想法非常单纯,就是反对官员腐败,要求实行民主制度。到广场的人不光是学生,各行各业的人都有,工人、干部、职员,干什么的都有……政府镇压六四,我认为是个错误。要是实行民主,中国的情况会好很多。”

广东一位姓谢的听众朋友在来信中是这样说的:“六四就是一面旗帜,也是纪念碑。以后人民想起来,就会看到六四不是动乱,不是反革命。(六四)和五四一样,是争取自由民主的运动。当时的情况太感动人了,连小偷都不偷东西了……”

*支持镇压之言*

内蒙古一位姓车的听众朋友打来电话说,他认为当局镇压六四是有道理的。他是这样说的:

“如果按照我的立场,我觉得六四镇压是对的。苏联是很好的教训。我觉得,如果不把六四镇压下去,现在中国的经济等方面会很落后的,可能还不如俄罗斯。”

在这里,我想做一点说明。在我们得到的听众反映中,只有这位车先生认为应当对六四运动采取武力镇压手段。

*缺乏民主,得不偿失*

辽宁于先生在电话中发表的见解,恰好反驳了车先生的观点。于先生是这样说的:

“中国本来应该出现向民主的转变,这样一来,中国为没有民主所付出的牺牲太大了。虽然中国这些年经济发展很快,但是我认为,成绩不如失去的多,失去的更多。就好比一个运动员,他本来有能力拿一个世界冠军,但实际上他只在县城里拿了一个冠军。”

*痛不忍忆*

辽宁的刘先生说,近来人们不经常提到六四,这是因为人们不忍回顾那段历史。他是这样说的:

“对于六四,都觉得是一个非常惨痛的事情,都不太愿意去回忆六四。一旦回忆六四,情绪就会非常低沉、压抑。所以说,六四这个词语,在大陆可以说是一个忌讳,都是极力避免谈六四。当然,并不是淡忘六四。六四是大陆老百姓不愿再揭起的一块伤疤,这块伤疤到现在还在流着血。”

听众朋友,如果您对六四事件有什么看法,欢迎写信或打电话告诉我们,以便我们讨论这个事件在中国发展过程中的意义。谢谢。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