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3:09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国会一周


美国国会这个星期休会。一位民主党领导人说,众议院上星期通过的国防授权法案中两项有关中国的条款可能会在最后的审议当中被淡化处理。美国一些企业家对国会表示,他们担心中国会继续以实行本国工业标准为手段阻碍美国产品进入中国。一个委员会发表评论,纪念“六四”事件16周年。

*国防预算法案涉华条款*

国会众议院上星期三以绝对多数通过了4900亿美元的2006年国防预算授权法案,其中包括一项有关外国公司向中国出售违禁武器的条款。这项条款规定,美国国防部不得向这类外国公司采购武器设备,同时优先考虑从那些不向中国出口武器的外国公司采购国防物资。

起草这项条款的众议院军事委员会表示,中国的军事现代化超出了它合理的安全需要,损害了西太平洋区域的军事平衡,也促使中国外交政策的对抗性越来越强,因此美国需要劝阻外国武器制造商继续向中国出口先进的武器技术。

*国会未必批准*

众议院民主党领袖的助理、来自南卡罗莱纳州的众议员斯普拉特对本台表示,他对整个国防授权法案投了赞成票,但对有关国防部采购新规定的上述条款持保留态度。他认为这项条款不会得到国会的最终批准。

斯普拉特说:“这类规定往往会产生意想不到的结果。跟我们打过交道的一些外国公司往往会因此而受到影响。我们可能会继续依赖这些公司向我们提供必不可少的零部件。在与参议院的协调当中,这样的条款往往会出现松动,而且变得更加灵活。”

众议院通过的2006年国防预算授权法案中还规定国防部必须与台湾军方进行高层交流活动。民主党人斯普拉特表示,展开军事交流符合美国的利益,但是他不赞成通过立法强行规定国防部这么做。他认为国会不应该过份具体地介入美国军方的日常运作。

*担心中国另搞一套工业标准*

来自美国几个著名企业和工业标准化机构的代表上个月在众议院科学委员会召集的一次听证会上说,美国尖端的科技和先进的产品在中国的市场上却面临很大的挑战。他们担心中国会以实行本国工业标准为手段阻碍美国产品进入中国。

美国软件巨商甲骨文公司负责标准化策略的副总裁唐纳德·多伊奇(Donald Deutsch)说:“去年中国政府推出了国内无线局域网路产品标准,这项硬性规定不符合相关国际标准,而且只有中国的国内厂商才有资格生产符合这项硬性规定的产品。当时美国的科技公司面临这样一个重大抉择,他们要么被迫跟少数几家指定的中国竞争厂商合作,要么整个放弃中国的巨大市场。”

经过美国政府与中国最高领导层的交涉,中国政府决定放弃执行那项引起国际公愤的规定。不过,那次经历给美国的民间性标准化机构和美国政府敲响了警钟。

*另立标准以建立壁垒?*

美国国家标准学会副会长戴维·卡尔莫(David Karmol)说:“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承包制造商和最大的市场,因此说服中国参与国际标准并且接受得到世贸组织认可的国际标准是至关重要的。但是,过去几年来发生的一些事件显示,中国可能在考虑利用工业标准作为贸易壁垒,以保护发展中的国内产业。”

在国会的听证会上,美国工业界人士希望联邦政府能协助排除中国以工业标准为理由针对外国产品设置的贸易壁垒。

商务部目前正在实施一项策略,劝阻中国采取这样的行动。商务部打算今年夏天在美国驻北京大使馆专门设置一个工业标准顾问,并且组织由美中双方官员和民间出席的工业标准研讨会和学习班。

*议员削减民间资助的海外旅行*

由于担心违反国会的有关行为准则,美国许多国会议员削减了非营利机构为他们资助的海外旅行。

国会议员们的担心起因于今年年初对众议院共和党领袖汤姆·迪莱的有关指控。美国主要媒体报道说,迪莱曾接受游说团体提供的一些免费海外旅行,包括在2001年接受一个韩国利益团体的安排去韩国旅行。根据国会的行为准则,国会议员不得接受游说团体或外国政府直接资助的任何旅行。

*莫里:议员会减少赴华施压*

华盛顿非营利机构--“宗教自由联盟”主席威廉·莫里(William Murray)说,由共和党领袖迪莱海外旅行引起的这场争论和媒体的集中报道已经导致国会许多议员不愿意接受非政府、非营利组织提供的海外旅行机会。

莫里说:“到亚洲、到中国和北韩去考察宗教自由问题的旅行次数肯定因此受到了影响。虽然国会议员们没有完全拒绝接受这样的旅行机会,但我认为国会议员们现在非常警惕。他们担心有人会指责他们去游览长城,而不是去会见中国地下教会的成员。这种担心使得国会议员们不能适当地向中国当局施加压力,要求当局允许真正的宗教自由。”

星期二,“宗教自由联盟”的莫里跟几十家促进人权和宗教自由的非营利机构的代表联名上书众议院议长哈斯德特,要求众议院继续让国会议员以及他们的工作人员跟这些机构一起去国外旅行,以便了解那些国家的人权和宗教状况。

*弄清出钱者动机背景*

曾经担任参议院银行事务委员会法律总顾问的帕特里克·莫罗伊(Patrick Mulloy)也认为,国会议员到国外去了解情况有助于他们对美国外交政策的认识,但是他提醒国会议员先查明安排这些旅行的机构的背景。

莫罗伊说:“我认为你一定要看看究竟是谁在向这些非政府组织提供经费,这些钱是从哪来的。还有,这些机构带国会议员或者国会工作人员去国外旅行的目的何在。”

莫罗伊认为,避免游说机构通过提供免费旅行影响国会立法活动的最佳办法是由联邦政府出钱把国会议员送到国外去了解情况。不过,他承认,国会曾经尝试过这种办法,后来由于被指责浪费纳税人的钱而转向了非政府和非营利组织。

*中国委员会六四评论*

美国国会暨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两位共同主席---参议员查克·哈格尔和众议员吉姆·里奇星期三发表评论说,全世界都看到了16年前在天安门广场上及其周围发生的那场浩劫,今天他们仍然记得中国勇敢的学生和工人在那里举行和平示威、表达言论自由的场景。

评论说,中国当局虽然镇压了那次示威活动,但不能压碎聚集在天安门广场上那些勇士们的理想。今天,中国民众对官僚腐败等问题的不满情绪看来正在不断高涨。

哈格尔和里奇两位议员说,中国的发展方向和前进的过程最终还要由中国人民自己去决定,但是中国领导人必须朝建立一个透明、公正和允许全民参与的社会走出第一步,而美国一定要继续准备予以协助。

国会暨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是美国国会在2000年立法设置的一个机构,目的是要审视中国在人权和法制方面的动态,并且每年向总统和国会递交一份相关的年度报告。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