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9:47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老少两代知识分子天安门纪念六四


中国当局出动军队在北京天安门广场血腥镇压示威群众和学生的“六四”惨案过去16年了。在北京,每到6月4号前后几天,天安门广场就会加强戒备,防止出现任何聚众纪念或突发事件。尽管如此,今年还是有一些知识分子到天安门广场,对六四惨案表示纪念和哀悼。

今年是六四惨案发生16周年。山东大学退休教授孙文广和以网名“不锈钢老鼠”闻名中文互联网界的北京师大学生刘荻,就在六四这天,作为普通游客,来到了天安门广场“漫游”。刘荻奶奶刘衡是《人民日报》退休老记者,80多岁了。她说,刘荻的确在六四这天,到了天安门广场:“他们就是去天安门看了一下。”

1989年6月4号前后发生的流血惨案,到底有多少人遇难,至今仍然是一个谜。有报导说几百名学生、市民和“镇暴”的解放军或武警战士死亡。也有报导说,可能有上千人在这场有坦克和机枪开火的“镇暴”中丧生。16年来,每到六四期间,当局总是在天安门广场加强戒备,以防不测。

山东大学退休教授孙文广说,他们在4号下午3点,到了天安门广场:“我们去了,几个人到了天安门广场。其中另外一个是不锈钢老鼠。我们几个在天安门广场走一圈。到了天安门城楼照了像。表示我们没有忘记六四。”

*游人不能靠近人民英雄纪念碑*

孙文广说,当时广场停着很多警车,有的警车开来开去,还有几辆大客车,里面好像都是武警。公安列队行走。人民英雄纪念碑附近是用栏杆围着,不让游人靠近。在国旗旁边,有5名公安人员立正站岗。

孙文广说,广场其它地方可以走,因此有不少游人,“人头攒动”。他和刘荻等人在广场停留了两个小时:“过去16年,我想,我们能做些什么呢?香港可以搞烛光晚会,我们不可以搞。那么我们是否可以去走一走,看一看呢?是否可以表示心情呢?这是一种参与,一种表达。”

孙文广说,他们也做好了被“清场”被带走的思想准备:“开始我们是这么想的。如果万一清场。让我们出来,我们就出来。我们不会暴力反抗。我是一个老年人,体力也不允许我抗争。”

刘荻奶奶刘衡说,刘荻是猫头鹰型作息习惯,晚上不睡熬夜,早上很晚才起。吃饭也没个准时间,经常吃冷饭。本来个子就不高,现在又不怎么见阳光,从脸色上看,也显得比较苍白嬴弱,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

*刘荻案曾引起轩然大波*

刘荻是北京师范大学三年级学生,2002年11月7日,国安人员把刘荻从校园里带走,几个月之后,刘衡仍然不知道孙女关在何处。国安人员后来拿走了刘荻的电脑、笔记本和软盘,此后通知刘衡,刘荻是因“危害国家安全罪”被捕。刘荻一案曾在海外华人世界引起轩然大波,许多人士呼吁释放刘荻。2003年12月25号,北京第二检察院宣布,刘荻等三人“罪行轻微”,不予起诉。

刘衡说,刘荻获释后,去年大学毕业了。每到敏感时期,家门外的警察或保安人员,就要多一些:“过去一有问题,警察,警车就在我们门口守着。不让她出门。赵紫阳去世,两会期间,每次都有人守着。六四期间,没人守了,警察来问了一下,看她在不在。”

80多岁的老记者刘衡说,刘荻去年大学毕业后,由于身份敏感,“不方便”找工作,不少单位也不敢聘用刘荻。再加上刘荻也不喜欢按步就班朝9晚5的工作,所以一直“待业”在家,靠写点文章和翻译为生,由于经济来源有限,经常到奶奶家来“蹭饭”。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