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18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前中国安全部门官员在澳寻求庇护


又有一名中国官员在澳大利亚寻求政治庇护。这名前中国官员声称,他是迫害异议人士的中国安全部门的成员。在此之前,中国驻悉尼领事馆的一名高级外交官叛逃,向澳大利亚寻求政治庇护。

正在中国访问的澳大利亚国防部长希尔在北京受到了高规格的欢迎。然而,中澳双方都避而不谈前中国驻悉尼总领馆高级外交官陈用林在澳大利亚申请政治庇护的事件。希尔部长表示,这样处理其实是正确的:“事实上,双方都没有提及这个事件就说明中方认为澳大利亚在妥当地处理这个突发事件。”

*中国驳斥向澳派遣千名间谍说法*

然而,中国外交部新闻发言人在记者会上却驳斥了陈用林所说的中国向澳大利亚派遣了1千多名间谍的说法,声称这纯粹是谎言。

不过,正在澳大利亚申请政治庇护的前中国外交官陈用林表示,他对自己提出的指控负责:“根据我了解,1千个中国特工、线人,这个数字是准确的。我不会拿这个东西来做什么交易。我要揭露的东西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

与此同时,于今年2月以旅游签证进入澳大利亚的前中国安全部门工作人员郝凤军现在也向澳大利亚提出了政治避难的申请。郝凤军公开表示赞同陈用林的说法。他说,中国政府派遣商人和学生到其它国家从事间谍活动,有些人甚至渗入到法轮功和其他组织中。 他说,这些间谍会把从澳大利亚、北美、加拿大和其他国家收集回来的情报,送返中国的国安局和公安局。

* 郝凤军接受本台独家专访*

郝凤军:我叫郝凤军。曾经在中国天津市公安局国内安全保卫局610办公室工作。

毅然:这610办公室是什么样一个机构呢?

郝凤军:在大陆来讲,它在国安局下属的独立的一个处。属于一个处级单位。

毅然:那么做些什么呢?

郝凤军:它主要就是镇压、迫害法轮功以及与中国共产党持异见的宗教人士。

毅然:陈用林曾经谈过说澳大利亚可能有1千多名中国的特工和线人,您对此如何看待?

郝凤军:我认为他讲的这些事情是可以信赖的。因为我工作的单位接触很多都是一些境外的间谍,在我们那里叫做秘密力量所发回的一些情报。其中有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这方面比较多的。所以我认为陈用林先生所讲的话是真实可靠的。

毅然:您所说发回来的情报是指什么样的情报?

郝凤军:因为我接触的是法轮功和其他与中国共产党政策像异己的人士的一些宗教方面的工作,所以我接触到的情报都是这方面的情报。

毅然:您知道提供情报的人士谁吗?

郝凤军:在中国大陆这是有一个很严格的要求。在警方和安全部门,都是有很严格的要求。如果不是你本人亲自带领这个秘密力量,就是所谓的间谍的话,都是不可能知道他的姓名。他们都是用代号取代这些姓名。

毅然:那么这些间谍能对国内的这些公安部门和国安部门有什么样的作用呢?

郝凤军:它可以制定一些对策和相应的策略。为今后如何去加强控制,怎么样去分化瓦解他们,还有就是监控这个……举个例子,就是持有澳洲国籍的华人, 对他们的行踪掌握的是一清二楚。

毅然:据说,您在您的政治庇护的申请中还提供了一些秘密资料。是吗?

郝凤军:是的。只是一小部分。

毅然:那么等于说您身上还带着其他一些资料?

郝凤军:对。

毅然:能不能跟我们透露一下这些资料涉及什么方面的内容呢?

郝凤军:这些资料我认为应该与澳州政府和情报部门, 一些象美国、加拿大政府情报部门有关系。我认为不便于透露到媒体上去。

毅然:据我所知,您是今年2月就以旅游签证的身份到达了澳大利亚,申请了政治庇护。前一阶段一直处于隐蔽状态,是吗?

郝凤军:对,是这样。

毅然:为什么您在国内也是从事镇压法轮功的整个机器中的一部分,为什么到这来突然改变了您的想法?

郝凤军:您刚才讲话的意思……我并不是到这儿之后才想到政治庇护的。因为我这是在准备了很长的时间。否则我不可能把一些材料带出来。证明我有一定的想法,把它考虑得很成熟。选择了来到澳大利亚申请庇护。并不是我到这儿之后,才突然想申请政治庇护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