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52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89损毛像一参与者据报精神失常


16年前,三名年轻人污损了挂在天安门城楼上的毛泽东画像,在事后被判处重刑。据同监的犯人透露,被判处无期徒刑的喻东岳已经精神失常。不过,监狱当局认为喻东岳是“装疯卖傻。”同案的余志坚呼吁外界多关注喻东岳。

*三名年轻人因污损毛像入狱多年*

这三名年轻人是喻东岳、余志坚和鲁德成,都是来自湖南的毛泽东的同乡。1989年5月23号,他们用鸡蛋和颜料污损了挂在天安门城楼上的毛泽东巨幅画像,成为八九民运中最引入注目的一个事件,三人为此付出沉重代价。

喻东岳当时23岁,是《浏阳日报》美术编辑;余志坚25岁,是浏阳小学老师,鲁德成也是25岁,是湖南汽车运输公司司机。他们三人到北京参加89民运,并在5月23号实施了“损毛像”的行动,还在天安门城楼挂上了“五千年专制从此告一段落,个人崇拜从此可以休矣”的标语。三人在事后被判处重刑,喻东岳和余志坚判处无期徒刑,鲁德成判处有期徒刑16年。

余志坚和鲁德成关押多年获释后,曾探视过仍然坐牢服刑的喻东岳。余志坚说,去年年底,监狱当局通知喻东岳的家属说2005年的5月,喻东岳将获释回家。可是,现在已经是6月了,望眼欲穿的家属,仍然没有看到他的身影。

*喻东岳不服管教遭关小号*

余志坚和喻东岳开始曾关在一起,后来分监服刑。余志坚说,据喻东岳的同牢房狱友刘建安说,早在91年,喻东岳就遭到“残酷的折磨”,部份原因是因为喻东岳托人“私发”申诉信件,还“偷听美国之音”。面对监狱当局的惩罚,喻东岳不服气,却被关了“小号”,并遭到更加频繁的毒打和折磨,最后终于精神失常。但是,监狱方面认为,喻东岳并没有“疯”,只是在“装疯卖傻。”

至于鲁德成,他是最早获释的,后来,辗转在2004年逃到泰国,却被泰国当局抓了起来,要遣返回中国。海外民运人士正积极帮助鲁德成得到政治庇护。

回首当年的震动全中国的“损毛像”举动,坐牢12年的余志坚说,他并没有感到后悔:“因为毛泽东统治中国可以说是罪恶,应该是中国人认识的还不够。他专制统治本身,他那个个人崇拜的程度,都可以说是给社会留下了深深的烙印。毛泽东可以说是阴魂不散。也就是因为他的影响,才导致中国社会的悲剧。”

*获释者称当年行动绝非心血来潮*

至于当时他们三个湖南小伙子从事了这么一件“惊天动地”的活动,是一时的心血来潮还是经过了深思熟虑后才采取的行动?余志坚说,当然是后者:“那绝对不是一时心血来潮。我们三人鲁德成是高中生,但平常是关注政治。我和喻东岳,都是湘潭师范学院的校友。我80年代初,我们一直在探讨中国的问题,那时候,就认识到毛泽东的所作所为对中国的很坏影响,认识到非要彻底否定毛泽东不可。所以说,我们89年所做的事情,完全是深思熟虑的。”

余志坚被判无期徒刑,90年代中期被改判16年,后来又因为在狱中表现良好而多次得到减刑,并在2001年获释出狱。他对记者说,他们当初在实施这个行动前,特别是5月22日晚上,三人经过了最后一次彻夜不眠的讨论,充份考虑到了这一事件的“意义、影响和后果”。

北京政治学者陈晓雅也是湖南人。她当年是中国社科院政治学所的研究人员。后来,她撰写了第一本谈89民运历史的书籍《八九民运史》。喻东岳、余志坚、鲁德成实施“污损毛像行动”时,她就在天安门现场。

陈晓雅说:“问题是,当时这些人在甩了鸡蛋后,他们不走,决不逃逸。而那些学生,个子、年龄,都比这三个成年人小。我看完了他们扔完鸡蛋后,就走了。不知道他们后来被学生扭送公安局的事情。怎么可能扭送呢?当时,没有什么围观的人。这些人就是不走,而公安,也是在两个小时都没有出现。”

余志坚说,我们干得是正义事业,光明磊落,为什么要逃?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