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9:09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澳国多城示威声援中国叛逃官员


澳大利亚一些城市周末举行集会示威活动,声援在澳大利亚要求政治庇护的一名中国外交官和一名中国国家安部门的官员。与此同时,中国开始收紧党政干部出国旅行的限制。

*以法轮功支持者为主*

示威活动在墨尔本、悉尼等多个澳大利亚大城市举行。在美国和欧洲,也出现示威和集会活动,声援两名叛逃的中国官员。示威者当中,大多数是法轮功组织的支持者。他们要求澳大利亚不要将叛逃的中国官员送回中国。

中国驻悉尼领事馆前外交官陈用林与天津前国家安全局警官郝凤军都声称中国在澳大利亚有数以百计的间谍,北京对法轮功以及对持不同政见者的镇压是他们叛逃西方的主要原因。北京坚决否认了这些说法。

*第三名申请避难中国官员*

另外,据澳大利亚媒体报道,中国又有一名国家安全部门的官员向澳大利亚申请政治庇护,从而成为继陈用林及郝凤军先后向澳洲申请政治庇护后的第三名中国官员。澳广(ABC)及澳联社(AAP)引述坎培拉律师康莱利(Bernard Collaery)的话表示,第三位申请政治庇护的是中国国家安全部门的官员。这位前国安官员详述他亲眼所见法轮功成员如何被活活打死的过程,他曾上前干涉,但被勒令离开,最终熬不过良心谴责,而逃离中国。这位官员相当资深,因担心亲人安全,暂不对外公布身分。

*经贸人权,左右为难*

媒体报道说,如何处理这几名中国官员政治庇护的要求,牵涉到如何在经贸及人权议题之间做出取舍。这几起事件使澳大利亚陷入外交困境,堪培拉正与北京谈判价值数十亿美元的自由贸易协议。不久前有报道说,澳大利亚政府拒绝了陈用林的政治庇护申请。虽然澳大利亚一名政府内阁官员表示,澳大利亚不会把陈用林送回中国,但是,澳大利亚可能劝说陈用林申请第三国政治庇护。

纽约时报发表文章,对澳大利亚政府的态度表示忧虑。 纽约时报的报道说,一般说来,如果一个中共外交官向一个西方国家政府表达叛逃的意愿,并表示将提供中共情报系统的资讯时,这名外交官理应受到欢迎。但37岁的陈用林遭遇却不是如此,澳大利亚政府拚命与他保持距离,因为澳大利亚政府担心惹怒中共。近年来,中国大陆已经是澳洲煤矿及其它许多原料的最大买家。

在回避多日之后,澳大利亚外长唐纳日前终于公开表示,澳大利亚已经拒绝了陈用林的外交庇护申请,但他的保护性签证申请目前仍在处理中。根据悉尼先驱晨报的报导,被澳洲拒绝之后,陈用林已经接触美国驻澳大利亚大使馆,美国大使馆的一名女发言人证实了此事,但是她拒绝对此进行进一步的评论。

*测试中国对澳影响力*

纽约时报说,在媒体对这一新闻进行了广泛的报道之后,这个案子已经成为澳大利亚政府的烫手山芋。同时,也成为中国对澳大利亚有多少影响力的气压表。澳大利亚是美国在这个地区的主要盟邦之一。澳大利亚已经在很多问题上和美国的立场不一致。澳大利亚先前曾经表示,如果台湾和中国之间爆发军事冲突,澳大利亚将不会加入防御台湾的行列。澳大利亚在有关解除对华武器禁售的问题上,也站在欧盟的立场一边。

《澳洲人报》近日发表文章,呼唤霍华德政府尽快给予中国外交官陈用林留在澳大利亚的永久签证。

*报纸:一昧磕头搞不好关系*

文章说:“实际上,我们对双边关系的担心几乎肯定是过于夸张了。中国和我们做生意是因为我们以有竞争力的价格提供可靠的高质量产品,特别是他们需要我们的自然资源为他们的经济增长作燃料。 政府寻求与中国的良好关系是对的,但是澳大利亚的官员们已经走入误区。还有一个自尊的问题,一昧磕头是不会与任何人搞好关系的。 ”

*中国官员军人出国须上级单位批准*

与此同时,中国悄悄收紧了政府官员到国外旅行的有关规定。这些规定是中国一名外交官和一名国家安全局的官员在澳洲寻求政治庇护之后实行的。

根据新的规定,所有政府官员以及军人在出国前必须得到指定上级单位的批准。

消息来源告诉泰晤士报说,任何政府官员申请护照的时候,必须首先提供一封工作单位的意见书,另外还要加盖公章。这项新的举动被认为是中国一项政策的重大转变。有迹象表明中国的执政党正在对一些社会阶层的日常生活加紧控制。在中国,更大的经济自由正在削弱政府对人民生活的控制。最近几年来,中国有关部门简化了公民出国护照的申请,护照延期几乎被认为是自然而然的,这些都被认为是中国对外开放的象征。

*官员回国后交出护照*

英国泰晤士报报导,根据现在实行的更加严格的规定,中国的党政官员出国访问回国之后,必须把他们的护照交还给工作单位保管,将来再次出国,要重新提出申请。

这些新的规定仅仅针对党和政府干部,一般民众因私出国并不受限制。实行这些新的规定正好和两名中国官员在澳大利亚申请政治庇护同时发生。中国没有公开这些针对党政干部出国旅行的新规定。中国相关官员拒绝向泰晤士报证实或者否认这些规定。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