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47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从六四谈到中苏历史迷团高层政治


今天的对比新闻,为您对比中共领导人处理六四事件的一些做法和前苏联的情况。另外还要从水门事件的深喉现身,对比美国新闻界和中国在保护新闻来源,维护新闻自由方面的不同。

六四事件已经过去16个年头了。但是,六四事件的决策过程,六四事件的死难人数的真相,至今仍然扑朔迷离,被当局作为党和国家的机密。

六四事件后上台的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掌权的十五年中,海外观察家一般认为,作为六四事件的直接受益者,江泽民是不可能对六四事件重新评价的。现在,下令开枪镇压学生和民众的邓小平已经去世,江泽民也向胡锦涛交出了党主席,国家主席,军委主席的大权,胡锦涛是否能为六四平反,重新引起海外舆论的注意和讨论。

江泽民一下台,中国对台政策就发生巨大变化。海外很多观察家对胡锦涛最近邀请连战,宋楚瑜来大陆访问的一系列动作感到惊讶,甚至有观察家说胡锦涛表面上看起来四平八稳,不动声色,实际上是一个远远比他表面形象更加复杂的角色。胡锦涛能为六四平反吗?

*严家祺论史*

前中国社会科学院政治学研究所所长严家祺最近在一篇关于胡锦涛在邓小平逝世,江泽民下台后能不能恢复六四真相的文章中分析说:

“在历史上,一些政治阴谋,被当事人掩盖,由于涉及人数不多,随着时间的流逝,往往成为‘千古之谜’。

“斯大林逝世前发生的‘医生间谍案’,指控苏联十五名医生谋害斯大林,在内务部长贝利亚的策划下,苏联保安机关对被捕的医生严刑逼供,迫使他们供认是‘帝国主义间谍’。如果斯大林再多活十年,这一案件也许会成为‘千古之谜’。然而,斯大林在这一案件发生后五十多天去世了,斯大林逝世后一百多天,贝利亚被逮捕,后来真相大白,整个事件原来是一名女医生一封‘检举信’诬告引起的。

“华国锋凭毛泽东‘你办事,我放心’纸条继承‘皇位’,在今天仍是一个谜。江青的自杀原因,今天也弄不清楚。”

*四五事件三年平反,六四事件......*

严家祺在香港争鸣杂志上发表文章,提到1976年的四五事件,当时被毛泽东宣布为反革命事件,但是毛泽东去世后仅仅三年,四五事件就恢复了历史真相。

1989年,邓小平把六四事件定性为反革命暴乱。现在邓小平1997年去世到现在已经8年了,六四事件仍然是禁区,仍然没有恢复历史的真相。

*小圈子投票制和宫廷政变*

当然六四没有平反的原因很多,海外专家们也有很多分析,但是,严家祺注意到了一个平时被人们所忽略的中共政治制度方面的原因,这个原因,就是长期以来中国存在的“政治局小圈子投票制度”。

严家祺指出,中共政治局只有24人,政治局常委只有9人,这两个都是“小圈子”。政治局及其常委都实行“少数服从多数”原则。

严家祺分析说:“在有新闻自由、表达自由和免于恐惧的自由的大环境下,实行‘多数规则’的社群或团体表现出一种民主精神,然而,如果缺乏上述环境,‘多数规则’并不能为团体带来民主。正是这种表决制度,导致十月革命后的苏联、东欧、中国一次又一次‘小圈子投票’造成的宫廷政变。

“一九五七年苏共主席团的‘小圈子投票’,险些把赫鲁晓夫赶下台,但几天后苏共中央全会‘稍大圈子’的投票,又把马林科夫、卡冈诺维奇、莫洛托夫打成‘反党集团’。一九七零年波兰的格但斯克、格丁尼亚事件,在‘小圈子投票’中导致哥穆尔卡下台。在中国,胡耀邦、赵紫阳是被邓小平赶下台的,他们的下台与‘小圈子投票’机制的存在不无关系。”

*民主集中还是独裁专制?*

前中国社科院政治学所所长严家祺认为,中共现在的政治局制度,仍然是在抄袭前苏联的体制。这种体制实际上是在民主集中制的幌子下,掩盖其独裁专制的本质。

严家祺在文章中最后说,六四问题、达赖喇嘛问题、两岸关系问题以至一切困难、麻烦问题,都不能回避,废弃“小圈子投票”机制,都不难解决。当然,在21世纪的今天,不能像毛泽东那样废弃“小圈子投票”,而只能通过政治改革,建立民主政制来最终废弃“小圈子投票”这种穿着“多数决定”外衣的专制残余。

*从“深喉”看保护消息来源*

接下来我们要给大家介绍最近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闹得沸沸扬扬的一则新闻,给水门事件提供情报的神秘人物深喉现身,再谈谈深喉事件和新闻自由,保护采访线索的关系。

33年前向美国《华盛顿邮报》记者提供“水门事件”关键线索、最终导致尼克松总统下台的“深喉”,5月31日终于浮出水面,他就是美国联邦调查局前副局长、现年91岁的马克费尔特。

今天谈到这个事件,主要是想介绍一下以华盛顿邮报为代表的西方新闻媒体坚守的一条新闻道规范:保护新闻线索来源。除非提供线索的人过世或是本人同意,绝不能透露他的姓名。

可以想见,当时的华盛顿邮报的记者,为了恪守这条新闻工作者的职业道德,顶住了多大的压力。他们坚持新闻媒体是大众传播工具,是为民众服务的,是监督政党和政府的利器。

*中国镇压向媒体透露敏感消息者*

相比起来,中国的新闻媒体,在中国官方出版的新闻教科书上,至今仍然被作为共产党和政府的喉舌。中国媒体不但自己报喜不报忧,隐瞒真相,中国政府甚至出动警察等国家机器,对那些向海外媒体透露消息的新闻来源以泄露国家机密的罪名,逮捕判刑。

最近在海内外引起比较大影响的师涛泄密案,就是一个例子。海外中国问题观察家张耀杰发表文章指出,无论师涛是不是198964,也无论师涛所充当的是“深喉”还是“吹哨者”的角色,在现代法律程序之下,他都是无罪的。真正有罪的,是利用国家公权封锁公共信息的权力当局,连同替权力当局镇压本国公民的合法作为的湖南省长沙市安全机关和司法机关。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