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41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河北定州多名维权村民被打死打伤


河北省定州市一个村子的村民,为了维护赖以生存的土地权益,获得应有的补偿,被数百名有组织的青年毒打,造成至少6人死亡,上百人受伤。

5月11号凌晨4点半,河北省定州市开元镇绳油村,突然被从5辆大客车上跳下来的2、3百名头戴安全帽、身穿迷彩服的青年男子包围。这些人手持猎枪、钩刀、棍棒、灭火器等武器,向住在窝棚里看守土地的村民发动袭击。他们枪射、刀砍、棍打,把毫无准备的村民以及后来得到消息赶来的村民打得死的死,伤的伤。

据当地村民向记者证实,至少有6人被打死,他们是牛顺林、牛同印、牛占保、牛成壮、候同顺、赵英志。其中牛顺林还是个未成年的青年,其余的人都是4、50岁的人。在被打伤的人当中,不光有男人,还有妇女。被打死的牛同印的妻子目前伤势严重,生命垂危。

*村民怀疑打手受雇于政府*

据当地村民介绍,一些被打伤的村民惟恐当地政府报复,都不敢住在定州市的医院,而是住进临近的新乐市医院。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当地村民说:“这可能是县政府雇的打手,黑社会。他们带着土枪土炮,把老百姓打死了7、8个,打伤了几十。百分之百是定州市雇的,人家电厂早就出钱了,人家不管,找定州市,他们解决不了,他们把钱都贪污了。”

*征地补偿费遭层层盘剥*

这位村民说,河北国华定州电厂征用绳油村土地,然而给农民的补偿却被定州市、开元镇和绳油村的领导干部层层扒皮,所剩无己,农民非常不满。他说:“从前是日本人跟国民党打老百姓,现在成了共产党打老百姓,把老百姓全揍死了,这象什么话呀。你把老百姓全打死了,谁养着你们呀。”

另外一位村民说,电厂征地的钱,早就给了,但是没有给到老百姓手里。她说,老百姓得到的只是补偿被砍伐的7千多棵正在结果的梨树和数百棵杨树的钱,此外老百姓一分钱都没得到:“这老百姓一分钱也没摸着,有户口的,有人的,给两千,有地的,有户口没地的,有地没户口的给一千。即使这个钱也没有分完呢,还欠很多钱的。”

这位老百姓说,如果他们能拿到合理的补偿,老百姓不会坚持着要跟他们抗争。只是他们要地没地,要钱没钱,只能跟他们斗。她说,这一、两年村民跟他们斗,好端端的种什么长什么的良田,都荒废了。

*工作组赴事件现场调查*

定州市委的一位值班人员对记者说,市委正在着手解决这个问题:“就是我知道,也不知道解决到什么程度了。这个事不可能跟你说,这是心有灵犀吧。市里边正解决呢。”

保定市委值班的一位姓李的女士说,地区领导非常重视这一恶性事件的发展,已经派工作组到事件现场调查解决:“专门成了一个指挥部,我们还有一个工作组在那里。我们在那呢,在那坐镇呢。在那指挥呢,详细的我也不知道。”

据目击者说,现在绳油村已经封村,外村的人无法进入,而且很多人家的电话也无法打通。据了解,河北省国华定州电厂向定州市征用土地1748亩存放煤渣,并向定州市实际支付了征地费用5929万元。国华定州电厂为此于2004年4月5日向当地村民发放了《关于灰场建设征地费用有关情况的说明》。可是,平均每亩3万3千900元的征地费,到基层时只剩下1万5千。而绳油村的村民却一分钱也没有拿到。

定州市国土资源局长说,当地12个村都没有意见,唯独一个绳油村。不过,有了解情况的网民说,电厂虽然已经按照国家标准补偿当地政府,但是在层层苛扣之后,到老百姓手里,已经所剩无己了。观察人士指出,贪官盘剥让老百姓无路可走。

*农民权益屡遭侵犯*

在中国,经济迅速发展的同时,农民土地被征收过程中权益被侵犯的事件屡屡发生。杭州华溪镇今年4月10号发生了3千多名军警驱赶抗议在当地兴建工业园区的村民。在河北唐山,也发生过侵犯万名水库库区农民权益的大规模示威活动。这些被中共当局视为所谓不安定因素的事件,每年在全中国发生至少有数千起。

美国之音中文网-VOA卫视(直播)

美国之音网络直播VOA卫视 美国观察(重播)

北京时间晚9-10点,欢迎在YouTube聊天室参与节目讨论或向嘉宾提问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