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55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专访联大主席让·平谈联合国改革


联合国大会原计划在6月底就安理会改革的有关决议草案进行投票表决,然而由于有关各方意见分歧,投票表决的时间有可能被迫推迟。联合国大会本届会议主席让·平接受了中文部的专访,就联合国安理会、联大以及联合国人权委员会等主要机构的改革问题回答了记者的提问。

让·平说,联合国改革势在必行。有很多改革方案引起了众多争议。作为本届联大主席,他的重要使命就是倾听各方意见,化解纠纷,谋求一致。

*联合国必须改革*

联合国大会第59届会议主席让·平说,1963年,联合国安理会成员国由成立之初的11个增加到15个。这个改变是为了适应联合国会员国数量的增加。现在,联合国会员国已经增加到191个。为了体现和适应联合国的变迁以及国际格局的变化,联合国必须实行改革。

让·平还说,联合国改革势在必行的另一个原因,是有关国家的民众也都支持联合国改革。他说:“比如说在日本,人们意识到日本是对联合国做出贡献的主要国家之一,不论是在财务方面还是其他方面。在联合国的各种行动当中,日本排在美国之后,是主要的贡献国之一。日本人认为,在二战结束60年后,日本应该成为联合国的全面会员国。日本人认为,作为全面会员国意味着日本应该成为联合国安理会的常任理事国。”

让·平说,联合国安理会的改革目前主要有两个方案。第一个方案是只增加非常任理事国,其基本步骤和1963年的增常改革相似。第二个方案是同时增加常任理事国和非常任理事国的数量,不论新增加的理事国是否拥有否决权。

*英法支持四国提案*

他说,围绕日本、德国、印度、和巴西四国提出的增设6个常任理事国和4个非常任理事国席位的提案,现在看起来各方取得一致的可能性不大。因此也无法预测就决议草案进行投票的具体时间。让·平说,在五个常任理事国当中,英国和法国对四国提案表示支持;中国和美国不愿意接受现有的提案。

让·平强调说,作为本届联大主席,他的任务不是对成员国的看法提出挑战,而是促使持不同意见的阵营进行对话,寻求化解纠纷的可能:“为了避免我刚刚说过的这种冲突,我们一定不能操之过急。我星期一下午刚刚在华盛顿和美国国务卿会晤。在纽约联合国总部和华盛顿之间,有很多行动正在展开。所以,尽管日本、德国、印度、巴西四国希望就扩大安理会的决议草案尽快投票表决,但是如果现在就说我们是否要立即就这个问题投票是不明智的。”

让·平说,在联大投票的过程中,任何投票国家都没有否决权。所以决议草案的通过只要有三分之二多数就可以了。但是,如果要正式实施的话,那么决议还必须要被191个成员国中超过三分之二的国家的立法机构批准。在这个环节,联合国的五个常任理事国可以发挥很重要的影响。

让·平说:“这个三分之二多数里面必须包括所有五个常任理事国的立法机构。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可以说,五个常任理事国拥有的权力和否决权比较相似。也就是说, 五常里面如果有任何一个国家的立法机关不批准决议的话,决议就无法正式生效。 ”

*四国集团修改方案*

四国集团最近做出让步,提出在新成员加入安理会后15年内不享有否决权。让·平说,这个改动使决议草案在五个常任理事国之间更容易接受一些,但是不会从根本上改变五常的立场。

让·平说:“我认为,对于某些常任理事国来说,他们认为新增设的安理会成员的否决权根本不是一个需要讨论的问题。他们对我说,这些国家不应该要求享有否决权。而另外一些常任理事国则认为四国决议草案已经很好,无需进一步谈判。”

*UN考虑设立人权理事会*

让·平还谈到了联合国人权委员会的改革。现在联大正在考虑的提议之一是设立一个人权理事会。这个新的机构将不象现在的人权委员会那样设置在经社理事会之下,而是成为联大直属机构。

让·平说,目前拟议中的人权理事会投票程序和机构组成等问题上,有两个主要的提议:“一些国家认为,新的人权委员会应该具有全会的性质。也就是说,其成员应该包括所有191个联合国会员国。另一方面,持反对意见的一些国家认为,这个新的人权机构应该更小一些。成员数量应该比现有的人权委员会要少。我们将和所有各方进行协商,以便确定一个可以被各方接受的方案。”

*改革巩固联大权威地位*

作为本届联大主席,让·平也非常关注联大自身的机构改革。他说,联大去年通过了两项决议,其目的是为了改进联大的工作方法、恢复联合国在成立之初赋予联大的使命、同时强化联大主席的地位。第59届联大的主要任务之一,就是要贯彻实施这两项决议的内容。今年,联大还在审议另外一项决议草案,以进一步巩固联大的权威地位。

让·平说:“这项新决议草案和联合国安理会的工作有关。因为在联合国最初成立的时候,联大和安理会这两个机构的使命是非常具体的。但是我们注意到,在过去的若干年里,联合国的这两个主要机构的使命有的时候出现重叠的情况。另外,联大处理的议题有的时候过于繁杂。我们有必要在这方面做出精简,把精力集中在现存的问题上,同时放弃一些我们认为已经过时的议题。”

*让·平血统一半来自中国*

让·平主席在采访即将结束的时候,还愉快地谈到了他本人的中国渊源。他说,他的父亲祖籍浙江省,在上个世纪20年代经由法国辗转移民到加蓬定居。他本人的血统一半来自中国、一半来自加蓬。让·平说,他虽然不会讲中文,但是自己名字里面的“平”字在汉语里有和平、安宁的意思。让·平幽默地说,他自己是个生性平和的人,同时致力于和平事业,因此这个名字对他来说再合适不过。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