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8:51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中国骚扰艾滋病活动人士遭批评


国际人权组织呼吁中国政府停止骚扰、殴打和拘禁国内防治爱滋病活动者。人权组织也要求中国取消对那些积极参与防治艾滋病的民间团体的重重限制。

*艾滋病防治人员遭骚扰监视拘禁*

总部设在纽约的人权组织“人权观察”星期三针对中国艾滋病防治团体和个人的人权状况公布最新报告。研究人员在调查访问中发现,尽管中国高级官员表示要鼓励公民社会,但是许多艾滋病防治人员仍然受到政府的骚扰、监视、拘禁,有的甚至还遭到殴打。此外,为了防治艾滋病而成立的民间组织也面临重重限制,遭遇资金短缺、难以运作的困难。人权组织批评中国因为担心对社会失去控制而加紧对民间组织施加压力。

此外,人权观察还抨击中国以色情法规为由,监控因特网上向同性恋提供艾滋病相关信息的网站。同性恋是艾滋病的高危险群。

*艾滋病人经常得不到实际救助*

尽管北京当局不断表示要防治艾滋病,但是中央对各地方的资源分配不均,加上地方政府的腐败,经常使得艾滋病患者得不到实际的救助。人权团体说,民间组织是防治艾滋病的最前线,政府不应该予以限制。

人权观察的发言人塞南告诉记者,这个报告所显示的不只是艾滋病工作者和团体的人权受到侵害,艾滋病患者的人权也因为得不到帮助而遭到践踏:“艾滋病患者得不到应有的教育和照顾,这使得他们的人权未来可能受到更进一步的侵害。特别是孩子。他们可能流落街头,最后进入色情行业或是成为童工。中国政府对此有很大的责任。”

塞南担心,如果中国政府连防治艾滋病这样受到国际关注的团体都予以打压,对其他的人权团体来说是个警讯:“尽管中国对民间组织向来严厉,但是我们必须承认,中国给民间艾滋病团体还是比较多的特权。如果连艾滋病团体都遭到打压,那些宗教和少数民族的民间团体的前景可能就不乐观了。”

*政府限制艾滋病活动人士行动*

中国政府密切关注国内的艾滋病活动人士。在北京成立“爱知行动”的万延海,2002年因为涉嫌泄漏国家机密被捕,拘禁了10天。78岁的退休医生高耀洁参与公布河南卖血造成艾滋病蔓延的情况,得到国际的肯定,但是中国政府却禁止她前往美国领奖。

高耀洁说,中国政府过去时时监控她的行动:“比如我去农村。去年我去,谁要能报告说我来了,就赏谁500块钱。那一次我们到了,差一点被抓住,后来跑了。我看情况不好跑了。不过现在好了,现在他不打,也不逮捕你,也不饿你,光是赶走你就行了,比90年代好了。”

*有人假借帮助病人,发艾滋财*

高耀洁注意到,现在河南出现了许多假借帮助艾滋病人名义而发艾滋财的不肖团体。她担心这些团体和政府挂钩,所以没有受到取缔:“有些人是名义上打着旗号说照顾艾滋病人,实际上是想发艾滋财。这里面还不是一个两个,可多了。这个问题应该政府出来给我们想办法,可是又没有人出来干。我给你举一个例子,名誉上是北京关心下一代协会,而且又是河南关爱之家。实际上是当地一个刁民和卖药的。(政府取缔他们吗?)谁取缔?他们背后都有黑后台的。”

报告说,目前遭到最多政府打压的地方在河南。但是人权观察指出,河南艾滋病问题已经为世界所周知,当地也有许多记者,使得问题有曝光的机会。人权组织担心在中国其他的偏远地区不但问题更严重,而且还无法向外传递。

根据中国官方的统计,中国艾滋病人数总共有84万。联合国估计,到2010年,中国的艾滋病人数将上升到1000万人。

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星期一会见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执行干事皮奥。他表示,近来中国的艾滋病防治工作已经取得成效。中国政府将加大艾滋病防治工作的力度,并且有决心有能力控制艾滋病。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