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01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民运和台湾 新书《紫阳千古》


今天的对比新闻,首先介绍中国环球日报最近一篇关于北京之春杂志接受台湾资助,支持台独的报道,还要对比介绍有关当事人、天安门事件学生领袖王丹的解释和声明。然后我们要介绍最近香港出版的一本由张伟国,吴国光,鲍璞编辑的海内外人士对赵紫阳逝世所写的报道和文章集,以及前人民日报社长胡绩伟写的前言。

我们希望通过对比介绍,让大家能够从不同的声音中,得到事实的真相。

接下来就让我们看看最近人民日报旗下的环球时报的一篇关于海外民运刊物北京之春的文章。

*环球时报:台当局资助“民运”*

这篇文章是6月3号刊登的,也就是在六四天安门屠杀事件16周年纪念日的前夕。观察家认为,通过选择发表这篇文章的时机,可以达到贬低六四天安门学生民主运动领袖,把民运和台独联系起来,从而引起读者对海外民运的不满和反感的效果。

这篇文章被标上环球时报独家报道四个字,凸现出编辑部对这篇文章的重视。文章的标题是《台当局资助“民运”分子(独家报道)》。副标题是《有些人为了钱自甘沦为分裂势力的工具》。

环球时报的这篇独家报道爆出海外民运刊物是台湾国安局出资设立的新闻。环球时报说:“海外‘民运’组织接受台湾当局资助已不是新闻,就连《北京之春》杂志社本身,也是由台湾‘国安局’出资设立的。“

**环球时报批王丹*

环球时报还点了王丹和王军涛的名字。环球时报说:

“吃人嘴软,拿人手短。这就是为什么‘民运’分子自甘沦为台湾一些反华、分裂势力的工具。据了解,《北京之春》的‘编辑委员会’成员都由台湾‘国安局’定案,社长王丹在人事调动方面的安排也得经过‘国安局’。

“王丹已经于2005年1月到美国国家民主研究所了解有关在中国开展项目的问题。‘民运’还提出把工作重点放在炒作中国国内弱势族群问题上,具体计划是通过国内调查机构进行调查,同时资助部分社科界学者,撰写报告,制造舆论,以制造民众对政府的反感。这些建议得到了台湾当局的认同,‘国安局’表示会全力支持。”

介绍了环球时报文章的要点之后,我们要对比介绍不同的声音。接下来让我们听听环球日报这篇文章中提到的王丹对这件事情是怎么说的。

*王丹:环球时报无耻造谣

王丹最近给我们寄来了一篇文章,文章的标题是《关于〈环球时报〉造谣的声明》。王丹在这篇声明中说:“6月3日北京的《环球时报》发表报道,指称《北京之春》接受台湾资助‘支持台独’。”

王丹在声明中说:“该报这篇所谓‘报道’充满捏造和谎言,其行径已经达到无耻的地步。比如说我‘2005年1月到美国国家民主研究所了解有关在中国开展的项目的问题’,事实上,当时我人在台湾的中央研究院从事论文资料的收集工作,根本不在美国。我更从来没有跟什么‘美国国家民主研究所’打过交道,是否存在这样一个机构我都表示怀疑。这样无中生有的指控居然刊登在作为国家喉舌的党报上,只能证明中国共产党已经堕落到了痞子政党的地步。”

*王丹:利用民族情绪抹黑民运*

王丹在文章中分析了环球时报发表这篇民运和台独文章的动机和背景。王丹在声明中说:

“这篇造谣文章选在6月3日发表,其破坏纪念六四活动的动机更是极其明显。近年来,中共一再用造谣的方式,企图把民运人士与台独挂在一起,利用民族主义情绪以抹黑民运的意图路人可见。

“我因为博士论文写的是台湾1950年代的白色恐怖,近年来多次到台湾地区收集资料,这本是任何博士生都必须进行的田野调查,我在哈佛历史系的同班同学与我同期在台湾中央研究院进行论文写作的就有4人之多。这样的常规学术行为,中共却一再指控是政治活动,只能说明中共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王丹最后表示,他对中共对他个人的抹黑并不在乎,但是,事实一定要澄清,相信世人可以做出正确的判断。

*中国报道赵紫阳逝世千报一面*

接下来我们要对比介绍中国官方媒体和海外对赵紫阳逝世的报道。

赵紫阳逝世的消息,中国没有一家媒体,包括中国共产党中央机关的党报人民日报在内,敢于独立发表一篇相关的报道,而只能千人一面地采纳新华社的通稿。

在人类进入20世纪之后,互联网已经突破国界,把全世界连接在一起的时候,中国还在实行这种通稿制度,中国任何人,任何新闻机构,任何新闻单位,都不能独立报道和赵紫阳逝世有关的新闻,凸现出中国经济片面发展成为世界大国的同时,在信息流通领域仍然远远落在世界其他国家的后面。

*海外出赵紫阳纪念文集

和新华社关于赵紫阳逝世的短短几句话的新闻稿形成对比的,是海外媒体对这个事件的广泛报道。前人民日报评论部高级评论员,曾经参与中国共产党十一届三中全会公报写作的吴国光,前世界经济导报驻北京记者站主任张伟国,六四事件后被关押在秦城监狱中的中国党政干部中级别最高的官员鲍彤的儿子鲍璞三人最近联合编写了一本新书,《紫阳千古──赵紫阳纪念文集》,以纪念“六四”十六周年。 16周年的前夕上市。

前人民日报社社长胡绩伟,为这本书写了序言。可以预料的是,和《往事并不如烟》等书籍一样,这本书将成为中国的又一本禁书。中国的新华书店也不会出售这本书,大多数中国读者根本不可能看到这本书,当然,中国读者也不可能看到胡绩伟为这本书写的精彩序言。下面美国之音对比新闻就为听众朋友摘要介绍胡绩伟为这本书所写的序言。

*鲜明对比*

胡绩伟说:在赵紫阳逝世之后,尽管当局最高度的压制人民的悼念活动,最低度的限制告别的规格,最大限度的控制天上地上的舆论,创造了最冷血心肠的记录,但在香港,在台湾,在全世界,悼念紫阳的文章、诗词和挽联,仍然在几天内连篇累牍,各种网路上更是铺天盖地,成为压倒一时的舆论中心。

胡绩伟说:但是,大陆十几亿人民却只有少数人悄悄地偷听、偷看、偷印、偷传,一个新资讯,马上一传十,十传百,百传千,传遍全国,但也只能知其一二;一份香港的报刊,辗转传阅、复印,如获至宝。绝大数人还是处于捂耳、塞耳、封口状态,还以为世界上也像大陆一样,舆论瞎哑,鸦雀无声。

*胡绩伟论中共内部九大怪*

胡绩伟在《紫阳千古 纪念赵紫阳文集》一书的序言中,对赵紫阳所犯下的所谓“分裂党”的弥天大罪进行了分析,并且总结出中共内部荒唐的九大怪。

胡绩伟在文章中说:“ 本来,党中央对重大政治问题存在不同意见,是十分正常的事。有了不同意见,就研究,就讨论,甚至争论得面红耳赤,都是好事。 对于天安门百万学生的示威游行,在如何对待的问题上出现了不同意见,也是正常的。

“邓小平等人主张压服,甚至不惜用武力镇压;赵紫阳等人主张说服,强调用和平的办法在民主和法制的轨道上解决问题。中央高层出现了这样明显不同的意见,这也是正常的,在适当的会议上讨论解决就是了。可是邓小平等人却认为:你这个赵紫阳公然敢提出和我邓小平完全相反的主张,这还了得!于是给赵扣上一个“分裂党”的大帽子。

“总书记不同意你军委主席的主张,为什么就是‘分裂党’?反过来说,你军委主席坚持反对我总书记的主张,为什么就不是‘分裂党’呢? 这是怪事之一。”

胡绩伟在《紫阳千古 纪念赵紫阳文集》的序言中总结出中国党内政治第二大怪是: 像如何处理天安门广场学生示威活动这么重要的政治问题,起码应该由中央政治局来讨论决定,怎么能在五个常委的扩大会议上就拍板定案了呢?

胡绩伟写道,在常委会上,对邓小平的主张进行表决时,两票对两票,怎么能算通过呢?邓小平既不是常委,又不是政治局委员,有什么资格拍板说:既然多数同意,就通过!这不是太荒唐了吗?可是这样大的决策,常委两票对两票,本来就应该重新讨论决定,或者交由政治局讨论才能决定。

胡绩伟总结出的怪事之三是:退一万步来说,就算你军委主席耍霸道,硬是要通过,我总书记扭不过你,只能退让,说:这个决定我执行不了,我辞职。这已经是“惹不起、躲得起”的无可奈何的大退让了。可是邓小平还不罢手。俗话说,“得理得饶人”,而这位邓大人“不得理也不饶人”,你退让,我也不罢手,还是硬要给你加一个“分裂党”的罪名。这不是天下最奇怪的事吗?

怪事之四。党的总书记是由中央委员会选出来的,要批准他辞职,只有中央委员会经过讨论才能表决通过。可是邓大人竟然霸道到这种程度,我先停止你总书记的工作,由政治局批准就行了,中央委员会算个啥,都得听我邓大人的!

怪事之五。赵自动辞职,还有罪。再退一万步,就算有罪,也得交党的纪律检查委员会来决定,按党的纪律来处理,邓大人公然把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也抛在一边。

怪事之六。按照党章,党的纪律的最高处分是开除出党,并没有“软禁”这一条。邓公然将赵紫阳处以软禁!这是违背党章啊!这位邓大人把党章也置之不顾。

怪事之七。要知道“软禁”是刑事处分,按宪法应该交由司法机关来正式审理,经过原告和被告双方委派律师来答辩,最后由陪审团集体决定,正式判刑。共产党在邓的把持下,公然无视国家法律和司法机关,私刑拘押,私刑判罪,这不是无法无天吗?

怪事之八。中共第四代领导核心上台以后,口口声声说要尊重宪法、以法治国,而宪法的核心思想是保障人权。共产党的总书记是党的最高领导人,通称为“党和国家领导人”,是国家元首级的人物,可是,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总书记的人身自由也可以任人剥夺,这不是违反宪法吗?

怪事之九。按共产党的理论,社会主义的民主,比资本主义的民主高千万倍。事实上连党的最高领导人的人身自由也得不到保障,却偏偏自诩为民主国家?还要大吹特吹,说中国是人权记录很好的国家!说这话的人不觉得脸红吗?实际上,从毛泽东起,他就自称是“秦始皇加马克思”(其实是秦始皇加斯大林)。在历代核心的领导下,就是无法无天,什么党纪、国法、宪法都踏在脚下,难道这也配称为民主国家吗?

胡绩伟还说:八怪九怪,还可以追问下去,十怪十几怪都可以列举出来。这是为什么?归根究底,原来自称信奉马克思主义的中国共产党,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枪杆子主义。枪杆子出党、出政权、出一切;马上夺天下,还得坚持马上治天下。口头上说是“党指挥枪”,实际上是“枪指挥党”,党凌驾于一切之上,枪也就决定一切了。所以一个不是政治局委员、更不是常委的党中央军委主席邓小平,俨然是具有无上权威的太上皇,掌握着总书记的生杀予夺大权,这就是共产党这个军事独裁者专制的实质。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