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58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国际笔会吁中国释放被关作家记者


国际笔会第71届大会正在斯洛文尼亚举行。大会星期天通过了关于中国的提案,呼吁中国政府释放被关押的作家、记者、以及在互联网上发表意见的网民。国际笔会还要求中国当局停止滥用颠覆罪和泄密罪迫害作家和新闻工作者。

国际笔会第71届代表大会6月14日至21日在斯洛文尼亚举行,总共有来自世界各国的500多名代表出席。大会在星期天无异议通过了由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提出的中国提案。

*会议谴责中国压制言论自由*

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副会长陈迈平介绍说:“全数决议的内容主要是对中国当局对言论自由的迫害提出了强烈的谴责。提到的地区不光是汉语地区,也包括了西藏、新疆、香港、澳门。包括提到了具体的案例。”

提案敦促中国政府释放包括师涛、程翔等19名遭到监禁的作家和记者,呼吁中国政府停止检查因特网网页,释放在因特网上发表观点的网络作家。还要停止滥用“颠覆罪”和“泄密罪”指控作家和新闻工作者。

这份关于中国的决议要求中国批准已经签署的《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公约》,进行司法改革,确保公平审判以及律师和犯人的权益,停止劳教制度。

成都大学教授王怡是唯一直接从中国赴会的代表。他指出,自从胡锦涛上任以来,中国打击言论自由的力度加强:“按照我们笔会的不完全统计,约有45名大陆作家、记者、包括 编辑在狱中。我们最近几年特别关注大陆对互联网管制所带来的新的案件。”

*侵害出版自由是值得注意新情况*

王怡说,除了记者、作家和网民先后被捕之外,中国政府开始打击私人印刷,侵害出版自由是值得注意的新情况:“胡锦涛取得政权以来,出版自由这一块受到的打压得非常严重,我们几乎在正规的出版物上看不到什么好书。如果我们突然发现一本好书,事后这本书一定会被查禁。 我们笔会的作家于是淳,他最近出了一本书叫做《非常道》,卖得很好。但是这本书最近面临压力,不让他再印,理由很荒谬,说他这本书格调不高。这样子就慢慢出现了私人出版的浪潮。我们的东西不能在国家把持的出版社出版,我们自己把它印出来,送给朋友,在小圈子里交流,像《李慎之文集》这样的。我想在未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私人的出版是在大陆争取出版自由,对抗国家新闻审查制度的一个重要的一块。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开始关注出版自由。这涉及作家对自己创作的表达。”

王怡本人也受到这一轮打击行动的波及。今年3月底,他私人印刷的4种出版物,总共906册,在快递的途中被四川省新闻出版署市场稽查总队查扣。王怡本人则涉嫌非法出版。

王怡认为私人印刷并不违法,而且宪法35条还保障公民的出版自由。他已经在5月底提出行政复议,除了要求归还被没收的书籍,也要求对出版法予以明确规定。

王怡说,尽管他获得胜诉的机会微乎其微,但是他相信判决结果将会造成对他有利的舆论:“我们会在理论上、正当性上占优势。他可以不接受,也可以判决败诉,但是这样的判决是要付出道义上的代价。除非他在技术上作得更好,理由比我还正当。这点我充满自信。我相信他的判决、对我不利的判决一定是一个粗暴的判决,一定是在道理上站不住脚的判决。这样判决的结果和他在公共领域发挥的效果会是两回事。”

*国际笔会保护作家发表言论权利*

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副会长陈迈平强调,国际笔会保护作家发表言论的权利,不评断作家的意见是否正确:“其实不在于意见本身正确与否。只有国家政权有能力迫害作家,所以我们才批评他。作家没有任何迫害政府和国家的权力。我们不是说作家提的意见是百分之百正确的,但是国际笔会的意思就是,言论自由的意思也是,言论的权利是国家不能剥夺的。”

独立中文作家笔会2001年成立,现在全世界有会员150多人,其中一半在中国。国际笔会成立于1921年,下设四个主要的委员会,包括狱中作家委员会、作家争取和平委员会、妇女作家委员会、翻译和语言权利委员会。北京、上海、广州、台北、香港、西藏流亡政府,各地都有笔会。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