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09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澳人上街游行促善待外国难民


6月20号是世界难民日。在澳大利亚悉尼和墨尔本等城市,数以百计的人上街游行,要求政府善待外国难民。上个周末,一些被澳大利亚政府关押的中国难民以自残方式表示抗议。

*申请庇护中国人激增政府担忧*

目前被关押在南澳大利亚一处非法移民拘留中心的余丽霞(译音)和她3岁大的女儿被关在一起。她的女儿自出生后就没有与外界接触过。3年多的拘留中心生活使余丽霞感到孤独无助。她的唯一希望就是澳大利亚移民当局能够尽快审批她的难民申请。

按照澳大利亚法律,“黑名”或者是非法移民将会受到强行关押。据了解,余丽霞是以中国的独生子女政策为由在澳大利亚申请庇护的。她在接受采访时说她由于“超生”,而不敢返回中国。

统计数字显示,在过去6年中,总共有5800多名中国公民在澳大利亚申请庇护,要求得到难民身份。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在澳大利亚避难,引起了堪培拉政府的担忧。

*政府宣布放宽难民政策*

不过,由于近来澳大利亚执政党议员对政府对待寻求庇护者的强硬政策感到不满,保守的霍华德政府已经宣布,计划允许象余丽霞这样的在押者带着孩子走出拘留中心,生活在社区之中。余丽霞对此感到高兴。

她说:“当然了,我们希望能够这样了。我们等于说是和外界完全隔离,因为我们不懂英文。只懂一点点,报纸也只会看一点点。我们不是知道很多东西。有的时候还需要别的人来告诉我们。”

*多名中国人拘留中心自残*

然而,就政府对移民法案的修改,澳大利亚难民行动联盟的发言人林特尔却认为这是微不足道的。他说,上个周末,悉尼维拉伍德非法移民拘留中心13名中国公民自残事件就可以看出澳大利亚政府根本不理会难民申请人的申诉。

他说:“澳大利亚政府光担忧申请难民的人数,然而,我认为政府应该更加关注世界上对人权的践踏,履行作为民主国家的职责。相反,现在澳大利亚政府希望避免接受更多的寻求庇护者。”

上周末,一名申请庇护的中国妇女首先割腕抗议政府可能会驳回她的申请,计划将她遣返回中国。结果12名中国来的被关押男子也以割腕的方式声援这位妇女的行动。

这些人指控堪培拉允许中国驻澳大利亚官员对他们展开问话,实际上就是把他们的生命安全置之度外。他们担心回到中国之后会十分恐惧。

*以法轮功为由似成一种趋势*

近来,几位前中国官员,例如前中国驻悉尼总领馆政务领事陈用林等人纷纷在澳大利亚以支持法轮功为理由申请庇护,更成为澳大利亚移民体制中中国公民难民申请令人注目的焦点。

星期一,一名中国女留学生也表示她自己是一名法轮功成员,会在返国后受到迫害。墨尔本大学亚洲研究院中国问题专家高佳博士指出,目前澳大利亚政府对此感到十分的担忧。

高佳说:“从最近澳州政府对最近发生的一系列事件的反应可以看出来,澳州政府是非常担心。当然, 从表面上看,看到的是他们非常的慎重,或者是力求低调处理。 对于这些申请者背后的中国的人口来说,过多人效仿,对澳大利亚将会是一个巨大的压力。对于它的整个的移民计划是一个压力,甚至对于中国,无论旅游,还是读书这样一些市场的开放都要造成一种巨大的影响。”

*难以搞清申请人真正身份*

近年来,澳大利亚政府刚刚阻止大批的船民非法涌入澳大利亚。堪培拉不想看到的是大批中国公民在以合法身份进入澳大利亚之后,以法轮功作为理由提出避难申请。这样一来将会严重延误正常的审理程序。高佳分析说,就目前的数字来看,中国公民在难民申请方面有将近6%的成功率,很多人可能会抱着试试看的心态,等上几年的时间。

高佳说:“怎么能够判定这些案例到底有多么严重,我觉得是非常难以判定的。特别是现在这些大量的法轮功人士, 他们到底原来在国内有没有参与,在国外的运动,到底在多大程度上中国政府能否重视,将来他们如果被迫回去的话,能否受到迫害。我们都很难证明这些事情。”

星期一,澳大利亚《悉尼先驱晨报》援引中国大使馆官员的话说,曾自称在天津610办公室工作过的郝凤军其实只是一名低级民警。他是一名因受贿指控而潜逃的人士。据说郝凤军舍弃妻子和儿子,与另一名女子以旅游身份到达澳大利亚,而后申请庇护。

不过,郝凤军的律师反驳了这些指控。

从这一个人的身份验证就可以看出堪培拉要想搞清难民申请人的身份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这也就是为什么澳大利亚移民部希望极为低调处理法轮功人士或是法轮功支持者的避难申请的真正原因。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