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8:04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如何治理密苏里河争议不断


正当美国人纪念刘易斯和克拉克探险队首次从东向西横穿美国探险活动200周年之际,各种纪念活动在密苏里河沿岸地区已经纷纷登场。探险家梅瑞威德尔·刘易斯和威廉·克拉克从美国中西部到太平洋沿岸然后返回的3年探险旅途,很长一段时间是沿着密苏里河进行的。

不过,虽然人们纪念刘易斯和克拉克探险活动200周年主要关注的是这条传奇般河流的过去,但是有关这条大河未来的争论仍然在继续。

*密苏里河个性鲜明*

很多人都赞同这样一种说法,那就是密苏里河是一条有着鲜明个性的河流,其绵延4000公里的水路蜿蜒曲折,落差巨大,水流湍急。但是,在如何治理这条难以预测的河流问题上,则是众说纷纭,莫衷一是。

密苏里州哥伦比亚市的杰夫·巴罗协助经营着一个名为“援救密苏里河”的清洁组织。他同时也是一名铁杆独木舟爱好者,他说,泛舟密苏里河,实在有一种脱胎换骨般的感受:“你感觉得到,水流就在你的脚下奔涌流淌。不论我在哪里划舟,都不会遇到阻碍或者其它的不便,感觉的只有绵延不断的水体,同时还有一种自惭形秽和充满力度的复杂感受。”杰夫·巴罗说,他希望密苏里河能够更多地重现过去那种自然的状态,重新和附近的冲积平原和湿地相连。

但是密苏里州奥里克的汤姆·沃特斯表示,冲积平原只是把洪水说得好听一点的名词。他是一个家庭农场的第七代传人,也是“密苏里大堤排水协会”的主席。他向外凝望密苏里河,回忆着1993年淹没毁坏了他很大一片庄稼地的那次洪水泛滥。

沃特斯说:“今天的密苏里河看上去很宁静安祥。但是我也有很多这条河不是那么平静、甚至是河水暴涨、桀骜不驯的记忆。当河水漫出堤岸,就会给许许多多的人造成很大的问题。”

*记者关注治理河流争论*

记者比尔·兰博瑞在密苏里州多年的采访旅行中听到了很多这样截然不同的观点。作为《圣路易斯邮报》驻华盛顿的记者,他采写了题为“大泥泞布鲁斯:有关刘易斯和克拉克走过的密苏里河的真实故事和混乱政策”的报导。当他注意到从美国国会、美国渔业及野生动物局,一直到负责监管河流治理项目的美国陆军工程局这些官方机构针对密苏里河产生了如此多的争议之后,他开始了自己的采访旅程。

兰博瑞说:“这里面有环境保护的问题。毫无疑问,最近几十年当中我们利用治理这条河的方式,已经对一些濒危物种造成了伤害。因此,在濒危物种和航运者以及农场主的需求之间就存在两难的选择。但是这里的争斗是有关水量充足的问题,和刚才所说的完全无关。目前这场争吵处于最为激烈的阶段。密苏里河上游的几个州深受水源枯竭造成的乾旱之苦,下游的一些州,特别是密苏里州,则需要饮用和发电所需的水量。”

兰博瑞从控制密苏里河的努力开始,来探究分歧的所在。他说:“控制河流当然是为了航运以及驯服洪水。让我们回到上个世纪中叶,当时我们的一些优先考虑的事项和今天有所不同。那时我们毫不犹豫地修建巨型水坝,在全国进行大规模的工程建设。因此,也许在美国历史上最大胆的工程项目之一,至少从环境角度讲,就是在这条最长的河流上修筑水坝。”

*修建水坝有利有弊*

但是,随着对环境以及历史遗迹保护的关注程度不断增加,人们对密苏里河的治理已经产生了疑问。戈登·朱利奇是杰克逊县公园和休闲娱乐管理处历史遗迹管理员。在靠近密苏里州堪萨斯城的奥赛奇堡密苏里河边的一个地点,他指出那里曾经是一处急转弯的河道:“过去那里行船非常危险。到了1950年代,陆军工程局进行施工,开凿打通水道,消除了这段河道所有的弯曲部份。你现在看到的几乎是除了修建水坝、锁住河道之外,现代人类可以在河流上修建的一切工程。”

在密苏里河对岸不远的一个地方,汤姆·奥里克摊开几张不同时期的地图,用来说明在过去的两个世纪岁月里,密苏里河根本没有发生那么大的变化:“这些弯曲的河道稍微有些改变,但是这些改变并不是象有些人希望你相信的那样,覆盖了整个冲积平原地带。原来的密苏里河可不是象现在这样河面宽阔,水流顺畅舒缓,当年那是一条咆哮危险的河流。”

尽管汤姆·沃特斯支持陆军工程局进行的大部份工作,不过他同样认为政府各部门之间的争论,淹没了来自直接受到密苏里河影响的平民百姓的呼声。对这个问题持其它观点的人也感同身受。

记者比尔.兰博瑞说,修坝付出的代价不仅是印第安人的家园,而且是他们的墓地和神器:“对有尊崇已故先人传统的印第安人来说,这种做法对他们的心理造成的打击影响非常大。已经有人为此对簿公堂,在密苏里河沿岸地区也发生过很多次示威抗议活动。但是我认为,从广义上讲,这牵扯到一个问题,那就是在密苏里河两岸生活最久的民众,是否对这条河发生的一切有发言权。”

*印第安人抗议所受损失*

兰博瑞表示,有冲突历史的印第安人部落正在发出同一个声音,抗议他们所受的损失。把其它持各种观点的组织联合在一起的努力也在进行当中。戈登·朱利奇表示,杰克逊县公园和休闲娱乐管理处一直和美国陆军工程局以及美国渔业及野生动物局一道合作,保护奥赛奇堡,那里正在修建一个新的参观教育中心。探险家威廉·克拉克在1808年建立了这座要塞,那里还保存着印第安人的神器。

朱利奇说:“我们努力在做的工作之一就是让这里的植被多样性恢复到19世纪初期刘易斯和克拉克那个年代的本来面貌。时光不可能倒流,但是我认为我们有责任对环境努力加以保护,尽力而为,无愧于后人。”

在密苏里州的另外一端,“援救密苏里河”组织最近在圣路易斯进行了一次大规模的清扫行动。一位女孩说:“我们清除了大量的瓶子、牛奶罐和桶子。我们还发现了一大片金属板。”

大约350名志愿者参加了最近的清洁行动,他们当中有十几岁的青少年,也有航运公司的官员。杰夫·巴罗就是此次行动的组织者之一。他说:“我觉得在美国,至少到最近,人们还是把河流看作是把人们分开的一湾水而已。比如说,以河流划分州界。目前密苏里河上游和下游各州之间发生的政治分歧,就是河流把人们分开的例证之一。我喜欢清除活动的原因之一,就是这项活动可以把人们联合起来。”

不论哪里的人们如何看待密苏里河,把它视为电力和水利的来源,或者是对他们生活的一种威胁,或者仅仅是一种自然的力量,抑或是活生生的历史写照,反正很多人的生活都与密苏里河息息相关。现在面临的挑战是建立更多的论坛,让所有这些人的声音都可以被听到。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