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22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日本靖国神社之争面面观


靖国神社问题是中国副外长戴秉国此次访日期间要跟日方协商的重要内容之一。尽管受到中国方面的强烈反对,可是日本右翼人士却列出了种种理由,支持小泉纯一郎首相参拜靖国神社。他们的观点受到一些中日问题专家的批驳。

日本靖国神社是喧闹的东京市区里一块安静的园地,这里供奉着日本历史上250万阵亡军人,其中包括被定为甲级战犯的日本将领。

就是这座安静的神庙引起了中国和韩国等亚洲国家极大愤怒,北京和首尔指责说,小泉参拜靖国神社显示,日本对帝国主义时期的占领和殖民主义行为缺乏忏悔,企图美化它的军国主义历史。

*民调:日本人多反对首相参拜*

日本政界人士最近也对小泉提出尖锐批评,甚至在以他为首的保守派自民党内,也有人提出置疑。与此同时,日本民间的反对呼声日益增强。据美国《洛杉矶时报》报道,最近的一次民意调查显示,将近五分之三的人反对首相参拜靖国神社,这和以前支持和反对的人大体各占一半的局面相比是个显著的变化。

可是支持小泉首相参拜靖国神社的人表示,向那些为国家捐躯的人表达敬意有什么错?首相悼念阵亡将士难道不是一件很自然的事吗?

*靖国神社的宗教和政治*

一些专家指出,其实靖国神社并不是单纯的宗教场所,而是有着它的政治意义。设在加州美中日比较政策研究所所长赵京说:

“从表面来说它好象是一种宗教仪式,人死了,即使他是战犯,人死了,我们去参拜一下,这也是人之常情。可是事实上事情并不是这样,靖国神社边上有个战争博物馆,那纯粹是一个日本军国主义的历史。那说明,日本人的内心也是把靖国神社作为一个政治目的在利用,而且这个政治目的很显然,就是否定它的战争罪行。”

*将士之别 悼亡和论战*

日本主要报纸朝日新闻也发表评论说,悼念在战争中阵亡的父亲、丈夫和儿子确实是一件很自然的事情,事实上,生活在和平时期的人应该记住战争带来的痛苦。可是把纪念阵亡将士和对战争的评价结合起来却是错误的,纪念那些对战争负有责任的人更是错误的。评论说,战士是无条件的服从,可是军事领导人则是有选择的,要分清两者的区别。

*当年审判不合国际法?*

支持小泉参拜靖国神社的人还对东京判决的合法性表示怀疑。日本的另一家大报读卖新闻发表评论说,宣判日本甲级战犯的东京国际法庭是在以美国为首的占领体制下建立的,它的判决不符合国际法。持这种观点的人表示,东京国际法庭的审判团由美国、英国、法国和中国等国的11位代表组成,没有一个人来自中立国,所以东京裁决违背了国际法的正义原则。

不过日本问题专家赵京表示,这种观点的根源是否认日本的战争罪行。

赵京:“ 它是没有法律根据的,日本政府从法律上和官方都是完全接受远东裁判的结果的,它从国际法和对外关系上也是这样讲的。但是在日本内部,特别是比较强大的右翼势力,他们有他们的逻辑。实际上和纽伦堡对德国的裁判相比,远东裁判对于日本来讲已经宽大了很多了。”

设在维吉尼亚州的政策设计师国际总部主席琼斯也表示:“日本是战败国,被迫无条件投降,他们必须接受强制性安排。日本在战争中有极大的侵略行为,侵略和占领了当时的满洲国,在此期间杀害了很多中国人,另外还有南京大屠杀。根据国际法,日本的行为可以合法地被定为战争罪行。”

不过琼斯表示,靖国神社中供奉的是19世纪以来所有的阵亡将士,是日本的历史。中国和韩国的感情是可以理解的,不过不应该有过激的反应,这样做有一点机会主义的意味。

*金援和赎罪*

与此同时,日本外相町村信孝指责中国拿了日本的钱,还抓住靖国神社不放,动不动就批评日本要朝着军国主义发展,他批评中国恩将仇报。町村信孝说,自从1972年日中建交后,日本以低利率贷款的方式,换取中国放弃战争赔偿的要求。据日本政府统计,至今为止,日本至少向中国提供了3万亿日元的经济援助。

可是分析人士指出,向中国提供金钱援助,并不等于还清了战争期间日本在中国犯下的罪行,更不能是伤害中国人民感情的理由。

*政界态度和六四影响*

美中日比较政策研究所所长赵京说,日本老一辈的领导人和民众多少对中国感到内疚,而现在的政治家大多数是战后出身,已经没有那种负罪感。赵京指出,特别是在中国军事镇压天安门民主运动之后,日本人对中国政府失去了好感。

赵京:“天安门事件给日本民众一个很深的印象,那就是说穿了,中国政府你讲的这些话,你本身有多少合法性来代表中国呢?那么这些政治家看到民众对中国的态度已经转向了,相对来说他们就不那么顾忌这些东西了。”

*展望未来*

赵京说,如果中国不加快民主化的进程,那么中日关系只会越来越差。不过琼斯则对日中关系的前景表示乐观,他说相信这两个大国会从各自的经济利益出发,会以理智和外交的手段来解决目前的争端。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