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9:06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美参院听证中国对美国防工业冲击


美中经济及安全问题审查委员会6月23号在国会参议院举行听证会,探讨中国的崛起对美国基础国防工业的冲击。

委员会主席、 国会民主党籍参议员理查德·达马托认为这是一次及时的讨论。他说,国会刚审查了“购买美国货”立法条款及其修正案。有关法案条款要求政府机构,包括国防部尽可能使用美国本国的资源,但是在用美国资源效益不好的情况下可以不用。有些立法人员对国防部如何利用这一规定避免有关条款的做法有质疑。

达马托又说,基础国防工业是否兴旺不仅根据国防部是否依靠外国资源来衡量,而且和全球化进程密切相关。基础国防工业如果要从全球化进程中获益,不仅需要公平竞争的环境,而且还得对有关机密采取保护措施。但是,这个委员会在2002年和2004年的报告中发现,中国在这两方面都构成了问题。所以,探讨美中贸易对美国基础国防工业的影响成为当务之急。

*生产能力转移海外引起担忧*

美中经济及安全问题审查委员会成员伍尔泽认为,美国工业的创新、提高生产力并满足美国军队的需要,一向是加强国防的关键因素。他说,如今令许多美国人关注的问题是,把美国的生产能力向海外转移会让美国无力在未来对安全问题作出及时反应。如果美国不注意自己的国防工业能力的话,那么一旦一场重大冲突要求美国提高新型武器生产,或者要求向本国武装部队提供情报及必要的物资支援的话,美国可能会无力做到。

伍尔泽说,有些关键性的工业正被转移到中国,这是委员会注意的焦点。此外,美国领导层还关注国防生产过渡依赖外国,包括盟国。万一盟友垮台或者拒绝和美国协作,美国就束手无策。他认为,工业生产力提高的关键是更新,以过度严格的立法和行政规定来限制工业和企业活动是错误的,过于集中规划或者施行“国家工业方针” 反而会损害美国的国家安全。

*独一无二关键技术值得保护*

伍尔泽还认为,如果一项技术、一种材料或者工业加工程序在全球市场广泛可得,那么就没有必要由于它属于基础国防工业而加以保护。国家安全不该成为保护主义的借口。他说:“我们应当把注意力集中在美国独一无二绝对领先地位的关键性军用技术、工业和技能上。”

这位保守派智库机构“传统基金会”的亚洲问题专家说,应当采用鼓励向研究和发展项目投资的方针,以支持基础国防工业的蓬勃发展。但是美国不需要有包揽一切的能力,应当和亲密的盟友协作分担。应当牢记不能对所有的贸易夥伴一视同仁,那些价值观和利益所在和美国非常接近的盟友是可信任的最佳夥伴。美国及其盟友对潜在的敌人必须保密,要保护关键性的和国防相关的独特技术。

伍尔泽说,美国的安全政策应该是对向潜在敌方及竞争对手提供的研究、发展和生产项目征收费用。也不允许潜在敌方窃取美国的技术,并且不允许他国把取得其它领域投资机会为诱饵来要求我们把有关技术转让给他们。

伍尔泽说,很少有国家在未来会对美国构成安全或者经济地位问题,而中国是其中之一。上世纪70年代晚期和80年代美中两国有良好的战略夥伴关系,两国在安全领域紧密协作,以对付苏联的军事扩张以及越南对柬埔寨和泰国的扩张。而中国军队镇压国内民主力量以及苏联的解体使得这一协作的基础产生了变化。

*中国投资海外影响美国防工业*

美中经济及安全问题审查委员会副主席罗杰·罗宾森在谈论美中贸易对美国基础国防工业的影响的时提出另一个问题也值得关注,那就是中国在海外的投资。他说:“我们要注意的是多半属于政府的中国公司在美国和其它国家购买有关国防的关键性技术或者军用敏感技术。中国要购买的不仅是石油和天然气,还有象金属钛之类的材料。”

罗宾森说,毫无疑问,中国为了本国的商用和战略所需而要落实这些材料的供应 。中国也对美国和他国的技术性公司感兴趣。这使人不禁想到和在投资中国的跨国公司内作技术转让相比,获取技术知识和管理财富的更有效途径,就是乾脆购买技术性公司。

众议院小型企业委员会主席唐纳尔德·曼佐洛认为,在大量中国产品不断涌进美国市场的形势下,非常有必要讨论美中贸易的影响问题。

*中美贸易顺差超过日美贸易顺差*

共和党籍的曼佐洛众议员说:“中国出口到美国的商品贸易顺差已经大大超过日本对美国的贸易顺差。我们可以探讨问题的根源所在,是否由于中国的工资水平低,还是因为中国政府压低本国货币币值的方针或者是由于盗用知识产权的问题。”

由于美中贸易对美国基础国防工业的几个领域都产生了影响,所以这次会议分别讨论了这些具体工业部门,它们是航天工业技术、制造业中的机床制造技术和特种金属冶炼技术、信息技术、半导体技术和造船技术。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