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04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海啸六个月后印度灾区努力恢复


去年12月26号南印度洋海岸遭到海啸袭击已经过去半年了,成千上万的幸存者正在努力恢复生计。帕斯里恰最近走访了印度的泰米尔纳德邦,在海啸中遇难的一万一千名印度人多半是当地居民。印度政府的资助几乎已经消耗殆尽,但是大多数家庭却还没有找到长期工作,也没有永久性的居所。

*渔业渔民首当其冲*

30岁的马罕德兰拥有一只崭新闪亮的蓝白色小船,一个义工团体把这只船赠送给他,取代在去年12月海啸袭击印度南部纳格伯蒂讷姆地区时他那只被波涛吞没的渔船。但是,当马罕德兰在一天的海上辛劳之后把船拖上岸时看上去还是那么垂头丧气。

他说,他克服了自己对海洋的畏惧,从上个月开始恢复出海打渔,但是每天收获都很少。他说,部份原因是风大,另外他每天打到的贝壳比鱼多。

在印度,最严重的海啸灾区是纳格伯蒂讷姆,当地的渔业正在缓慢地恢复,几十条小渔船分发给了当地的渔民,他们中的许多人象马罕德兰一样如今每天能挣两、三美元。但是还有好几百人至今失业。

他们在等待答应给他们的新船,但是新船还在建造中。还有些人的船是带马达动力的,要更贵一些,他们正在政府贷款的资助下修理遭到损毁的船只。

这些人中有许多都依靠政府以及救援团体在海啸后发放的救济金和物资生活。

*救援重建任务艰巨*

但是在海啸发生6个月后的今天,每月大约相当于25美元的政府补助即将中止。政府部门说,为了避免社区居民依赖救济而不能自拔,必须要停止补助金。

但是许多居民却担忧如何度过未来的几个月,因为这个重灾区的长期重建工程几乎还没有开始。

安妮·乔治是各义工团体的协调与资源中心的负责人,这个中心为纳格伯蒂讷姆争取到了几百万美元的援助资金。她说,最初的那股冲劲已经过去了,而前面还有艰巨的任务,很难保持冲刺。

她说:“在这个关口上,人们可能会认为进展慢下来了,但是,总的说来,我们现在处理的事务是长期性的事务,解决的问题是永久性的居所这样的问题。我们打交道的对象是那些彻底搬家、需要从头建立新社区的人。因此,稳扎稳打要妥当得多。”

*农业商业尚待恢复*

的确,在海啸灾区复苏经济是艰巨的任务,因为受灾的不仅是渔民,在印度南部和斯里兰卡东部的居民死亡人数达3万,丧失生计的人包括农民和商人。在斯里兰卡,有几十家从事旅游业的公司关门倒闭。

在印度,涌上陆地的海水淹没了大片土地,还渗入运河和水井,几十、上百的村庄因此化作废墟。很多农田至少在一年内无法耕种,当地农民只能望洋兴叹。他们说,经济恢复措施进展缓慢,因为最初的救援重点都放在首当其冲的渔业上了。

倡导农业的活动人士热瓦蒂帮助过一个小村庄利用当地发展的有机技术来降低土壤的盐硷度,以恢复农田、栽种蔬菜。但是她说,好几百个沿海村落都没有希望在即将来临的雨季栽种庄稼,因为海水冲上陆地的淤泥还没有去除,而且池塘也有待清理。热瓦蒂说:“大多数村庄里还是遍地瓦砾,跟海啸后第一天的景像一样,有些村庄仍然每天遭到海水冲浸,因为海啸冲走了所有的防护堤。”

*夏季酷暑生活困难*

人们还担心如何在临时建筑里过日子。随着夏天的到来,气温越来越高,而且热带雨季也即将来临。当最高温度达到摄氏36度的时候,这一排排的临时屋棚热得难以让人忍受。

渔民的妻子文娜雅吉今年45岁,她的家被海啸冲垮了。傍晚,她坐在自己的小棚屋外,在海风中乘凉。文娜雅吉以颤抖的声音谈起夏日午后酷暑的煎熬。她说,她希望有一个茅草屋顶的新家。

政府部门说,他们正在全力以赴建造几千所永久性的住房。在纳格伯蒂讷姆负责救济工作的政府官员普拉萨德说,地皮和资金都有,但是渔民们对在哪里建房却意见分歧。他说:“鉴于他们的生计便利,他们要把房子建造在靠海的地方。但是他们又害怕海啸再次来袭,所以他们想把房屋造在离海有一段安全距离的地方。所以为了两者兼顾,我们必须勘查几个可供选择的地点。”

尽管因此一再拖延时间,印度政府看来仍有信心,他们觉得,假以时日,他们一定会让纳格伯蒂讷姆恢复元气。

但是在斯里兰卡,政治问题使得援助工作复杂化,某些少数党派已经不再支持库马拉通加总统的政府,因为她正努力和泰米尔反政府组织达成协议,以分享海啸援助物资和资金。

在印度和斯里兰卡,那些被大海夺去一切的灾民只能祈祷:但愿他们的政府的重建家园的意愿和捐助人的乐善好施的精神将会发扬下去,直到他们自己能够再次站立起来。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