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57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美空军学院纠正宗教不宽容(2)


位于科罗拉多州的美国空军学院刚刚结束的这个学年讨论的热门话题包括:学生们都在选修什么课程?未来成为现役军官之后,他们希望被派往哪里工作?伊拉克战争以及全球反恐战争会如何影响他们等等。

但是,今年还有很受人关注的一个话题,这个话题就是宗教宽容。自从去年有人指责空军学院的基督徒教官试图改变学员信仰,以及非基督徒学员受到侮辱之后,这个问题很受重视。这也是所有学员必须接受“尊重所有人宗教价值观”课程培训的原因所在。

美国空军学院座落在洛基山脚下,由十几栋很长但是不高的白色建筑物组成,建筑物的四周绿草如茵。这个校园低层建筑的设计是为了衬托出校园中心建筑---教堂的雄伟身姿。这个教堂17个平行排列的尖塔高高耸立,俯瞰着校园,尖塔之间是彩色玻璃窗,巨型的银色十字架悬挂在布道讲坛之上。标牌上的文字告诉人们,这座巨大的教堂是一座“新教教堂”。在这座教堂的楼下还设有其它宗教的敬拜场所。

*无神论者不满夜晚活动有宗教祈祷*

对很多空军学院学生来说,校园中矗立的这座教堂,是个人信仰和履行军人使命之间存在联系的象征。但是来自亚利桑那州、即将毕业的四年级学生卡麦隆·拉顿却不这样认为。他说:“我们学生生涯中一些最重要的夜晚活动,每每以宗教祈祷作为开始,我完全无法苟同。我认为在军事活动或者其它军队仪式、庆典中,不应该包含任何宗教内容。”几天之后,准备接受飞行员训练的拉顿参加毕业典礼的时候,他会感到相当无奈,不得不委曲求全。

空军学院高级牧师迈克尔·惠廷顿上校祈祷时说:“公义圣洁的神,这个伟大国家的历史彰显著神的眷顾佑护,我们今天祈求你保佑这些毕业生。主啊,这是多么伟大的一天,我们将永记在心。”

虽然惠廷顿上校的祷告听不出是哪一种特定宗教的祷告,但是对于学员拉顿来说,这段祷告仍然让他感到不快。他说,自己在空军学院度过的四年时间里,曾经多次被迫聆听带有基督教特徵的祷告和其它陈述。

拉顿说:“记者先生,我是一名无神论者,因此,当我的上级来对我说,‘我的动力来自耶稣基督,全能的上帝’,以及‘这是我选择的道路’等等这些话的时候,会让我觉得被排斥在团队之外。怎么说呢?那种感觉是,既然我没有走相同的道路,那么我们在这里怎么能够实现同样的目标呢?”

*不少人报怨宗教不宽容*

拉顿在空军学院期间是相当特殊的一位。因为空军学院绝大多数学生都是基督徒,其余学生中绝大多数也都信仰犹太教或者伊斯兰教这样的宗教。但是尽管拉顿的宗教观在空军学院非常少见,但是他的抱怨却和很多人不谋而合。

空军学院的牧师美琳达·莫顿把该校存在的给一些学员施加压力、改变他们宗教信仰的问题形容为“全局性和普遍性”的问题。她说,由于一些信仰基督教的高级教官感觉受到冒犯,因此专门用于解决这个问题的培训项目被大打折扣。

另外,设在华盛顿的一个名叫“全美政教分离联合会”的组织今年4月发表了一份报告,报告详细叙述了该校非基督徒学员被称为“异教徒”的情况,并且指责一些高级教官在学员当中推广基督教。美国空军把这种做法称为滥用职权。

美国空军学院新设立的宗教宽容培训项目负责人维奇·拉斯特中校表示,这个项目的目的在于传达这样的信息:这种作法冒犯他人,损害空军的战斗力,属非法行为。

拉斯特说:“我们目前进行的这个培训项目的第一阶段包括两个方面,其一是提高每个人的认识,明白这个问题的实质以及我们这里存在这个问题的事实,这个问题确实存在,这是真的。其二是确保人们明白我们行动必须遵守的宪法准则、国防部的命令以及空军的指令。”

*宗教歧视违背美国宪法*

拉斯特表示,宗教宽容培训项目告诉学生和教职员工,宗教歧视和教官从事的改变他人信仰的活动,违背了学生们誓言支持和保卫的美国宪法。

空军学院学生凡尼莎·姆扎·特斯基表明自己是基督徒,她说至少她这一代已经明白了这个信息,这位很有志向抱负的人力专业学生以一名未来空军军官的姿态分析了这个问题。

特斯基说:“我们的空军变得更加多样化,越来越多地接触到其他文化和宗教。这是好事。我认为这给一名指挥官带来了新的挑战。但是从我们学校毕业的学生至少都能应付这样的挑战。”特斯基说,她在学院度过的3年期间,尽管听说了一些,但是她本人没有看到宗教不宽容的现象。

即将毕业的学员亚当·布朗未来将成为一名导弹行家。他称自己是一名十足虔诚的基督徒。他说,在一个不是所有人都像他那样笃信宗教的社会里,他经常不得不做出妥协。他认为,象卡麦隆·拉顿那样希望官方仪式少些宗教内容和色彩的学员也需要做出一些迁就。

*基督徒学员表示应互相迁就*

布朗说:“有些时候,我觉得这是一种你不得不经历的罪恶。我生活在一个世俗世界,这个世界上的人们不总是像我一样相信宗教应该优先于所有其它的一切事情。因此,有些地方我就得有所让步。我认为,有些地方其他人也应当包容我。”

最近的一个下午,正当这些学员和记者交谈的时候,扩音器传出“降旗号”,意味着一天任务的结束,我们的谈话也被打断。学员们都面向远处的一个旗杆,向缓缓降下的美国国旗立正致敬。他们强调说,国旗象征的职责是他们最为关注的事情。

但是,在一次培训课程期间,美国空军上尉、随军牧师约翰·蒂拉利表示,宗教宽容问题不能与军人的职责分开。他说:“不论军人有着怎样的背景、种族、性别或者宗教信仰,在战场上要取得胜利要依靠每个军人。每名军人都要以最昂扬的斗志投入战斗,这是空军打胜仗所需要的。”

这就是为什么蒂拉利牧师和其他教官要给学员们进行宗教宽容培训的原因。学员们对培训项目和问题存在的程度有着不同的见解和看法,但是培训以及把问题公开化的作法在空军学院校园里、在这些未来的空军军官中引发了很多讨论。大家探讨在空军人员不断多样化的今天,如何打造一支团结一致、具有战斗力的队伍。

美国之音中文网-VOA卫视(直播)

美国之音网络直播VOA卫视 海峡论谈

北京时间晚9-10点,欢迎在YouTube聊天室参与节目讨论或向嘉宾提问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