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45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人权组织呼吁港府立法帮助难民


一个人权组织呼吁香港政府设立一个法律构架,处理难民申请庇护的问题。一些受酷刑折磨并试图在香港寻求庇护的人讲述了他们在自己的祖国遭受的虐待,以及抵达香港之后所面临的困苦。

*喀麦隆男子自述未得到任何帮助*

这个男子没有透露自己的名字,但是他说,他是从喀麦隆逃出来到香港寻求庇护的。喀麦隆政府军监禁他,殴打他,让他喝自己的尿,只是因为他是反对党成员。

他说,他先前以为他能在香港得到庇护。然而,香港政府对他不闻不问,他没有得到香港政府的任何生活资助。他在香港过着流浪汉的生活,吃别人扔掉的烂水果,并时刻担心被遣送回喀麦隆。

他说:“人们认为我应当在这里自谋生路,没有收容的地方,没有吃的,没有钱,没有这些东西。我要在街上乞讨。”

*香港未签署难民公约*

总部设在香港的民间团体亚洲人权委员会说,这个问题是由香港缺乏有关的法律构架造成的。由于缺乏相关的法律构架,香港政府不能处理难民的身份问题,不能给他们提供援助。

中国已经签署了1951年生效的联合国难民公约。但是,作为中国的特别行政区,香港没有签署这一公约。因此,香港政府没有法律义务去处理难民问题。香港政府依赖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公署来处理难民问题和为难民提供援助。

但是,香港签署了反酷刑公约,公约规定不得把酷刑受害者遣送回他们自己的国家。而且,根据2002年的一项法庭裁决,香港建立了甄别程序,以判定哪个庇护申请人真的受到了酷刑虐待。但是,到目前为止,香港还没有宣布任何人是酷刑受害者或给予任何人以庇护。

*人权组织望港府帮助酷刑受害者*

民间团体亚洲人权委员会希望劝说香港政府签署联合国难民公约,或至少通过立法为来到香港避难的难民和酷刑受害者提供生活援助。

马克·戴利是香港的一位律师,他为庇护申请者免费提供法律咨询。他说,现在是香港担负起责任的时候了:“香港特别行政区如果能够跟世界上其他140多个签署难民公约的国家和地区一样,承认现实,在香港也落实难民公约,设立公平的法律,加入发达国家的行列,设立公平的难民身份审批程序,这对所有的人都好。”

*港府无签署难民公约计划*

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公署表示,多年来一直要求香港政府签署难民公约。但是,香港保安局的一位发言人表示,香港政府没有这样做的计划。

这位香港政府保安局的官员只愿意通过电子邮件回答记者的问题。他说,鉴于香港的经济繁荣和宽松的签证政策,假如人们可以随便得到难民援助,香港就有可能受到诈骗者的利用。

他说,有些人可以得到准许在香港居留并获得援助,但是,只是那些具有非常情况的人才能得到这样的待遇。

从喀麦隆来的人跟许多其它庇护申请者一样,是持有固定期限的旅游者签证来到香港的。在等待联合国难民事务专员公署处理他的案件的时候,他必须躲避香港移民机关的追踪。

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公署说,香港现在大约有900名庇护申请者和难民等待重新安置。亚洲人权委员会说,其中有大约50人是酷刑受害者。

在1975年到2000年期间,香港被迫接待了20多万越南非法移民。尽管联合国难民事务专员公署许诺将报销香港政府付出的费用,香港政府最后还是不得不支付大部分的账单。亚洲人权委员会指出,这可能是香港政府现在不愿意对难民敞开门户的原因之一。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