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43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上海合作组织发展前景引人关注


上海合作组织刚刚在哈萨克斯坦首都阿斯塔纳举行了首脑会议。与会各国首脑就地区安全、组织扩容和经贸合作等一系列问题达成了共识。

自从2001年正式成立以来,上海合作组织从一个较为松散的中亚区域对话组织逐渐演变为一个拥有6个成员国和4个准成员国、区域覆盖中亚、东亚、中东和印度次大陆的地区合作组织。

冷战结束后,尤其是9/11事件以来中亚地区的战略位置逐渐突出,这个地区的安全、文化、资源和意识形态竞争日益复杂。因此,该组织的扩容和发展自然引起了各界广泛关注。

在哈萨克斯坦首都阿斯塔纳上海合作组织高峰会议上,与会各国一致认为,加强地区反恐和成员国之间的投资合作仍是上海合作组织面临的首要任务。大会还发表了首脑声明,要求美国明确使用中亚国家军事基地的最后期限。另外,会议决定同意吸收印度、巴基斯坦和伊朗为该组织的观察员,也叫做准成员国。蒙古已经于去年成为上海合作组织的准成员国。

*组织扩大战略目标转移*

英国伦敦经济学院访问学者、北京外国语大学外交系副教授乔木认为,印度、巴基斯坦和伊朗的加入,代表着上海合作组织战略目标的转移。他说:“这三个国家的加入,再加上去年蒙古的加入,已经突破了上海合作组织最初面向中亚地区的重心。这个组织的战略目标,或者说未来的潜力,在向更大的地区转移。”

意大利中亚和高加索地区研究协会秘书长、伊朗问题专家里卡多·罗戴利对这三个国家加入上海合作组织做出更加详细的解读。他认为,上海合作组织如果要进一步扩大影响力,就必须突破中亚地区的局限。而近年来印、巴关系的缓和,以及中国同伊朗和印度合作的加强,也为三国加入上海合作组织提供了条件。

罗戴利说,新加入的三国当中,伊朗是美国的对头、印度和美国关系良好、巴基斯坦是美国在9/11后反恐行动中积极争取的盟友。三国加入,有利于上海合作组织对美国在中亚和中东地区扩大存在形成牵制。而且,伊朗的加入也为美国和伊朗提供了一个潜在的对话渠道。

罗戴利说:“美国和伊朗寻找的合适的对话方式非常重要。当然,他们会通过秘密的方式进行交流。不过,如果美国愿意以观察员的身份介入该组织的话,就会和伊朗有一个在多边框架下对话的渠道。”

*各国重点关注维护内部稳定*

在此次阿斯塔纳峰会上,除了打击三种势力和经贸合作以外,维护稳定也是与会各方重点讨论的议题之一。乌孜别克斯坦总统卡里莫夫在会上表示,中亚地区的总体局势正处于战略上的不稳定状态和矛盾对立之中,需要对此采取解决措施。俄罗斯总统普京也强调,面对威胁和挑战,上海合作组织维护中亚和各成员国的稳定和安全具有优先意义。中国政府也一贯在上海合作组织内部多次重申维护稳定的重要性。

俄罗斯科学院远东研究所高级研究员亚历山大·罗曼诺夫认为,近年来,在格鲁吉亚、乌克兰、吉尔吉斯斯坦、以及最近的乌孜别克斯坦等国爆发了一系列旨在推进民主化的所谓“颜色革命”之后,维护稳定符合上海合作组织各成员国政府的共同利益,而且也成为中国和俄罗斯两个主要国家协调立场的纽带。罗曼诺夫说:“包括今年3月吉尔吉斯的革命、5月乌孜别克斯坦的暴乱已经表明,俄罗斯和中国有同样的希望,都需要有安定的中亚。”

不过,伊朗问题专家罗戴利说,从面对“颜色革命”事件时上海合作组织的表现来看,在强调稳定的时候,该组织还要注意为变革留下政策空间。他说,任何一个国际组织,都需要在稳定的目标和变革的目标之间,保持适度的弹性。但是罗戴利指出,随着上海合作组织的进一步扩大,要维持这种均衡,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他说:“一个组织的成员越多,管理也就越困难。一般来说,组织越大,效率就越低,在各个成员国之间达成妥协也就越难。”

*成员国经济发展水平较低*

北京外国语大学外交系副教授乔木则认为,除了成员国数量增加可能会削弱上海合作组织的决策效率以外,从根本性质来讲,上海合作组织不是一个向北约那样由共同战略利益来维系的军事集团,也不是一个象东盟一样的地区经济共同体。实际上,上海合作组织的成员国大多数经济发展水平较低,国内政局缺乏有效的稳定机制,而且组织内部缺乏一个类似美国在北约内部那样的带头人。作为上海合作组织的主要创始国,中国真正的战略重心是在亚太,而不是中亚。

乔木说,上海合作组织在未来将主要面临来自内外两方面的挑战:“上海合作组织的成员国之间的经济联系相对非常弱,相反巴基斯坦和印度曾经是交战国;中国和俄罗斯历史上也有过不愉快。从外部来看,可能最迫切的就是面临来自美国,或者以美国为首的北约的挑战。”

*成立仅5年未来走向不明*

俄罗斯科学院远东研究所高级研究员亚历山大·罗曼诺夫说,上海合作组织在成立后的5年里,成员国已建立起比较牢固的对话机制。各国在联合反恐、能源安全、经贸合作及人文交流等方面也在逐渐形成共识,有关合作内容趋于丰富,具体合作行动逐渐增多。上海合作组织基本上更加趋于务实。

但是,罗曼诺夫强调,由于存在时间太短,因此目前还不能对该组织的未来走向做出明确的判断。他说:“毛泽东在文革时候说过,年轻人就象早上七、八点钟的太阳。所以用这个比喻也可以谈到上海合作组织。这是一个非常年轻的国际性结果,所以它现在没有做很多好事情,也没有做很多坏事。它就是正在成长的过程中。”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