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37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中日东海勘探争议(2):如何解决


中国和日本最近在东海有争议的海域进行的勘探活动加剧了双方在东海水域分界线问题上的争端。有关专家说,中日双方都必须做出让步,划定联合开发区的范围,共同开发东海油气田,才能避免事态的进一步恶化。

中国和日本是继美国之后世界上第二和第三大能源消费国,因此开发东海石油天然气资源对于日本和中国来说都显得越来越重要。

*黄靖:最终结果落实在合作上*

华盛顿的智囊机构布鲁金斯学会的资深研究员黄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虽然东海油气田的储藏量还是个未知数,但是有两个因素是肯定的。

黄靖说:“有一点是肯定的,就是中日都不会放弃这个权利,都会认为这块属于他们。第二点可以肯定的是,这个事情处理得不太好的话会引发中日争端。事实上争端已经出来了。现在就是说怎么样解决这个争端。一种就是通过激烈的冲突,说白了就是打仗,谁打赢了就是谁的。但是我想这个解决办法我看不到对任何一方有任何积极的影响,如果真打起来了,双方都是输家。还有一个就是合作共同开发。我觉得最终的结果会落实在合作上。”

他说,在合作问题上,双方会有激烈的讨价还价。现在双方的强硬立场很可能是为了使自己在今后的谈判中处于更有利的地位。

事实上,中日双方在各持己见的同时也一直在寻求共同开发东海的途径。日本URUMA能源资源株式会社的一位负责人2004年4月在北京参加东北亚海底石油合作项目组织的一个研讨会上首次透露,自从1985年以来,中国和日本的一些有政府背景的公司通过各种渠道就联合开发东海的可能性举行了定期的秘密磋商。双方都有共同开发的意愿,但是在开发区域的划界问题上存在分歧。这些谈判最后由于两国国内的政治局势而没有获得成功。

*哈里森:双方都需让步*

组织了这次史无前例的研讨会的东北亚石油天然气合作项目负责人哈里森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国在过去对日本坚持的中间线的尊重使双方到目前为止避免了在这个问题上发生冲突,这种做法是值得赞赏的。但是中国最近在春晓油气田上的开采活动由于太靠近日本所说的中间线,使日本担心中间线日方一侧的天然气资源可能被中方采走。现在日本政府授权日本公司在日方中间线一侧进行钻探,情况变得越来越危险。哈里森表示,为了避免争端的恶化,双方都需要做出让步。

哈里森说:“在中国方面,我认为,在这些问题得到解决之前,他们不得不停止在春晓油气田上的活动。在日本方面,他们不得不承认,中国宣称的管辖范围一直到冲绳槽。”

*哈里森:应就联合开发区达成共识*

哈里森说,鉴于这个争端的复杂性以及潜在的石油天然气矿藏的所在地,中日双方的当务之急是就联合开发区达成共识。

哈里森说:“我认为,必需在联合开发最有潜力的区域问题上达成妥协,由双方来分享,因为我不认为,法律方面的问题可以通过双方都可以接受的方式获得解决。看来,最有价值的石油和天然气矿床位于远在日本中间线那边的冲绳槽一带。这里的地质构造使得这个区域很可能是石油最多的地方。从中国的立场得出的一个合乎逻辑的结论是,它将获得远在日方中间线那边最好的石油。因此,在我看来,要想解决这个问题,就必须在共同开发区上达成一致。”

*专家:关键在双方领导人政治意愿*

哈里森强调,尽管日本的URUMA公司和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在过去就钓鱼岛附近区域的共同开发问题进行过磋商,但是在最高领导人不做出政治决策之前,这些谈判是不会取得什么结果的,因此实现共同开发这个目标的关键在于得到双方政治领导层的支持。

他希望两国政府开始进行政府层面的谈判,并且授权有关公司进行技术性对话,包括交换数据、举行联合研讨会,了解双方对这些区域所掌握的情况,然后确定共同开发区的范围。当然这个开发区必须跨越日本所说的中间线,然后进行联合试开采。他说,中日有关公司所进行的谈判表明,他们在确定分工、分配石油天然气以及利润方面并没有太大的困难,问题在于如何划定联合开发区。

布鲁金斯学会的黄靖也认为,东海油气田问题的解决取决于双方领导人的政治意愿。黄靖说:“我个人认为,中日领导人应该有这样的远见、有这样的智慧去妥善处理这个问题。因为一个根本的、不可否认的事实就是,如果这个问题演变成一场大的、不可妥协的冲突的话,对双方都没有任何好处。这一点应该是比较明确的。” 尽管东北亚石油天然气合作项目主任哈里森认为,中日在东海油气田上的争端本身不太可能在可预见的将来导致军事冲突,但是如果中日因为其他历史等问题出现冲突的话,这个问题就会成为一个关注的焦点。它引发冲突的可能性的大小将取决于双方在这里发现天然气的数量以及中日整体关系的走向。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