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26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内蒙数百下岗工人向工厂讨公道


中国内蒙古包头北方重工业集团的数百名被买断工龄的工人连日来在工厂门前举行请愿活动,要求工厂还他们公道,解决他们日益困难的生活问题。厂方动用保安人员打伤几名请愿工人,另有二十几名工人被公安机关传讯。

7月4号和5号两天,大约三、四百名被买断工龄的工人聚集在包头市北方重工业集团厂区大门口举行请愿活动,要求工厂偿还拖欠他们的工资,并解决他们日益困难的生活问题。

据设在香港的“中国劳工通讯”报导,厂方调集保安人员驱赶静坐示威的工人。保安人员推搡、脚踹,导致至少3名工人受伤被送进医院,其中一人腰部骨折,伤势严重。

据了解,由于工人生活困难,支付不起昂贵的医疗费,而且厂方也不再垫付住院费,至少有一名受伤的工人已经不得不被迫出院。

*公安警告工人不要再闹事*

据目击者说,公安机关非但没有法办殴打工人的凶手,反而以“扰乱公共秩序”的指控从6号开始传唤那些所谓挑头闹事的工人,警告他们不要再闹事,否则就要“办”他们。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工人说:“据我了解,从6号晚上8点开始,到昨天估计有二十多个人。现在还有一些人不敢露面,怕他们要被抓起来。他们(公安机关)也扬言要抓这几个人。抓这几个人要‘办’他们。”

这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工人说,1999年厂方用欺骗和胁迫手段,不合法、不合理地使他们丧失了工作,目前生活情况极为艰难:“因为买断不合法不合理,厂方操作不当使我们丢了饭碗,推向社会。我们现在就根本没有人管我们。我们属于社会上无人知晓的那一类人。”

*买断工龄:一次性补偿万元*

这位工人说,中国政府1997年前后根据当时的经济形势推出了“减员增效,下岗分流”的政策。北方重工业集团大约2万名员工,四分之一工人下岗,八分之一买断。工厂根据工人的工龄,一次性补偿6千到1万多元不等,从此不再负责工人的医疗保险、社会保险等任何福利。他说,虽然工人都在买断协议上签名画押了,但并非出自他们自己的愿望。

这位工人说:“当然从手续上来看,我按了手印,但是要是演成电影来看,就跟杨白劳卖雪儿一样。等于是在某种程度下威逼利诱的结果。当时的背景就是被逼无奈走的。”

另外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工人说,厂方1999年欺骗他们说,如果他们不买断工龄就丢掉工作,一分钱也拿不到:“不买断这个钱也不给了。不买就叫你出中心(下岗工人安置中心)。198元的生活费也就停发了。”

她说,当初没有买断工龄的工人,三年也没有出下岗工人安置中心,而且现在还在厂里上班。她说,他们这些人没有医保,没有社保,成了社会上的无业游民。

*北方重工业集团拒电话采访*

北方重工业集团秘书科的值班人员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矢口否认有工人被厂方的保安人员打伤,而且她也转达他们领导的指示拒绝接受美国之音的电话采访。

记者在采访中还了解到,跟中国其它地方发生的工人抗议厂方拖欠工资、不合理不合法买断工龄的情况相同,北方重工业集团买断工龄的工人主要诉求是,他们的基本生活能得到保障。

不愿透露姓名的工人说:“我们这么做本身也没有什么企图,我们就想要口饭吃,我们活着实在不容易。所以我们找政府,找我们原先的工厂,要求一点我们切实的问题。我们毕竟没有什么政治目的。我们没有任何政治目的,也没有任何思想企图。”

*领头工人常被严厉镇压*

中国当局面对各地不断出现的工人抗议等活动常常采用“胡萝卜加大棒”的政策,在收买大部份示威工人的同时严厉镇压领头的工人。

辽宁省辽阳市铁合金厂的数千名工人2002年3月抗议工厂托欠工资的示威震撼了整个中国,当局调集大量武警,逮捕了4名工人领袖,并判处姚福信和肖云良7年和4年徒刑。国际社会对中国当局判处姚福信和肖云良以及他们每况愈下的健康情况表示严重关注。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