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15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日本“部落民”今天仍遭歧视


联合国人权委员会独立调查官在日本做了9天的调查之后,对于被称为“部落民”受到的歧视感到“震惊与可怕”。开展部落民解放运动的一个组织负责人表示,日本人心灵深处潜藏着对部落民的歧视心理,为了让部落民享受普通日本人同样人权与自由,日本政府应该制定法律和加强教育。

*鲜为人知的部落民*

联合国人权委员会第一位来到日本的独立调查官杜多迪恩使用“根深蒂固”来形容日本存在的歧视现象。受到歧视的群体不仅包括旅居日本的韩国、北韩以及中国等外国人,同时包括一个鲜为人知的“部落民”。

部落民是日本早年阶级社会中被定为“贱民”身份、只能生活在指定的村落、从事被指定的皮革产业的日本人。由于他们的行动被限定在被指定的部落,因此也被称为“部落民”。

进入明治时代以后,新政府颁发《四民平等》和《解放令》,宣布人人平等。但是,部落民所受到的歧视并没有因此而中断。一个名叫“部落解放全国联络协议会”的组织负责人久保重仓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如今部落民仍然在就业、结婚等许多方面受到歧视。这些歧视更多的是心理上的,看不见摸不着,只能感受到。

据估算,日本目前出身于所谓“部落民”的约有300万,但是敢于明确自己身世的只有20万。由于部落民早年生活在被指定的区域和村落,因此这一区域就成为部落民无形的“身份证”。久保举例说,有的部落民为了避人耳目,在买月票时,故意买到前一站或后一站,为的是不让人一眼识破自己是部落民。

*战后即开始要求解放抵制歧视*

部落民要求解放和抵制歧视的运动早在战后不久就已经开始,他们要求政府制定法律保护部落民的人权,要求教科书纳入有关部落民历史内容,增加人们对部落民的理解,他们把这一教育称为“同和教育”,把部落民问题也称为“同和问题”。

1965年,日本内阁在内阁同和对策审议会答辩中明确指出:同和问题关系到人类普遍原理的人的自由与平等,也是日本宪法规定的保障基本人权的课题。

目前,日本部落民在户口等表明身世身份的证件中,早已取消过去注明“贱民”的做法。然而,部落民要求平等,要求排除歧视的呼声从来没有停止。

*歧视心态根深蒂固*

《部落解放全国联络协议会》会长久保重仓说,歧视变得越来越隐蔽,甚至连歧视者本身都没有察觉,这是因为在日本人心灵深处潜藏着根深蒂固的对部落民的歧视心态。

部落民解放运动不仅要求社会改革,同时也面向部落民自己。年龄在50岁以上的部落民当中,文盲很多,这是因为他们当时没有受教育的权利。《部落解放全国联络协议会》开展识字教育,为失去教育机会的部落民补上这人生的一课。

*应制定法律保护部落民人权*

《部落解放全国联络协议会》会长久保重仓说,今后他们的目标有两个,一个是努力普及“同和教育”,让人们从小就懂得部落民产生的历史,消除歧视的土壤。他们还有一个最大的愿望是制定一个法律,从根本上保证部落民的基本人权。

联合国人权委员会独立调查官迪恩也认为,日本需要通过法律,保证所有生活在日本的人享受人权。迪恩预定明年3月向联合国大会提交包括日本在内的人权状况报告。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