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34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中国大圈地:征地高于天(5)


在中国,地方政府强行征地同居民和产权人发生剧烈冲突事件,有日益增多的趋势。这种对抗,往往以弱势团体的经济利益受到重大损失而告终。

2005年7月14号,陕北民营油田代表冯秉先和在陕西被关押的北京律师朱久虎的妻子邢文增,联名给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吴邦国、陕西省人大常委会主任李建国发出“紧急呼吁书”,要求全国人大和陕西人大按照宪法和法律规定,组成特别调查委员会,调查陕西榆林公安局非法拘捕当地民间石油投资者诉讼代表和诉讼主办律师朱久虎的违法行为。

朱久虎律师在陕北榆林地区帮助当地油农打官司,却在5月下旬被榆林当局抓起来。陕西油田民营投资方诉讼代表冯秉先遭到追捕,正在流亡。陕北地方当局不仅剥夺了民营投资者油田经营权,导致十几万投资人和相关人利益受到重大损失,而且把民营诉讼方律师给抓起来,引起舆论广泛关注。

*北京居民保不住祖传房产*

就在朱久虎被关铁窗、妻子邢文增想方设法加以营救的同时,北京居民华新民也在北京家中苦恼和束手无策,她的祖传房产就要在开发公司的推土机下,被夷为平地了。如果说陕北地方当局暴力征地只是侵犯了公民的经济利益,那么,北京地方当局强力圈地还践踏了北京古老的都市文明,特别是四合院文化。

华新民上世纪50年代生于北京,中法血统。 从1997年开始在北京从事胡同和四合院保护工作。到2005年7月,华新民发现,她不仅保护不了其它的四合院,连自己家在红星胡同的祖宅也早就被政府和开发商定为可以随时开发的“空地”。

华新民说:“最近,我因为太难过了,都没有过去。不愿意过去看。房子基本上已经没有了。但是我要保住那块儿土地,而且让它给我恢复那座房子。”

北京红星胡同53号、55号宅的土地,是华新民的祖父华南圭1914年购买的,有民国房地契和中华人民共和国1951年颁发的房地产所有证。但是,在华新民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北京国土局2003年4月已经告诉开发商,“此处无墙已定界”。

*北京老城土地被卖光*

华新民说:“我和朋友们为我们美丽的古都说情多年了,但只是到了今天,因为拆到了自己父亲仍有产权的祖屋,因为忽然间成了当事人,所以得以一览白纸黑字的铁证,我才恍然大悟──原来包括我的家宅在内的北京老城的土地早已被卖光了,甚至在被卖掉之前就已被视为无人之境。”

华新民说:“当大家还在这片土地上睡觉的时候,便被开发商‘华富金宝’公司抵押给了农业银行东城区支行!”

华新民说,我们就这样在自己毫不知情中被市政府卖掉了,我们的财产(有价码的土地使用权即土地财产权)也就这样被房地产开发商暗地里抵押给了银行,再用贷出的巨额资金拆胡同建高楼,却美其名曰“招商引资”,“利国利民”。

华新民认为,保护老北京,必须要从保护北京老城居民最基本的权利做起。她说:“北京应该证明给世界,它是个法制的城市,是个能够让百姓安居乐业的城市。这样,它才配得上拥有这些古老的文明和文化。”

*佛山农民与征地单位再对峙*

华新民说这些话的时候,广东佛山又有几百农民同征地和工程单位发生对峙。7月11日下午,南海当地政府派出大型工程车与施工队平整有争议的土地,500多村民赶赴现场,有的站在工程车前,阻止征地平地工作。

维权工作者侯文卓说,压力越大,反抗和阻力也越大:“各地农民普遍维权意识,是越来越高了。总的说来,政府对这件事情是很清楚的。他们完全知道,剥夺农民的土地,大规模的拆迁,引起了众怒。他们遇到的阻力也是非常强大的。没有人甘心情愿地任人宰割。”侯文卓说,这种“拉锯战”和“博弈”是越来越激烈了。

*中国实行“坏社会主义”*

北京居民、理论工作者张祖桦谈到了政府强行征地的现像和后果。他说,这是一种“疯狂的资本主义”:“我从杨小凯那里获得启发。他原来说,现代化应该走资本主义道路。后来,发现在亚洲拉丁美洲一些后发国家当中,实际上实行的是一种‘坏资本主义’。而中国过去实行的是一种国家垄断、政府拥有绝对权力的‘坏社会主义’。”

张祖桦说,现在这些年,再说它是社会主义,完全“风马牛不相及”,因为社会太不公平了。说它是典型的市场经济和资本主义,它也不是。张祖桦说,现在中国选择的,是政治上不变,但立法、司法、行政、执法,都越来越朝着极少数人组成的权贵集团倾斜。所有的都由他们来操纵,而且是无限的权力,没有人来约束。正是在这种情况下,农村的土地和城市的房产,成了这些人首先和最终的掠夺目标。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