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5:21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马里提高疫苗接种率


为一个儿童接种疫苗,只需要几块钱美金。但是,非洲的儿童却有一半的人在他们出生的第一年得不到这种免疫的保护,结果是很多儿童不断的死于原先可以预防的疾病。

最近在苏格兰召开的八个工业化国家首脑会议上,各国领袖们都郑重表示要阻止这种悲剧继续发生,而且非洲国家也在为改善这种疫苗接种计划而努力。我们来看看非洲在这方面的最新发展。

*非洲疫苗接种率未升反降*

在科农伯固医务所,像往常一样,考利巴里医生正在为十个月大的婴儿萨姆特劳尔进行诊断。这 个婴儿发高烧,喉咙呈现红色,考利巴里医生很快就断定,像很多住在广大非洲国家的儿童一样,萨姆特劳尔染患了疟疾。

但是,考利巴里医生还想知道萨姆特劳尔是怎么样染上这种疾病的。他用当地的方言和萨姆的25岁的母亲艾娃谈了一些问题。

考利巴里医生想要知道萨姆和艾娃特劳尔的另外两个孩子是不是接受过完全免疫的疫苗。经过长时间的询问之后,艾娃表示她的孩子没有接受过预防结核病的注射,他们可能也没有接受过其他的免疫注射,因为艾娃没有把她的家庭疫苗接种记录带来。

艾娃特劳尔的孩子并不是特殊的例子,还有许许多多的儿童也都没有接种过小儿麻痹症、麻疹以及结核病等普通疾病的疫苗,这种情形所造成的后果是令人触目惊心的。据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调查,每年全世界有大约150万五岁以下的儿童死于可以由接种疫苗来预防的疾病,而其中有很多儿童是在非洲。

西方国家曾经保证在2015年以前,把儿童的死亡率减少三分之二。这是发达国家本世纪为贫穷国家所制定的发展目标的一部份。但是,这是一项艰巨的任务,在上个世纪90年代,世界上大部份地区的疫苗接种率都有所增加,但在非洲却大为减少。

*马里政府大力提高疫苗接种率*

西非国家马里对这种令人悲观的趋势加以反制。在1999年,马里的疫苗接种率是45%;而到了去年,这个数字增加了将近一倍,达到86%。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驻马里代表赖米对这种变化加以解释说:“马里政府越来越认为,免疫是公共卫生的一项优先工作,政府为疫苗和储存疫苗的冷藏设备做了相当投资,同时采用新的方法把疫苗送往乡村地区。

“科农伯固医务所位于首都巴马科以东大约100英里的一个农业城镇,它是马里加紧改善公共卫生的一个榜样。这个医务所大约为两万人服务,最远的村落在14英里以外。当地人住的都是土坯茅草屋,四周是种植高粱和小米的田地。”

赖米说:“如果是在美国,所有的病人距离这个医务所都不算远,但是对当地人来说,这个距离就不近了。因为很多人都没有汽车,甚至于也没有自行车。所以,每星期总有几天,有两位实习医生骑着摩托车,向各村庄派送疫苗以及基本的卫生方面的必需品。

“目前,他们正在储存注射疫苗所使用的血清。科农伯固医务所规模不大,里面的医疗设备也都已陈旧,地面的磁砖上,有很多红泥的痕迹。但是,它比很多其他的医务所要幸运,因为它有一个全职的医生。”

*联合国专家游说当地政府*

考利巴里医生带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卫生专家佐玛亨博士参观了储存疫苗的冷藏设备,所有的疫苗都在使用期限之内。但是,这个医务所没有一个到各村庄外诊的完整记录。佐玛亨博士还鼓励这个医务所的护士,向当地政府游说,再增加一辆供外出使用的摩托车。

佐玛亨博士说,经过和当地政府官员洽商,马里的其他医务所获准在需要外出工作的时候借用摩托车。有护士说,她曾经大声呼喊求助。佐玛亨对此不以为然,他说,你需要的是平静的商谈,而不是大声呼喊。

佐玛亨博士是内行,他是一个拥有执照的医生。在1980年代,他曾经在他的故乡西非国家贝宁担任一个乡村卫生区域的负责人。佐玛亨说,当他刚刚开始做医生的时候,他在贝宁的医务所甚至没有一个存放疫苗的冰箱。现今,很多非洲的医务所都有冰箱。但是,还有很多其他的问题。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