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50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评析斯诺事先了解中国汇率将改革


据媒体报导,美国财政部长斯诺在中国宣布汇率机制改革之前的一个多月,就已经得知这一机密,并在一个星期之前得到具体通知。专家对中国政府这一不同寻常的举动做出分析。

金融时报和亚洲华尔街日报星期一报导,美国财政部长斯诺在中国宣布汇率机制改革之前的一个多月,就已经得知这一高度机密的市场信息,并在一个星期之前得到中国政府的具体通知。中国官员详细告诉了斯诺有关汇改计划以及人民币升值的具体时间。美国财政部长斯诺则向北京确保美国对中国的支持。

*柔性外交奏效*

金融时报说,行事一向保密,坚持人民币汇率是其内部事务的中国政府事先通知美国财政部长斯诺汇率机制改革计划的举动是不同寻常的,这无疑是斯诺的坎坷财长生涯中的一个亮点。该报评论说,斯诺采取柔性外交,尽量淡化中国威胁的手法使得主权意识强烈的中国领导人更容易走出调整人民币汇率机制的这一步,因为人们普遍把人民币升值看成是中国政府迫于外国压力做出的让步。

*高压适得其反*

美国托列多大学经济学教授张欣认为,按照市场规律,中国政府本应当在今年初就调整汇率,但是由于担心被视为是向美国低头,所以碍于面子硬撑到7月21号。他说,如果没有美国施加的强大政治压力,中国很可能会更早地调整人民币汇率。

*担心殃及出口*

美国田纳西大学政治系教授钟杨认为,中国政府对内宣传说不会迫于外部压力,但中国过去一年所受压力之大促使其必须尽快采取措施。以美国民主党议员舒莫为首的参议员提出的一项法案要求中国调整人民币汇率,否则美国将要对中国所有的进口产品征收27.5%的关税。

钟杨教授说,这项议案一旦通过,将极大震撼美中两国政治与经贸关系。钟杨认为,中国事先通知美方,恐怕主要是担心严重依赖对美国出口的贸易将受到这项法案的严重伤害。

据报,舒莫法案引起了美中两国政府的高度重视。美国财政部长斯诺与联储会主席格林斯潘上个月和舒莫参议员及其他国会议员开会,告之他们中国政府将很快调整汇率,改革汇率机制。因此舒莫参议员宣布,他们将推迟对其法案进行表决的时间。

*市场压力大于美国压力*

美国托列多大学经济学教授张欣则认为,中国确实是在承受巨大的压力,但是,与其说这个压力是美国施加的,不如说是市场施加的:

他说:“市场的压力远远比任何政府的压力都大,去年的外汇储备增加了两千亿美金,达六千亿。今年上半年又增加了一千多亿,这样的话今年年底外汇储备要增加两千五百到三千亿美金。九千亿美金的外汇储备给中央政府和中央银行的压力也非常大,另外损失也非常大。”

*意义不宜夸大*

美国田纳西大学政治系教授钟杨认为,即使报导属实,中国确实事先通知美方调整汇率方案,其目的也不是为了增加两国沟通渠道,更不能将中国的举动夸大为中美两国已经拥有互信默契。

他说:“中美关系太复杂了,合作中有竞争,竞争中有合作,现在又有一点谁也离不开谁的感觉。但还是存在很深的矛盾,在不久的将来还会有很多矛盾出现,特别是经贸。人民币升值不是这个问题的结束,而是这个问题的开始。”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