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53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美国中文教学简体繁体之争(2)


在美国的中文教育界,至今仍存在着繁体简体之争。两套文字自成体系会不会造成和加深大中华文化圈的隔阂?对此问题,繁简两方的观点大相径庭。

马里兰州德明中文学校校长沈葆不无担心地表示:“今天两岸要统一,政治上的问题我是外行,但是如果不能文化上统一,如果文字不统一,我觉得是一个很凄惨的事情。”她同时强调,应该从长远的角度考虑,像维持生态多样性一样,保护繁体字在当今简体字盛行环境下的传播。她提出顺应自然演化的观点:“假如说他们真的是有远见的话,这也是一种文化的环保。由繁到简是一种趋势,应该让自然的趋势慢慢去自然地变化。”

*简繁字体文化承传*

主张教简体的老师,视角完全不同。他们认为简体字是繁体字的自然承传,因此二者不存在断层一样,他们也不认为繁简分开造成了特别的隔阂。简体中文老师李姗英说:“本身就是一种传承,简繁根本就不可能分割。曾经使用繁体字的人也在渐渐地使用简体字。用简体字的人要了解文化,也可以学繁体。我们看繁体没有任何问题。不觉得繁体字和简体字之间就有那么大的隔阂。”

李姗英认为,繁简之争实在没有必要。她说:“不管是简体字也好,繁体字也好,不要自己对立。在美国,推广中国文化,怎么简单、怎么起到事半功倍的作用,就怎么来。”

简体中文老师王子萍对此表示同意。她说:“简化和繁体用不着吵来吵去。简化不是数典忘祖。我们在学习简化字的同时照样传播中华文化。”

*繁体派:简体字好比麦当劳*

主张教繁体的老师则强调保持繁体字的长远文化意义。沈葆说:“文化也象环保一样,是为了将来的子孙。如果为了偷一点懒,会给中华一脉相承的文化造很大的孽。”

康州西哈特福德继续教育中心的周佩佩老师形像地把简体字与麦当劳做对比。她说:“现在麦当劳大家都爱吃。但是正餐厅仍然要保留。麦当劳让大家丢了家庭团聚的机会,这些不是麦当劳五、六块钱可以买回来的东西啊。”

然而,人们的努力会把繁体字维持多久呢?语言专家赵永教授认为,繁体字在实际生活中被取代,可能是一种趋势。他说:“任何一种语言和文字都有这种可能。从社会语言学的角度来看,推动语言流行的是使用这种语言地区的政治经济地位。中国大陆经济的发展会使更多的人愿意学简体字。繁体字可能走向贵族语言。”

*同样数据不同结论*

但是,甚至主张教简体的老师都不认为繁体字会在近期被取代。李姗英校长说:“我觉得繁体字会存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尤其是书法,文化艺术。可是在应用过程中间,可能就会逐渐比较少地应用。”

在采访过程中,记者发现有关简体字的争论双方看到的,常常是同一事情的不同方面。比如沈葆校长在置疑简体字的简化程度的时候说:“我们也统计过,除非你是写长篇大论的人,普通人写字,简体字只是减少了1点2个笔划而已。”

而在讨论2,235个汉字的简化问题上,王老师则引了不同的证据。她说,“每个字平均有16划。简化以后平均减了5点7划。”这是针对被集中简化了的2,235个汉字而言。由于这些字占整个汉字的1/5,所以用5点7划除以5,所有汉字的确只简化了1点2笔左右。双方以同样的数据强调事实的不同侧面。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