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28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盖洛普:中国城乡收入仍差距大


据中国国家统计局星期三报告,今年上半年中国城镇居民的收入实际增长9.5%。但据盖洛普不久前发表的一项调查显示,中国城乡收入仍然差距很大,城镇居民对收入的满意程度也有所下降。

*城镇居民收入提高*

据中国国家统计局的调查显示,今年上半年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5374元,扣除物价上涨因素,比去年同期实际增长了9.5%。

盖洛普公司最近发表的一项调查显示,过去10年里中国的城镇居民收入大幅度提高。中国城镇居民年平均收入到2004年底达2万4400元人民币,相当于盖洛普1994年在中国进行的首次全国调查结果的150%。

据盖洛普的统计,中国人的生活水平与质量提高,拥有各种电器和电脑的人越来越多。1997年,只有10%的人听说过互联网。而最近的调查显示,全国30岁以下的年轻人当中有36%使用互联网。象北京这样的城市,将近一半的成年人都在使用互联网。

*农民收入滞后*

但是中国城镇居民收入的快速增长更显得中国农民收入的滞后。盖洛普不久前发表的调查说,城镇居民家庭年收入是农村的三倍,而中国60%的人口居住在农村。接受盖洛普调查的农民说,他们家庭的平均年收入只有9640元,刚刚够过日子。

盖洛普最近的调查说,中国农村只有一半的家庭有自来水,只有2%的家庭有冷热自来水,还有8%有小型热水器。但从西方角度来看令人感到不平衡的是,有四分之一的农村家庭拥有卫星接收器,五分之二的家庭拥有摩托车。

*程晓农:农村仍然贫困*

研究中国农村问题的旅美学者、当代中国学会副主席程晓农说,只要一走出中国的城市就会看到广大农村仍然贫困,就连中国人大委员长吴邦国的安徽老家也不例外。

程晓农说:“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吴邦国是安徽省肥东县人。我在这个县插队生活过五、六年。他的家乡我去过,叫长临河镇,距离合肥不过30公里。这个地方本来是个鱼米之乡,又在省会的边上不过30公里,本来是应该属于省会经济幅射范围的。但是在离省会这样近的一个地方基本上没有什么工业,它还是以农业为主,农民还是贫穷,情况不比70年代好多少。从这个小小的例子可以看出来,在大部份城市外围,城市畸形发展并没有给农村带来很多好处,更不要说大部份内陆省份了。”

*程晓农:政府政策向城市倾斜*

程晓农说,造成中国农村收入增长缓慢的主要原因是政府的政策向城市倾斜,导致农村资源投入减少,农民收入来源无法扩大,农民收入就出现了萎缩。程晓农说,政府把农民的存款拿走,到城市投资,而不用于农业投资。

他解释说,自从农村的信用社系统破产后,现在农村唯一的金融系统就是邮局的邮政储蓄。而政府只允许农民存钱,不允许农民从邮政储蓄里借款,因而农民没有金融资源,无法借贷来发展农业。其结果是,中国城市面貌日新月异,但农村落后依旧。

*程晓农:城镇家庭支出比例变化*

盖洛普的调查显示,虽然中国城镇家庭平均收入在过去10年里大幅提高,但与过去几年相比,老百姓对收入的满意程度却下降了。旅美学者程晓农说,这显然是因为中国城镇家庭支出比例发生了变化。

程晓农说:“这是因为城市居民的支出现在有相当一部份不得不用于覆盖过去由政府承担的福利部份,换句话讲就是福利萎缩了。社会福利的缩减导致城镇居民必须大量地把原来用于日常生活开支的钱省下来用于购买一系列以前不需要买的服务。”

程晓农说,城市居民现在面临社会安全与社会保障等许多不确定因素,需要自己支付昂贵的子女教育费、卫生保健、住房以及失业、退休保险等。这会让不少城镇居民感到,虽然收入增加了,但各项开支的增加要比收入增加快得多。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