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3:53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中国上访者:政府不关心民众疾苦


中国官员警告上访人员在上访过程中要严格执行国家法规,否则将被依法严肃处理。上访人员指责各级政府不关心百姓疾苦,相互推卸责任。

中国国家信访局发言人表示,有些上访人员打着上访的旗号,组织非法的跨地区串联聚会,还有极少数人以维权为名,提出过高的不合理要求,严重干扰社会秩序。这位发言人还警告说,政府对违反条例规定,经批评教育仍然顽固坚持错误立场,从事非法活动的上访人员,要依法严肃处理,构成犯罪的,要追究刑事责任。

*每年几十万人进京上访*

来自黑龙江省的农村上访人员刘杰因为土地和畜牧场被政府有关部门侵占而上访,至今已经8年。她希望领导能真实了解上访人员的疾苦。刘杰说:“我们上访人有的无家可归,流浪街头,没有吃住,他们就在北京南站上访村,住在外面,上访人和上访人在一起就互相帮助和交流,有的不懂法律的就谈谈法律,没有什么大串联的活动。我们希望中央领导真正深入上访群体里调查一下,有的不能生存了,都不想活了,他如果见不到领导,也没有结果,他就会出现过激行为。”

四川自贡市维权人士、上访人员刘正有说,每年有几十万人进京上访,指望党中央和国务院能关心弱势群体,真正解决他们的问题。但是,中央政府的做法是把责任推卸给下级,而上访人员告的就是下级的腐败官员。他说:“国家信访局规定不准串联,不准多少人上访,而且新的上访条例上也规定了许多条。那么,你叫上访人怎么办?谁愿意在北京风餐路宿,谁愿意流落街头,谁不愿意在家里面过个温暖幸福的生活。为什么流落到你北京来?”

*媒体专家关注无济于事*

10年前,四川省自贡市政府准备在市郊征地10平方公里土地,建立“高新技术开发区”,造成上万农民失去土地,大量农舍被拆除,开发后产生的数十亿巨资也不知去向。刘正有为了给失去土地和房屋的农民伸张正义,多年来进京上访,并转辗在北京和四川之间为农民呼吁,中国媒体对此进行了大量的报导,专家和学者也进行了多次法律研讨会,但是问题始终得不到解决。

刘正有说,对于面临的严重的上访问题,中国政府从来不从自身找问题。他说:“他们从来不讲国务院门口有多少接访的暴打上访人,从来不讲有多少上访人在上访村里饿死、冻死、他们从来不讲为什么拿了人民的血汗钱,人民供养了你们,你们这些国家公务人员不履行自己的法律责任,造成不少怨民云集北京。”

*政府:上访条例有利秩序*

国家信访局负责人在介绍新的《上访条例》的实施情况时候称,上访条例自今年5月1号颁布实施以来,上访渠道进一步畅通、上访秩序好转,解决上访问题的力度也进一步加大。在国家信访局发言人发表讲话之前不久,公安部也公布统计数据说,截止到7月21号,全国公安机关累计接待群众来访14.5万起,上访人员表示停访息诉的10万多起,占接访总量的71.7%。公安部官员表示,一大批群众上访问题当场或在较短的时间内得到解决,一大批久拖不决的老大难问题得到了依法处理。

但是北京研究农民问题的三春大地文化传播中心负责人牛玉昌指出,《条例》实施以来,从中央到地方并没有解决问题的迹象。他说:“地方强制集团的霸气和弱势群体的怨气,这两者之间应该有一个协调理顺、平等对话的沟通平台,现在国家没有建立这个平台,都是体内的运作,体内运作就达不到这个效果,所以一级糊弄一级,地方始终在糊弄中央,地方已经超出中央的权限,中央所做的调查和所做的一切在地方无能为力。”

*大批历史遗留问题*

牛玉昌说,大批上访问题的产生是和历史遗患,现有社会制度、转型环境以及地方政府和群众等多方面的因素分不开的,他把上访问题的产生比作一个加工厂。牛玉昌说:“上访加工厂来源于县、乡、村三级,加工厂本身是乡和村,到县里是一个整合部分,贴上商标就可以上市了。但是,上访是有厂无市,有加工的地方,没有消化、解决的地方,从中央到地方根本不能解决这些问题,所以上访条例再实施,也没有解决上访问题的可能性,即使有可能,也不彻底或全部。”

牛玉昌认为,中国的上访问题是解决中国所有社会问题的钥匙口,如果处理得好,会使中国达到良性飞跃,反之,则会导致恶性崩溃。他说,中国国家领导人究竟是做出明智的抉择,还是固守成规,都会对社会的稳定造成深远的影响。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