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07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北京上访村见闻


中国官员最近针对所谓“少数人非法串联聚集、扰乱信访秩序”的问题发表谈话后,仍有不少人聚集在北京信访部门附近的“上访村”。一些上访人员表示,希望尽快落实中国领导人关于建设和谐社会的指示,合理解决他们的问题,使他们早日返回家乡,安居乐业。

北京永定门火车站附近有一个全国各地上访人员聚集的地方,被称为“上访村”。据介绍,在那里,上访人员有的露宿在马路旁、地下通道内、或者公园里,有的则合伙住在一条臭水河边的低矮平房里,靠在市场上拾捡菜叶维持生活。

在中国国家信访局发言人最近指责有些上访人员组织非法跨地区串联聚会、提出过高的不合理要求之后,这一地区仍有许多上访人员逗留,不愿返回家乡。

*上访人员否认要求过高*

一些上访人员对记者表示,如果地方上能解决问题,他们绝不会在这里风餐露宿,受苦挨饿。一位上访人员说:“哪个要求过高了,最基本的法律都没有保障,国家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没有钱。我们要的是法律的公正。如果法律公正,没有钱也可以。”

许多上访人员说,他们来北京就是希望能找到“青天”为他们作主。上访人员刘杰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说,党中央的政策是好的,国家的法律规定是明确的,但是下面就是有一些腐败官员对抗党中央和国家法律。刘杰说:“没有腐败就没有我们上访人,要想解决上访的根源问题,我们就希望中央领导根治腐败。”

刘杰说,许多人都是从下到上按照正常程序一步步走过来的,最后没有办法才来到北京:“上访的人来自全国各地56个民族,各省市都有,各行各业,有工人、农民,还有工程师、大学生、教授、专家等文化水平比较高的,以及退伍军人。有的大姑娘上访了20多年没有成家。这样的人在上访村就有十几个,为上访付出了青春、一切,工作都没了,现在无家可归。”

*安徽少女上访20年黑发变白发*

中国官方的新华社8月3号介绍了安徽省农妇王凤枝20年上访黑发变白发的痛心历程。报导说,为了解决一桩冤案,这名原本清秀活泼的青春少女现已头发花白,至今仍然独身一人。当地一些干部群众说,这是一起典型的当代“人间悲剧”。

类似的悲剧也发生在其他上访人员身上。上访村附近,记者在傍晚时分看到一群群刚从信访接待部门返回的上访人员聚集到一个小公园里。他们有的在歇息,更多的人是在互相交谈,沟通情况,几乎每个人手里都拿着厚厚的申诉材料。一看到记者,他们便迫不及待地围拢过来,争先恐后地反映情况。

一名双手残疾的四川上访人员说,他是由于爆竹厂发生爆炸事故致残的,他要求赔偿,始终没有结果。记者一问才知道,这位蓬头垢面、衣杉褴褛、看上去50来岁的男子其实只有30多岁,至今尚未成家。当他向记者讲述过去7年来的上访经历时,两行热泪顺着面颊缓缓下淌,在落日的余光下闪闪发光。

另外一名上访人员也有类似的经历。他说:“生活没有着落,没法过正常生活。孩子一个18,一个16,姑娘考上县里重点中学,儿子明年要考大学。最起码,一年3千块钱,两个孩子就是6千,我拿不出来。我没法面对孩子,只好来北京告状,希望有一天对孩子有个交代。我都看不到一点希望。他们踢皮球,踢过来踢过去的。谁知道就是这迟到的公正啥时候能到?”

*畸形社会才出现上访现像*

长期关注上访问题的三春大地文化传播中心负责人牛玉昌认为,首先应该考虑的是怎样才能不产生上访:“中国这种信访的现像就不应该存在,谁的问题谁负责任。政府正常运转就不会出现这种情况,只要是畸形社会才出现这种现像,只能表明这一点。”

牛玉昌说,是强势利益集团的霸气造成了上访人员的怨气。一味打压弱势群体的怨气,只能使怨气越来越大。

不过,许多上访人员并没有对中国领导人丧失信心。一位上访人员说:“我们上访人员也相信共产党是立党为公、执政为民。如果上访人不相信它,不可能会千里迢迢奔到北京来,你说是吧?”

上访人员刘杰向中国领导人发出了呼吁:“希望我们中央新一届领导胡总书记、温总理决策,成立宪法法庭,对贪官污吏、司法腐败、行政腐败、损害群众利益的公开审理,受全国人民的审判、 这样才能达到民主与法治。”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