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17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战败日小泉是否赴靖国神社惹关注


今年是二战结束60周年,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是否在今年8月15号日本战败日参拜存放二战甲级战犯灵位的靖国神社,正引起日本国内外的关注。

*与中韩间外交纠纷导火线*

从上世纪70年代末开始,日本政客去参拜靖国神社的行动,不但在日本国内受瞩目,80年代起也是日本与中国、韩国外交纠纷的一把乾柴。如果首相去参拜,这堆乾柴就会燃起日本与中韩外交纠纷的大火。

*对靖国神社基本概念不同*

日本执政自民党国会议员、日中协会会长野田毅承认,日本与中韩围绕靖国神社问题的纠纷症结在于,彼此对靖国神社的基本概念不同。

野田毅说:“在一般日本人看来,靖国神社是一个追悼战争死难者的设施。但在中国和韩国眼里,靖国神社是存放了二战甲级战犯灵位的军国主义象征。”

位于东京9段下的靖国神社,除了春秋两次祭奠、元旦和8月15号日本战败日以外,平常不是繁盛的神道设施,参拜者多半是老人和好奇的外国游客。靖国神社建于1869年日本明治维新时期,追悼官军与幕府之间的戊辰战争死难者,起名“东京招魂社”,后改名靖国神社。

从此,各代日本政府把内外战争的死难者,包括甲午战争、侵占台湾、日俄战争和两次世界大战共约250万人的灵位设于靖国神社。

二战结束前的军国主义时期,神道是日本国教,靖国神社隶属陆海军省,是军国主义政府借助神灵统治国家的重要工具,宣传“战死了,受靖国神社供奉也光宗耀祖”的意识。

二战后,以美国为主的战胜国根除了日本军国主义,废弃国教,建立了日本民主政治体制。靖国神社与其它宗教团体一样,按日本战后成立的《宗教法人法》,经济上自立求存,但战后政客和大部份日本首相的参拜行动,突出了靖国神社政治地位有别于其它宗教团体的现实。

*设立二战甲级战犯灵位引发冲突*

靖国神社1978年设立了14名二战甲级战犯的灵位后,首相是否应参拜靖国神社在日本内外引起日益激烈的争论。近十几年一到8月15日,平时宁静的靖国神社门口就会出现赞成和反对参拜者的冲突。

反对者中有不少其它宗教团体代表,反对的主要理由是首相参拜违反政教分离的宪法,他们甚至提出法律诉讼,但至今法庭的判决也不同。值得留意的是,1978年以后昭和天皇停止了参拜,现在的明仁天皇更从未参拜过。

*日本民众内部观点不一*

不过,日本国民持首相应参拜观点的人即使现在仍占约半数,主要的观点是国家应对为国捐躯者致敬,其中约有100万成员的日本遗族会是推动首相参拜的最大组织,其最终目标是敦促天皇参拜。

但遗族里的看法也不一致,名古屋大学教授加加美光行说,不少遗族与他的家一样,从不参拜靖国神社。

加加美光行:“我两个大哥,一个战死、一个病死。日本政府把我大哥的灵魂放在靖国神社、给他们勋章。给我大哥的是低一点的,在战争中有责任的、高地位的将军,他们拿到的勋章是很漂亮的。所以政府还是有差别的,政府决定给我两个大哥勋章,我父母看了通知后都哭了,不愿意接受。死亡的人是自己的儿子,本来他们有权决定,所以他们一次也没有参拜过靖国神社。”

加加美说,他反对小泉首相参拜靖国神社,但他理解很多日本人赞成首相参拜的想法。

加加美光行:“日本军国主义要批评,可是因为在靖国神社里有甲级战犯,这个我想是不太重要的。”

记者:“就是在日本人看来这不是很重要的?”

加加美:“一般的日本百姓是这样想的,参拜靖国神社不是为了参拜战犯,大家都以为这样。”

*台原住民要求撤回亲人灵位*

今年6月,60名台湾原住民代表在靖国神社外唱歌抗议,要求撤回他们亲人的灵位,按台湾的传统祭奠亲人。一些日本右翼组织成员和靖国神社召来的警察阻止他们进入,领导这次“还我祖灵”行动的台湾泰亚族立法委员高金素梅用喇叭高声抗议。

高金素梅:“我们是爱好和平的,那些不爱好和平的人反而不让我们进去,这是什么道理!”

靖国神社事后解释说,他们供奉的灵位不是骨灰或遗物,与台湾原住民的传统祭奠没有冲突。而且他们供奉的所有亡灵都是神,不能撤回或迁移,所以他们反对有些日本人现在提议把甲级战犯灵位撤出靖国神社。

在日本,至少没有公开的舆论反驳靖国神社重视神权、漠视人权的理论,这与日本人生死观、逻辑性等文化有深刻的关系。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