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55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广岛原子弹幸存者话当年


六十年前,美国在日本广岛投下一颗原子弹,这是美国在日本投下的两颗原子弹中的第一颗。美国在日本投掷原子弹加速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结束,并为战后的核武器竞赛搭好了舞台。然而,历史记载有时候会忽略那些亲身经历原子弹爆炸的普通人的故事。记者在纽约采访了一名广岛原子弹的幸存者。

*过去未曾挨炸的广岛祸从天降*

当时,十三岁的森本美子和同学们听到一架美国B29轰炸机在广岛晴朗的上空盘旋的声音,他们并没有特别害怕。她这个城市从来没有被轰炸过。她想这架飞机不过是在执行侦察任务而已,就象她看到的其它飞机一样。但是随后她看到了火光一闪。

森本美子说:“你知道在很热的天看到灼热的太阳落山的样子吗?大红色,桔红色,我看到的那道光就是那种颜色。接着就听到一声巨响,‘崩’!就是这样。” 记者问:“你肯定一辈子都忘记不了这个声音。”

森本美子说:“绝对忘不了!然后一切都塌下来了。所有的房子都乱飞起来。再下来就是一种湿乎乎的东西从天上落下来,跟下雨一样。我想这就是他们说的黑雨吧。我不知道那种液体是什么。我当时还是个孩子,我以为是油。我以为美国人要把我们烧死。我们不停地跑。你知道,大火就在我们的身后。我们跑呀跑呀。”

照顾这群小女孩的人把她们带到广岛郊外的一处高地,告诉她们等着她们的家人来接。整个晚上,她们看着她们的城市在下面燃烧。第二天,没有一个孩子的父母来接孩子。孩子们被告知可以走了,自己找回家去。对于森本女士来说,她要找到一条河上的桥才能进入没有被炸毁的市区。

*凄惨景像*

她说:“我看到到处都是死人。遍地都是。我特别记得,一个日本军人还骑在马上--可是他死了。街上的一辆电车,就在爆炸那一刻停在那里了,人还站在那里,只是都死了。

”后来我找到另外一座可以通过的桥,是铁路桥。从桥上往下看,你可以看到水,河水,从铁轨中间可以看到,下面的河水中简直就是一片装满尸体的汪洋大海。河水中没有一处是河水,到处躺满死人。有人向你讨水喝。而我主要是要找到我的家人。最后,最终,我回到了我的家,当然,我的家已经一无所有,我一个人也找不到。”

*痛失亲人*

唯一认出森本女士的是她家里雇用的一个人。那人告诉她,她的爷爷奶奶和一些邻居躲在附近的一个山洞里。

她说:“我在那些人中间找到了我的爷爷奶奶。我爷爷受了重伤。他的后背上到处是玻璃,流血不止。我奶奶没受伤,但是由于受了惊吓,站不起来了。我妈妈,我找了她一个多星期才找到,她在一栋大楼下被烧死。我希望她是当场死去的。” 记者说:“在你现在的日常生活中,情绪和思想中,有多少这种记忆?”

森本美子说:“你知道吗?我住在郊区,每天早上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到外面看看蓝天,看看太阳,我非常感激我现在拥有的一切。人们不是总拥有这些的。是的,我也有惨痛的记忆,如果我谈起来,那些记忆就回来了。这时,我就会抬起手,把那一幕残景从脑子里抹掉。我就是这样做的。

“但是我总是担心有更多的国家拥有原子弹。这是我唯一害怕的事......世界末日。我想说,永远不要再发生那样的爆炸了。我们都必须为和平努力。这是我唯一的结论。”

*赞成当年以弹止战*

有意思的是,森本美子同那些认为美国军队绝不应该投下原子弹的人的看法不同。森本美子相信,只有盟军取得彻底的、毫不含糊的胜利,日本全国才会口服心服地确信自己的战争努力是毫无希望的,日本才会明白他们必须放下武器,走向明天。

今天,广岛被投原子弹的六十年后,我们不仅纪念那些战争死难者,还要记住那些战争的幸存者。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