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05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台湾最新“痛苦指数”受到关注


8月8号星期一是台湾的父亲节,一群台湾劳工这天带着孩子到内政部门口抗议政府的政策。同时,台湾的人口“痛苦指数”也受到瞩目。有学者认为,痛苦指数虽然可以突显台湾发展的负面部份,但是不足以全面反映台湾社会的经济状况。

*痛苦指数上半年平去年全年*

一群劳工带着孩子到内政部抗议,抱怨养育孩子的负担太沉重。另外,台湾行政院主计处份别在本月5号和上个月下旬公布了台湾地区今年来的失业率和消费者物价指数累计年增率,这两项指标的总和被人称为“痛苦指数”。

根据主计处的统计,今年1月到7月,台湾地区的消费者物价指数累计年增率为1.92%,而今年前半年的失业率为4.14%,“痛苦指数”达到6.6%。虽然这个数字来自于今年前半年的统计,但却已经平了去年全年的痛苦指数。台湾联合报在8号的评论中预期今年下半年的痛苦指数还会上升。

*表明台湾某些方面需要改进*

从字面来看,“痛苦”是一个主观感受,但是台湾中央研究院研究员萧新煌说,被人引用作为痛苦指数的指标是有政策意义的。

他说:“痛苦指标实际是客观数据所呈现,并不是主观的,所以数据高或者偏高,并不表示台湾人民是痛苦的,但是却显示指标所呈现的一些状况需要改进。”

国家政策研究基金会研究员谢明瑞撰写的一篇提名为《痛苦指数的省思》文章中说,影响痛苦指数的因素很多,包括国际面的冲击以及台湾内部的政策与民间的认知。

*不代表社会全部现象*

台湾经济研究院的陈淼博士则指出,痛苦指数是1980年代美国总统里根为了攻击对手卡特而发明的字眼,因此痛苦指数并非学术定义。萧新煌教授认为,日前台湾媒体报导的痛苦指数并不能代表台湾社会的全面现象。

他说:“行政院有社会指标统计,那是用七、八十个指标才能了解整个台湾人民生活的全貌,所以你用这两个指标来看,当然不必,不用以偏概全。”

萧新煌说,事实上,台湾政府所做出的统计中也包括了许多正面的指标,不过他认为,当今台湾必须面对3大问题。

他说:“治安和污染,这两个的确要用公共政策去改进,这有长期二、三十年的数据。这几年的经济状况最近有回升,过去最痛苦大概是3年前吧。最近这5年来台湾的经济状况让人感觉到是个问题,5年前没有这个主观感受,事实上客观也是如此。”

台北市一位出租车司机刘先生也提出了经济问题。他说,这几年不少失业的人投入开出租车的行业,竞争结果使他的开车收入日渐下降。不过,他也看到人们的素质有所提升,人们越来越懂得尊重别人,也对环境和社区有更多的意识和责任感。

刘先生说,他很难说自己对痛苦指数的感受,不过他对未来抱有期待。他说:“我们最希望的现在保持和平,不要有战争。我们的希望是两岸和平,大家可以来来往往。”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