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32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二战幸存者难忘日本战争行为之痛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亚洲战场的战斗结束60年之际,很多人对当年日本的侵略和野蛮占领仍然记忆犹新。数百万人死于战火、饥饿、疾病和日本的暴行。记者在香港采访了一些二战的幸存者,很多人对这段历史仍然难以忘怀。

1941年12月8号的凌晨,当时为英国海军工作的鱼雷技术员马乃光正好刚上班。突然间整个海港响起了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他说:“正好在8点的时候,我听到了巨大的爆炸声。”

日本战机掠过香港启德机场,摧毁了英国在香港仅有的几架飞机。马乃光说:“哎呀, 这是战争。是打仗吗?一定是打仗了。我们虽然都知道日本会发动袭击,但没想到会轰炸香港。”

*战争打到家门口*

今年已经91岁的马乃光,1935年没上完大学就在香港参加了英国海军。当时日本已经占领了中国东北,但是他没想到日本军队会打到他的家门口。

12月8号袭击发生后没几天,日本军队便从广东侵入香港。英国和中国军队虽然进行了抵抗,但是在没有海军和空军支援的情况下,香港很快在1941年12月26号陷落。

在亚洲其它地区也都一样。欧洲和美国的战舰和飞机在日本的突然袭击之下被摧毁,不得不从马尼拉、仰光和新加坡等纷纷败退。

*谴责侵略战争残酷*

将近4年期间,日本占领了从中国到太平洋岛国的大部份亚洲地区。每当回忆起当年被占情景的时候,人们几乎都异口同声地谴责了当年日本侵略战争的残酷。日本人把成千上万被俘的盟军士兵送进残酷的战俘营,或者是强迫作苦力。日本军队滥杀无辜,强奸妇女,或者是强迫她们作慰安妇。

日本军队说他们是为了把被欧洲以及美国统治的亚洲变成“亚洲人的亚洲”。在有些地方,例如菲律宾,日本成立了傀儡政府。在缅甸,独立领导人昂山开始的时候也跟日本站在一起,希望把英国人赶出缅甸。但是对大部分人来说,日本的残酷统治是无法接受的。

已经80岁的香港姓王先生说:“当时人们常常没有吃的。如果不当心,不知道已经是戒严的时间了,他们二话不说就开枪。你就会死在街头。”

*战俘被送去做苦工*

英国老兵爱德华兹在英属马来西亚沦入日本手中之后,被关进了新加坡的监狱,随后又被送到了台湾的一座煤矿充当苦工。爱德华兹回忆说,他看到日本人逼着一批新加坡人走进海里,他们的双手都被绑在背后,而后被枪决。他说,在把他们处决之后,就轮到像他这样的战俘去收尸,把那些漂浮在水里的尸体掩埋在集体墓坑里。他说:“就是在那个时期,激起了我对日本人的所作所为的愤怒。”

香港的程先生曾经在缅甸和英国军队并肩作战。他回忆说,有一次他在缅甸的丛林里连续奔波了好几天, 有时候连吃的东西都没有,还时时担心日本人的埋伏。他说:“那时候正好赶上雨季,泥泞的路非常难走。我们1天走1、2里、或者3里地就得停下来。走了7天就吃完了我们的储备,而后的第8、9、10、11和12天根本就没有任何吃的了。”

*要求日本道歉*

新加坡国立大学的历史学家法拉尔说,对许许多多的人来说,这些记忆是永远难忘的。他说:“这样的经历是会使人心灵受到创伤。死亡的人那么多。许多事件不仅牵涉到日本人,还牵连到当地的政府。所有这一切不仅在心理上而且在感情上都是难以接受的。”

60年后的今天,许多生还者仍然难以忘怀当年的经历,特别是他们所说的,日本到现在还没有为自己的侵略行径作出赔偿。当年曾经当过机枪手的王先生说, 日本必须对当年的行为做出道歉。他说:“直到如今,日本人根本就没说过道歉,从来没对二次世界大战表示过忏悔。他们到底对香港的居民犯下了什么罪?他们到底有没有把香港人当人看?他们当然没有把香港人当人看,而是把他们看作牲畜。”

8月2号日本国会为了纪念二战结束通过了一项决议,为日本过去所导致的苦难感到深深的反省。这项决议里没有亚洲很多国家所期望听到的明确的道歉。

*日本矛盾心理*

历史学家法拉尔说,人们认为日本对军国主义的矛盾心理有时会损害到它和邻国的关系。法拉尔说:“人们常常指出,日本不愿谴责、批评过去,不愿意道歉,觉得日本人或是想要忘记过去、或是想把过去一笔购销、或者说他们和别人一样也是受害者,等等,都会引起受害者的不满。”

针对日本教科书以及日本官员参拜靖国神社,日本的一些邻国最近爆发了一系列抗议活动。他们认为那些教科书粉饰了日本军国主义的过去。

爱德华兹曾经参与了协助审判日本战犯,认为应该把靖国神社拆掉。他说:“靖国神社是个大错误,是二战结束时做出的最大错误。如果当时美国把它炸毁,现在也就没有靖国神社了。”

*日本为侵略付出代价*

在美国的原子弹摧毁了日本的广岛和长崎两座城市之后,日本在1945年8月14号宣布投降。那是世界历史上第一次、也是仅有的一次核攻击。

和一位日本人结了婚的马乃光说,日本为它的军事入侵付出了昂贵的代价。他说:“日本永远不敢再次发动任何战争了。他们接受了1千年也不会忘记的教训。”

随着岁月的流逝,经历过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老兵已经越来越少了。在纪念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60周年之际,各国的二战退伍军人会举行各种活动,悼念当年倒下的战友,和幸存下来的老朋友欢聚。

在香港,8月14号将举行的纪念仪式没有邀请日本政府官员参加。对有些人来说,战争的创伤仍然难以愈合。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