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35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日各界辩论核防御应对北韩核威胁


每年8月6号早上的8点15分整,日本广岛的和平公园都要进行静默祈祷,随后响起钟声。标志着原子弹从这座日本工业城市上空落下的时刻。

广岛和长崎两地共有10多万平民在原子弹爆炸之际当即丧生。成千上万的幸存者受到了放射幅射,其中许多人在挣扎了几个星期、几个月甚至几年里之后,相继死去。

美军60年前投下的原子弹是人类在战争中首次使用核武器。日本是战争史上唯一蒙受核打击的国家,国民心理受到创伤,形成了一种很多人所说的“核过敏”症。不过,60年后,日本已经成为一个拥有核能的国家,有关核武器的忌讳也在逐渐消退。

*亚洲瑞士*

广岛和长崎是可怕的核战争的见证,饱受重创的日本成了强烈反对核武器的和平主义国家,有“亚洲瑞士”之称。从1956年开始,日本的政策一直是在日本境内不拥有、不生产也不允许核武器存在。

然而,二站以后,曾经是美国敌国的日本,已经变成了华盛顿的新盟友,在美国的核保护伞之下。在这种同盟关系下,日美两国达成违反日本政策的秘密协议,公开允许或者默认美国在日本外岛或者停靠在日本港口的美国军舰上部署核武器。

日本随后成为了一个核能大国,建造了10来座核电站,提供本国急需的电力。到了70年代,日本开始秘密探讨:是不是自己也应该拥有核武器。

*核武不是好选择*

美国国防大学的高级研究员詹姆斯.普雷兹塔夫说: “每一次他们都得到同样的结论,那就是:对日本来说,这并不是一个好的选择。日本的面积很小,绝对没有战略纵深。如果展开核武器对攻,你不会想处在日本这样的位置。”

然而,最近以来,这种想法开始发生变化。来自北韩弹道导弹与核武器项目的可能威胁以及中国不断增长的军力,都令东京的决策者感到关注。

*政学界辩论是否建立核防御*

因此,日本主流政界、学界和新闻界已经有人在辩论是否应该建立核防御,就在10年前,这还是一个禁忌话题。

在野的日本民主党众议员原口一博说:“如果出现了最坏的情况,北韩投入核试爆,日本就可能发出更响亮的呼声,要求自身拥有核威摄力量。这一点不容忽视。”

许多亚洲观察人士认为,北韩问题可能是亚洲地区出现核武竞赛的导火线。华盛顿的保守派智库传统基金会的黄瑛镜说:“如果美国无法很好的处理的话,那么我认为,我们将面临一个非常危险的未来。我的确看到出现军备竞赛的潜在危险。从传统意义上讲,这可能是扩充常规武器。可是,如果把北韩因素加进来,那么我们谈的就是核军备竞赛了。”

*北韩核野心构成威胁*

黄瑛镜说, 华盛顿只是默认日本拥有核武器是一种可能,并对北京暗示,如果北京不对平壤施加影响,制止北韩的核野心,那么日本就可能要发展核武器而美国或许也拦不住。黄瑛镜说:“我认为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游戏。我认为,中国自己可能已经有那种隐忧了,美国不需要把这个问题明着摆出来。”

但是一些分析人士相信,北韩进行核试爆本身,还不足以促使日本走上核武器道路。华盛顿曼斯菲尔德基金会的威斯顿.科尼施说:“我并不认为北韩进行核试验或者全面宣布拥有核武器,就会促使日本走上核道路。我说的是,更严重的情形是美日同盟开始解体。换句话说, 如果美国的核保护伞一旦消失,那么日本就会走上核武道路。”

不过,所有分析人士都认为,这种情形不太可能出现,因为目前美日关系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为牢固。

日本从前确实有过核武器计划。那还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的往事。当时,日本资源缺乏,也没有那么多的时间,核武计划无果而终。而如今,日本并不会面对这些困难,发展核武器所需要的原材料、技术和资金,日本如今都不缺少,迄今仍然缺少的是:全国的共识。

到目前为止,民意调查表明:由于长期的“核过敏”,大多数的日本人仍然相信,从原子弹受害者到拥有核武器的这道门槛,日本还迈不过去。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