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45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促日本道歉赔偿香港人士契而不舍


日本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战败投降已经整整60年了,但是亚洲地区的一些战争受难者仍然继续向日本要求赔偿和道歉。一些人士星期六在香港举办研讨会,讨论日本战后应该担负的责任。

香港维护二战史实联席会议举办的研讨会,从多方面追究日本在战后所应当承担的责任,包括慰安妇、强制战俘服苦役、对中国百姓进行细菌战,还有对香港居民发放无法兑换的军票等等。

*日军残酷屠杀中国人*

87岁的英国退伍军人艾华士(Jack Edwards)1941年在新加坡被日军俘虏。他见证了日军对华人的屠杀。艾华士说:“我永远不会忘记,中国的男人、女人,还有小孩,双手被反绑在背后,被日军推到海里,然后日军用机枪对他们扫射。这实在太恐怖了。有很多尸体在海里被铁丝网缠住了,日军派我们去把那些尸体捞回来,在沙滩上就地掩埋。这样日复一日,总共进行了5个星期。我相信有1万多名中国人在这段时间里遭到杀害。我也就是在这个时候知道日本人是什么样子的。我在心里暗暗发誓,如果我能活下来,我后来一定要将这段历史公诸于世。”

艾华士后来被日军送到台湾开采铜矿,苦役使得原本有515名英国战俘,到了战争结束时只剩下70人存活。

*促日效仿德国正式道歉赔偿*

艾华士后来成为英军搜集日本战争罪行的调查人员之一,他呼吁日本政府要效法德国政府一样公开承认错误。艾华士说:“他们应该道歉。我们和德国人就不存在这些问题。我和德国人打过仗,后来他们给我们金钱赔偿。但是日本人一分钱也不给我们。了解我的经历的日本人躲我就象逃避瘟疫一样。我已经87岁了,在我的有生之年可能都得不到日本的道歉。如果日本能道歉就好了,但是他们做不到。”

前英国殖民地香港被日本占领3年8个月。占领之前香港的人口有160万,等到日本投降之时,香港人口只剩下不到60万。除了遭到日军杀害、强制拉夫和因为生存困难而死亡的受难者之外,还有许多人走。

日军在占领期间将日本军票强制规定为法定货币。等到日军一撤离,这些军票就成了毫无价值的废纸。根据香港索偿协会的估计,目前香港市民大约拥有5亿4千多万的日本军票。

*民间对日索赔大多失败*

香港立法会议员何俊仁说:“现在在香港市民手上的军票大约有5亿多,但是我们去打官司的时候,他们作过统计,这个5亿7千多万所能够购买的物品,和现在相比,加上通货膨胀的因素,现在大约是100多亿港币。我们是1993年起诉,1998年到1999年全都败诉了。但是我们还是觉得不应该放弃,那些赔偿没有时效的问题。中国放弃了赔偿,但是民间提出的赔偿应该不受影响。这也是一个社会运动,要提醒日本社会和政府,他们还是欠了香港很多应该负的责任。”

日本律师高木健一从1991年开始处理韩国人向日本政府索偿的案件。1993年参与菲律宾慰安妇索赔,并代表香港军票受害者向日本政府提出告诉。他表示,到目前总共有80个向日本政府和企业索赔的个案。但是大部份的案件都因为国家没有回答责任,还有时效已过等理由败诉。

*促亚洲各国政府参与*

高木健一认为民间力量有限,呼吁亚洲各国政府应该投入,进行有组织的调查,收集完整的资料,在要求日本制定解决办法的时候才具有说服力。高木健一建议日本模仿德国,由政府和企业成立共同基金,为各种受害者提出赔偿。

高木健一说,日本国内的舆论在1990年到1995年倾向于同情索赔的团体。但是1996年日本右翼势力抬头。更改历史教科书内容的“新历史教科书会”也在1997年成立,更淡化了亚洲的战争受害者索赔的问题。他认为日本9月的大选可能对日本未来舆论的风向造成影响。

高木健一说:“民主党对索赔团体的回应比较强。9月大选民主党获胜的机会很大,因此索赔工作可能再度浮现。”高木健一说,日本民主党的2号人物曾经到过香港,也推动军票索赔的工作,如果他能够入阁,很可能担任官房长官,这将增加军票索赔的支持。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