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54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日本二战立场困扰同亚洲国家关系


日本的邻国说,日本至今不肯彻底承认它在挑起冲突以及给其占领国带来的深重苦难等方面所发挥的作用。日本的立场继续给日本跟亚洲其它国家的关系带来麻烦。

东京靖国神社里飘荡着神道与武道结合的音乐,令人想起一个日本当年那种宗教和军国主义交织的时代。对日本的亚洲邻国来说, 靖国神社的存在表明,日本对它在20世纪的侵略行为从来没有真正的痛悔。而许多国家对日本侵略和野蛮的殖民统治以及它在二战期间大量杀害平民和战俘的事实记忆尤新。

靖国神社宫司南部利昭(Toshiaki Nambu)说,靖国神社仅仅是要安抚战争受害者。他说,靖国神社不是军国主义的一个供奉所,不是为纪念暴力而设的,他希望世界正确地理解这一点。

*无日本让步迹象*

小泉纯一郎首相每次参拜靖国神社,中国、韩国和北韩都会表示愤慨。他们说,日本官员不应该参拜被判有罪的战争罪犯。没有多少迹象显示日本领导人在靖国神社的问题上会做出让步,或者在其它引起争议的问题上后退。

事实上,日本主流社会中越来越多的人在为日本20世纪的军国主义辩护,包括国学院大学教授大原康男(Yasuo Ohara)。大原教授说,事情不象中国所指责的那样就是简单的日本侵略。他说,一些亚洲国家,比如马来西亚,感谢日本皇军在1940年把他们从西方殖民统治下解放出来。大原教授承认日本犯了错误,但是他说,看问题的角度应该更平衡一些。

对许多亚洲人来说,这种态度是不可原谅的。他们希望日本能像德国那样,对侵略战争表达深切的悔过,并教育其公民,让他们知道这场战争所带来的恐怖,让他们知道日本当年造成了不可数计的平民百姓的死亡。

*中韩不满日本道歉程度*

日本多次对它当年所引起的苦难表示过歉意,最近的一次是8月2号。但是日本的悔过远远没有达到中国、韩国等国政府的要求。许多批评人士还抱怨说,日本的学校不向学生讲述日本的军国主义历史以及在二战中的侵略行为。

其他批评人士说,日本没有努力去制止近来和邻国关系的恶化趋势。日本文部省今年审议通过了一部有争议的历史教科书,在中国和韩国激起了反日抗议,把日中关系带到了三十年来的最低点。批评者认为,这部教科书淡化了日本的侵略历史。

日本在野党---民主党国会议员原口一博(Kasuhiro Haraguchi)说,这一切都是小泉纯一郎首相的过错。做为自民党领导人的小泉执政四年来一直把精力集中在国内改革上,原口一博议员说,小泉想利用靖国神社和教科书问题来维持自民党内保守派对他的支持。他说:“小泉政府没有任何外交战略,与中国领导人和韩国领导人没有建立关系。小泉在自民党内的基础非常薄弱,他是出于国内政治原因而吵作民族主义问题的。”

*外交问罪牌*

美国保守派智囊机构“传统基金会”东北亚政策分析人士黄瑛镜(Balbina Hwang)认为,日本原本能够采取行动,改善与邻国的关系。她说:“如果日本真想赢得这场跟中国与两韩的争吵的话,最好的办法就是别给对方送弹药。如果日本社会内部自行解决这些问题,那么韩国、中国和北韩就没有办法再不停地指责日本了。如果他们再那样做的话,就等于是无事生非了,那么全世界都有目共睹。”

近年来,韩国和中国国内的民族主义情绪都在上升,两国在国际舞台上也更为强势,都开始在长期忽视的领土争端上跟日本对着干,并且在其它领域挑战日本。在二战结束后的几十年内,中国和韩国都没有大谈特谈日本的暴行。一些分析人士说,那是在日本再度成为经济强国之前,中国和其它亚洲国家都意识到,他们手里有一张可以在外交桌上使用的问罪牌。

但是许多日本人指责说,亚洲国家把那张牌用得太滥了。他们说,这些国家忽视日本过去60年的和平记录以及日本援助的大量资金。眼下,许多日本人希望他们的政府放弃二战以来在国际事务上的被动立场,包括解除除非出于自卫否则不得部署兵力的禁令。

*民族主义情绪激化*

詹姆斯.普雷兹塔夫是华盛顿“国家战略研究所”的高级研究员。他警告说,东亚地区有可能在迅速地朝着不好的方向发展,一个国家的民族主义情绪有可能会在另一个国家激发针锋相对的民族主义情绪。普雷兹塔夫说:“这是个鸡和蛋的情形。中国和日本的民族主义情绪都在上升,焦点集中在诸如主权等非常敏感的问题上。这些问题毫无疑问令人担心,因为它们有可能会导致关系紧张,导致冲突。”

日本和东亚其它地区之间有着相当重要的经济和文化联系,许多在亚洲的人士希望,这些纽带能够战胜旧怨。但是在眼下,在二战结束六十年整之后,日本及其邻国都在坐视民族主义干扰它们的共同利益。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