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1:30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国会一周(8月7日-13日)


美国总统布什签署了《2005年国家能源政策法》。这项法律除了推出一系列美国国内能源政策之外,还授权美国政府与中国、印度和日本等国展开能源合作,包括推广洁净高效能源技术。美国国会的一个委员会针对一批中国国营公司准备大举进军美国资本市场举行听证会。

*帮助中印提高能源利用率*

布什总统说:“我们必须明白对能源的需求来自整个世界。美国不是唯一一个大量燃用碳氢化合物能源产品的国家。当印度和中国经济迅速增长的时候,他们对能源的需求也在迅速增长。帮助这些能源消耗不断增长的国家提高能源使用效率、减少对碳氢化合物的依赖是符合美国利益的。向他们提供帮助可以减轻他们对全球能源市场的压力, 同时减轻美国消费者在能源价格方面受到的压力。”

《2005年国家能源政策法》的一项附加条款规定,美国能源部必须与国土安全部和国防部协调,针对中国不断增长的能源需求对美国经济和国家安全的影响进行四个月的调查,之后再过三个星期财政部才能批准中海油公司收购美国优尼科石油公司。

提出这项附加条款的民主党人多根参议员和共和党人庞博众议员上星期表示,虽然中海油已经宣布放弃对优尼科的收购,但是在能源法案经总统签字正式成为法律之后,美国政府几个部门仍然要对中国能源需求对美国的影响展开联合调查。

*加弗尼:中国在美集资影响美安全*

中国公司在美国纽约证券市场上市集资的规模去年出现大幅度下滑之后,预计今年下半年会出现巨大回升。光是中国银行和中国建设银行就计划在美国资本市场上集资一百五十亿美元。

在国会所属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议委员会星期四举行的一场听证会上,前里根政府官员、华盛顿安全政策研究中心主任弗兰克.加弗尼(Frank Gaffney)说,中国国营机构在美国市场上大举集资将影响到美国国家安全。

加弗尼说:“通过认购这些国有企业的股票,我们可能在资助中国制造洲际弹道导弹和阻拦我们卫星视线的太空武器,支持他们扩散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支持他们的警察以及中央和地方政府实施对人权的遏制。

"通过认购这些股票,我们可能在支持他们对环境的破坏、对寻求自由的西藏人民的镇压,并允许他们继续跟一些支持恐怖主义的国家做生意。我认为,美国的投资人如果知道认购这些股票会产生这些实际效果的话,他们绝不会购买这些股票。”

*达玛托:当心中国公司股票泡沫*

美中经济与安全审议委员会主席达玛托(Richard D'Amato)说,即使只从经济利益出发,美国投资者也应该当心这些中国国有企业的上市。

达玛托说:“因为我们刚刚经历过一次股市泡沫破裂。数以百万的美国人受到科技股泡沫的欺骗。我不希望看到数以百万的美国人因为中国公司股票泡沫再次受骗。好在我们现在能把握方向,对这些公司的上市从严处理,要求公司的运作具有透明度。”

*斯特拉赛姆:应相信市场鉴别力*

不过,前美林证券公司总经济师斯特拉赛姆(Don Straszheim)认为,美国的决策者应该相信市场的鉴别能力,不应该为中国国有企业到美国上市设置特别限制。

斯特拉赛姆说:“我认为,我们应该对美国自己的资本市场抱有很大信心,对可能会购买这些上市股票的美国投资人的集体智慧和判断能力抱有信心。如果中国这些银行想在这里上市,那么他们必须经过任何上市公司都会经过的同样手续,他们同样要公开公司有关的运作情况。”

*从严把关确保上市标准*

华盛顿安全政策研究中心主任加弗尼和美中经济与安全审议委员会主席达玛托则不完全信任证券市场的判断能力。他们指望美国证监会新任主席、前加州联邦众议员考克斯能从严把关,确保中国这些国营企业在华尔街上市之前满足所有上市集资的条件。

考克斯议员是1990年代末国会调查美国卫星公司向中国公司非法转移火箭技术的关键人物,并且在1999年推出了著名的《考克斯报告》。

*曾通过十几项涉华法案*

美国国会已经进入了夏季休会期间。在春假与暑假之间的四个月开会之间,有十几项跟中国有关的法案分别获得国会参议院或众议院的通过。其中一项试图阻止中国公司收购美国优尼科石油公司的法案还以附加在《2005年国家能源政策法》的方式获得两院一致通过和总统签字,正式成为法律。

设在波士顿郊外的“外交政策分析所”资深研究员詹姆斯·绍夫说,在国会最近通过的所有跟中国有关的法案当中,最令他感到惊讶的是试图阻止中海油收购优尼科的法案获得通过并成为法律。

绍夫说:“最令人惊讶的是他们在中海油收购问题上有多么的话要说。他们对这项收购案的反对是中海油最后收回这项收购计划的关键原因。国会推出另外一些跟中国有关的议案在一定程度上是预料之中的事情,包括要求海关加强反倾销、反补贴的努力。”

*国会白宫谁主持对华贸易政策?*

绍夫研究员说,正因为这种出人意料的举动,国会在未来的几个月中可能会试图更多地主导美国对华贸易政策,而明年举行的国会中期选举有可能为国会试图争夺这种主导权提供更大的动力。

绍夫说:“特别是进入中期选举的时候,如果制造业成为一个关键的选举话题,如果民主党人继续批评共和党人无法阻止北韩制造核武器,那么国会在中国问题上会更加主动。”

卡托研究所副所长、中国问题专家詹姆斯.多恩在接受书面采访时也表示,当中期选举就要到来的时候,当许多美国人看来在把中国看作是对美国经济和安全的一种威胁的时候,国会不愿意在中国问题上表现软弱。

但是,卡托研究所的多恩说,布什行政当局会与中国保持接触,并且最终摆脱国会的纠缠,为未来美中关系的发展制定出一套明确的日程。

“外交政策分析所”的绍夫则表示,布什政府是否能摆脱国会的束缚,还要看政府在解决对华关系问题上的表现。两位专家都表示,在未来几个月里,国会将继续以警惕的目光注视着中国,并试图继续以立法的方式来表达他们的警惕与不安。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