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12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二战以来的亚太格局(2):美中和解


整整60年前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结束不但为人类历史上一场空前血腥的战争划上了句号,也为世界格局的重新组合揭开了序幕。从这个星期开始,《时事经纬》节目连续播出系列报导:《二战以来的亚太格局》,与听众一道回顾过去60年来亚太地区地缘政治的风云变幻。今天是第二篇:《亚太地区战后60年大事回顾》。

*美苏两大对抗阵营形成*

二战的结束标志着国际社会冷战的开始,而在中国国土上,随之而来的是一场血腥的“热战”。1949年10月,中国共产党在内战中击败国民党夺取政权,毛泽东宣布“向苏联一边倒”,美苏两大阵营在全球对抗的格局初步形成。在亚太地区,大体以北纬38度分为南北两半的朝鲜半岛正是这两个阵营对抗的缩影。

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政治学教授、东亚问题专家包瑞佳(Richard Baum)说,1950年爆发的韩战不仅进一步固化了冷战格局,而且亚太地区地区当前面临的两个最紧迫问题,即朝鲜半岛无核化以及台海局势的稳定,也都和韩战有关。

*韩战对地缘政治影响深远*

包瑞佳教授认为,韩战是自从二战结束后对亚太地区的地缘政治格局影响最深远的历史事件。他说:“韩战是对二战后亚太格局的影响是最重要的。韩战为随之而来的30、40年全面铺开的冷战定下了基调。韩战爆发以前。美国和中国之间存在一些缓和的可能。但是在朝鲜战场上,美国和中国成了相互射杀的敌人。中美关系随后出现解冻的可能也就不存在了。”

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高级国际研究所中国部主任兰普顿 (David Lampton)认为,韩战的另外一个重要意义,也是常常被人们忽略的,是对台海局势的影响。

兰普顿回顾说,杜鲁门总统在1950年时承认中共在内战中的决定性胜利,也承认美国的干预不会有效地挽救国民党政府。兰普顿认为,如果中共在当时决定跨海攻打台湾的话,杜鲁门很可能会采取坐视的态度。但是,1950年发生的韩战改变了杜鲁门总统的决策。

兰普顿说:“我想,如果当时北韩没有在1950年6月南下侵略韩国的话,美国可能会准备听任台湾自生自灭。”

*越战促美谋取与中国和解*

冷战期间亚太地区爆发的另外一场由美国主导的“热战”是越南战争。越战是美国自从二战以来伤亡人数最多的战争,也是美国历史上持续时间最长的战争。

加州大学政治学教授包瑞佳说,越战改变了冷战期间美苏之间的攻防态势,促使美国政府重新考虑亚太地区的战略,并更加积极地寻求缓和于中国的关系。

包瑞佳说:“越战的结束标志着美国减少在亚太地区的军事存在。这是促使中美两国缓和并最终实现关系正常化的重要因素,因为越战后中国不再把美国在亚洲的军事威胁看得那么严重,这可以说是从美国在1970年代初在越战中实行所谓的‘越南化’政策开始的。当然这一时期伴随的另外一个重要因素是中苏关系的加速恶化。”

*美中关系终于打破坚冰*

统治苏联并且领导世界共产党阵营的斯大林1953年去世,此后,中国和苏联这两个共产党大国渐渐反目成仇,在1969年甚至一度兵戎相见。而中美两国的关系,则开始打破坚冰。

1972年2月21日,美国总统尼克松踏上中国大陆,开始了他称之为“谋求和平的旅行”。 2月28日,中美双方在上海发表了《中美联合公报》。

包瑞佳教授说,尽管中美两国在7年后才建立正式外交关系,但是两国关系本质上的改善,应该说开始于尼克松1972年的破冰之旅。

包瑞佳说:“我认为,尼克松的中国之行也是二战以后亚太地区的非常重要的事件,因为此行扭转了中美之间在韩战以后积累的敌对情绪。”

*美中苏三角关系格局形成*

中国问题专家兰普顿认为,尼克松总统的破冰之旅后,美中苏三角外交的态势开始形成。这一结构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成为决定国际形势发展的重要因素。美中和解使苏联不得不加紧同美国和西欧实行缓和,并推动中日两国于1972年9月实现了中日邦交正常化。

1950年代后,美国对日本的政策重心由控制转为扶持。日本经济迅速崛起,并确立了民主政体。1968年,日本超过联邦德国,成为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号资本主义经济强国,并一跃成为当时继美苏之后的世界第三大工业国。

从50年代末60年代初开始到80年代,除了日本以外,韩国、新加坡、香港、台湾等亚洲经济实体迅速腾飞,形成了令世人瞩目的经济冲击波。美国越来越认识到亚太地区的重要战略意义。里根总统在任期间提出了“美国的未来在太平洋”的口号,标志着美国的外交重心向亚洲倾斜。

*中国改革开放意义重大*

加州大学政治学教授包瑞佳说,在此期间,中国发生了另外一件大事进一步改变了亚太地区的地缘政治版图。包瑞佳说:“二战结束后亚太地区的最近一件改变地区结构的大事就是毛泽东1976年去世和随后邓小平进行的改革。”

包瑞佳教授说,正是因为1978年邓小平主倡的改革开放,才有了今天另世界瞩目的中国崛起。而兰普顿认为,人们在谈到中国的经济发展的同时,也应该看到中国的政局和社会在过去20年里发生的变化。

兰普顿说:“如果你问一下毛泽东控制了中国的什么?答案是中国的一切。如果你问一下眼下中国的领导层控制了中国的什么?答案是比过去少得多,其中当然也包括经济部门。”

斗转星移,如今,不仅二战硝烟早已散去,连冷战也已成为往事。国际格局变了,中国也变了。兰普顿认为,中国现在的政治制度究竟应该叫什么,可以作为一个有意义的学术问题加以研究讨论。

不过事实是,中国目前的体制和1978年前相比,已经有了显著的不同。兰普顿说,中国的政治体制在适应中国的经济体制以及和国际社会兼容方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