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48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中国前慰安妇现生活艰难亟待赔偿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日本军队在中国、韩国和台湾强征当地妇女充当慰安妇。近年来,不少仍然健在的前慰安妇积极向日本政府索赔,而且得到了一些日本律师的协助。中国慰安妇问题现在也引起了日本各界的关注。日本支援慰安妇的活动人士还呼吁中国政府在要求日本赔偿的工作上更加积极。

旅居日本的独立制片人班忠义从1995年开始拍摄关于山西慰安妇的纪录片“盖山西和她的姐妹们”,花了10年的时间才完成。也因为拍摄这部片子,班忠义深入了解中国各地慰安妇的生活。他认为这些妇女最需要的是社会的关怀。

*慰安妇最需中国社会关怀*

班忠义说,这些人最需要的是中国社会对他们的关怀。他说,去年他去看了一个老太太,这个老太太住在窑洞里,不能走路,脸上青一块,紫一块,都不能洗脸。班忠义资助了她3000块钱,这个老太太目前能走了,也胖了,精神也焕发了。他说,这是因为有人关心她,她有希望了。班忠义说,在国外这个微不足道的一点钱,精神作用太大了。

班忠义将中国慰安妇的故事发表在《朝日新闻》,引起了广大的回响和实质的帮助。他现在每年将200万元日币的捐款带给中国各地大约40多名年事已高的慰安妇。

日本左翼团体律师也主动帮助山西和海南岛的慰安妇向日本政府进行索赔诉讼。班忠义说,除了打官司之外,也给这些老太太一些安慰,说她们不是脏女人,坏女人,而是受害者,给老太太一种心理安慰。他说,接受日本帮助打官司的老人活得都很好,很健康,而恰恰是鲜为人知的老太太活得很艰难。

*中国政府应该照顾慰安妇*

班忠义呼吁中国政府应该照顾中国的慰安妇。他说,这些老人太需要帮助了,不是个人的、小团体的帮助,而是国家政府,民政部门应该作彻底的调查,给他们送医送药,解决实际问题。班忠义说,这些人最年轻的也要80多岁了,再不抢救这些老人就太晚了。

长期研究外国团体向日索赔的日本律师高木健一指出,中国政府在蒋介石时代第一次放弃了要求日本赔偿。1972年中日关系正常化的时候也没有提出。中国政府如果没有主动要求赔偿,民间的力量仍旧有限,而且不同国家向日本提出赔偿的内容也不相同。

*韩台菲慰安妇均得到赔偿*

协助高木健一翻译的吴晖女士说,在慰安妇问题上,各个国家的分别很大。她说,韩国做得比较好,日本一是给他们谢罪信,一是政府出300万日元,再有是民间团体出200万日元,这样加起来每个人是500万日元。韩国政府也向每个人提供500万日元。吴晖女士说,日本给韩国的钱是亚洲女性基金出的。

吴晖女士说,在台湾,台湾政府说不要收这个钱,自己出钱。台湾政府给了台湾慰安妇每个人相当500万日元的钱。在菲律宾也有200多个慰安妇接受了亚洲妇女基金的援助,不过在菲律宾是通过民间团体一个一个核实身份,再由政府再核实一次,再由亚洲妇女基金一个人给320万日元。

吴晖说,如果中国的慰安妇也能够像菲律宾那样得到320万日元的话,应该也能解决很大的生活上的困难。但是接受这个基金的援助有一个条件,就是一定要由政府出面去核实这些人的身份。她说,如果中国政府做这些事,那也是有可能的。中国政府的意见是不给个人,而是用其他的形式,比如日本经常使用的ODA,就是政府援助,出钱去发展经济。这是中国政府的态度。吴晖女士说,以前印尼也是这样,让政府给他们盖老人院什么的,但是印尼政府现在换了人了,开始检讨这个问题,认为老人院可能解决不了问题,考虑对每一个人做出补偿。

高木健一表示,尽管中国政府已经和日本政府讨论过中国慰安妇的问题,但是如果未来正式向日本政府提出要求,他认为日本政府也会有回应。

XS
SM
MD
LG